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2

公务员引发的隐忧 (天下纵横)


我国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马目阿当说,我国严缺非土著公务员,若再不增加华印裔人数,接下来恐怕全国公务员将清一色,属单一种族。
他这样子说,自2009年起至2011年,申请公务员者当中,土著与巫裔占80%,华印裔分别只占2%3%,而东马人则占有15%
虽然他透露将在3个月后提呈首相一份报告,但如何改善种族比例的极大悬殊则尚未得知。
在这方面,我们得悉的消息是:目前我国公务员已有140万名,若以政府每年吸纳36千名公务员来看(马目阿当语),不出3年,我国的公仆就高达150万名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有必要从历史的发展来探讨我国的公务员数目增加的趋势,就不难发现这是一个很难逆转的既成现象。
例如在80年代马哈迪上台当政时,他就将一些重要的机关私营化,如国家电气、电讯、邮政等,以减少公务员的数目。当时政府估算公务员的数目可维持在50万名左右。可是不知怎的,马哈迪依然没有办法控制公务员的数目,反而逐年增加。换句话或,私营化一大部分机构和藉此削减公务员数目并无法解决问题。在1990年时,我国公务员的数目又增至77万名;到了2000年,公务员数目再提高至89万名。又再过7年,也就是2007年,我国的公务员已突破百万大关。在2008年时,数目高达120万名,以国家人口来计算(当时是22百万人),则每20人当中有一人是公务员,这还没有把私营化的官联公司的雇员数目计算在内。
今天我们又被告知公务员已增加到140万名,这就意味着人口的增长(28百万人口),也推高了公务员的数目,每27人中有一人当公务员,又或者每10名就业的大马公民,有一人是公务员。
若与其他国家比较,我国的公务员数目与人口比率是最高的,即占总人口的4.68%,泰国只2%的水平,其他国家如韩国、菲律宾、印尼、寮国及柬埔寨都维持在12%之间。
为了维持庞大数目的公务员,政府在2008年时每年开支逾400亿元,如今则是超过500亿元。如果加上退休公务员的福利,那就更加庞大的开销。根据公务服务局退休组主任拿督姚振强在2011年时指出,我国60万名退休公务员在过去10年一共获得140亿令吉的恩俸金和515亿的退休金。单在2010年,国内的公务员就领取了逾1亿7千万令吉的恩俸金和8亿令吉的退休金,占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不能算是小数目,因为我国每年有17千名公务员退休,政府必须负责他们一生一世的费用。
让我们再计算一下,即使每年有17千人退休(现在退休年龄提升至60岁,退休人数可能有所调整),我国的公务员还是有增无减的。从2008年的120万到2012年的140万,就意味着每年增加5万名的公务员。
这种情势在可预见的将来会持续保留,因为我国每年有50万人要寻找工作,如果政府不吸纳数万名的毕业生(或高中、或大专或大学生),私人企业界是不可能吸纳大批的待业生。
很显然的,马哈迪不能控制公务员的数目,也就不能要求阿都拉和纳吉能在短期内解决。
就此而言,很少华印裔申请公务员是可以理解的,不是华裔不当公务员,而是升级的机会不多,同时也因数额有限挤不进公仆门槛。目前的比例是华裔5.8%,印裔4%。所谓的5.8%等于有8万华裔当公务员,其中5万名在教育界服务,也难怪在许多政府部门鲜少看到华裔公务员,但希望政府正视这一现象,让华印裔的公务员也能相应的增加多一些。
我们不知道政府如何增加华印裔的公务员,但即使增加在未来也是有限的。
总的来说,不论我们对公务员的制度有何意见,这都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朝野政党都得对公务员说好话,不能有抵触性的批评。因为他们连同家庭成员就是一家四口或五口,总计起来就是6百万到7百万之数,超过选民数目的一半,几乎可以左右大选的结局。公务员今年加薪7%13%也说明了他们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刊登于2012年7月9日 《号外周报》第589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