16.7.12

横空而降的林苍祐 (现代春秋)


我在撰写《槟城华人两百年》时,心中浮现一个重心,那就是突显林苍祐在槟城历史中的重要地位,因此这本书的第八章是刻意留给林苍祐的,因为他值得被强调和被褒扬,如果没有林苍祐,槟城是否会像今天闪闪发亮?我们不得而知。
在“横空而降的林苍祐”的章节中(第八章),我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他是战后出现的一位旷世奇才,在政坛叱咤风云乃至呼风唤雨40载,将一个在经济方面往下沉的槟城变成一个先进的都会”。
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循,也是有史可依的。整个故事是这样浓缩的:
林苍祐(1919-2010年)是地道的峇峇,出生在槟城。他的父亲林萃龙也是一位医生,在沓田仔创设“思明药方”(在中国同安全厦也称为思明)。与所有的峇峇一样,林苍祐自小接受英文教育。1938年他远渡英国深造而在1944年考取医学士,但他并没有在毕业后飞返槟城,而是直飞重庆投进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中当军医,并且担任总参谋长陈诚的私人秘书(陈诚在后来是台湾的副总统)。
为什么不懂中文的林苍祐会赴中国接受考验?理由有二,其一是当时的国民政府教育长官梁宇皋邀请林苍祐等人为国民政府效劳;其二是当年槟城仍被日本军国主义者统治,回国对林苍祐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就这样,林苍祐在中国呆了3年有余而在1947年踏上回国的路程。他之所以选择回国是因为当时中国陷入内战,中共势力不断坐大。而身为国民政府的官员林苍祐虽被献议一起迁移台湾,但被他婉拒。就这样林苍祐带着他的中国太太吴欣燕返抵家门。
回马之后,林苍祐在其父亲的“思明药方”悬壶济世,直到1951年,他的人生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捩点。
事缘这位年轻有干劲的医生因为有在中国服务的背景而被英殖民政府相中,邀请他担任槟城立法议员。这一天是1951430日,从兹林苍祐走上政治不归路。这一年,他刚好32岁,风华正茂。
为了完成他的从政心愿,林苍祐在这一年组织了“急进党”,目的是推派候选人参加乔治市市议会选举。初试啼声果然别有来头,派出9名候选人就有6人中选(1951年),令人刮目相看。
在这之后,林苍祐展现出他的领导才能,被马华公会的陈祯禄及梁宇皋力邀加盟马华。结果林苍祐义无反顾地加入马华而促成急进党自我解散,许多华人党员也转入马华公会。
1955年,林苍祐率领联盟候选人共14名参加槟州立法议会选举大获全胜,他不但成为槟州联盟的领袖,而且也被英殖民政府视为未来的接班人。
因为这个缘故,林苍祐被委为槟州议会的首席议员(在独立之前不能被称为首席部长,大权还握在英国参政司宾汉的手里),他的职责是捍卫和维护槟城的利益,例如在1955年的立法议会上,林苍祐代表联盟提出一项动议,以马来语及英语为官方语文而获得通过。
同一年,林苍祐成为检讨教育委员会成员之一,主席是当时的教育部长敦拉萨。1956年报告书发表,是为著名的拉萨教育报告书,并在1957成为教育法令。
与此同时,林苍祐积极推动华人登记成为公民,以加强华人在国家的地位。他的一项历史性的纪录也是发生在1957712日的立法会议上。因为国家行将独立(831日),因此林苍祐提出了两项动议,通过州旗和州宪法。他这样说:“本议会欢迎联合邦立法议会第41号报告书内所列之宪制建议及其附件,并欢迎在1957831日建立马来亚联合邦为独立自主国之努力,本议会尤表支持附件中之槟州宪法草案”。
换句话说,是林苍祐带领槟州人民加入马来亚联合邦成为一州,并通过了今日仍在引用的槟城州宪法。这部宪法规定了凡公民具有资格成为州元首和首席部长,没有语言、宗教和种族的限制。
在今天看来,很多人都不知道林苍祐为槟城树立一个典范,而事实上林苍祐为我们打开一个“华人主政”的局面,这就是林苍祐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是不能被抹杀和一笔勾销的。
虽然林苍祐不担任独立后的首任首席部长,转而推荐其同僚王保尼出任,但丝毫没有减少林苍祐的影响力。事实上当时的林苍祐是放眼全国,要成为全马华人的领袖。果然不出所料,他在1958年当选马华总会长(直到今天,林苍祐似乎是唯一来自槟城的马华总会长)。
即使在1959年林苍祐与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闹翻,被剥夺其当候选人(1959年大选)的机会,但他的政途不因此划上句号,只是暂时受挫而已。
1961年时,林苍祐另起炉灶,成立民主联合党。这一路走来,跌宕起伏,令他百感交集。所幸他眼光独到,在1968年“改头换面”(参与成立民政党,解散民主联合党),才有1969年大选的改朝换代,他领导的民政党夺得了槟州执政权。
林苍祐的卷土重来的意义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在那一年,槟州自由港的消失造成转口贸易停滞,物物交换陷入低潮,再加上工业发展十分缓慢,只有15间较有规模的工厂,仅提供2407个就业机会,实在是杯水车薪,也难怪失业率高达15%
眼看槟城的经济往下沉,槟城人民面临暗淡的前景,林苍祐的出现又再唤回槟城人民的希望。在往后的日子,他用20年的时间挽救了槟城的经济,也把槟城变成世界第三大电子工业城,因之被誉为“东方的矽谷”(Malaysia’s Silicon Valley)。
如果没有林苍祐,槟城会出现一座65层的摩天大楼(光大)吗?(1983年),会完成槟城大桥吗?(1985年),槟城会转型成为工业化的城市吗?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但有了林苍祐答案就肯定了。
尽管林苍祐在1990年退隐政坛,但他留下的宏观愿景给后来的接班人得以按部就班地推动或通过改弦易辙将槟城地位提升。不论是许子根或今天的林冠英,他们都不得不对林苍祐的“高瞻远瞩”发出惊叹的赞誉。
是的,槟城因为有了莱特的开埠(1786年),才有今天的故事在延续;槟城也因为有了林苍祐,它变得更加发亮发光而跻身入世界旅游地图,并成功登陆世界文化遗产区。
林苍祐的伟大就在于他及时的挽狂澜于既倒,又能秉持前人的精神,打造一个美丽的东方花园,为下一代照亮前进的道路。这就是说,槟城短短的226年的历史有幸出了一个林苍祐,他用40年的时间改变了槟城的政治和经济生态。
林苍祐的“丰功伟绩”是“永垂不朽”的!

刊登于2012年7月9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