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6

人联党与行动党的恩怨 (跃马扬鞭)



砂拉越是直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不与国会同步进行选举的州,这是因为1969年“513”事件在西马爆发而展延了砂州的州选举(当时沙巴没有举行州选举)。换句话说,当1969年大选全国的国州议席揭晓后,只剩下砂州的成绩未揭晓而因紧急法令的实施中止了选举。
后来在敦拉萨掌权下(1970年继任首相),与人联党达成秘密协议在选后加入联合政府,也就使到砂州州选得以在1970年举行(当时国家还处于紧急状态)。果然不出所料,选举过后人联党取代了砂华公会成为在政府内的华人代表。
一向高举左翼旗帜的人联党的被收编是砂拉越政局改变的起步,也令人感到震惊。过后政府在1974年及1990年成功地劝说砂共放下武器(两批的武装组织,前者由黄纪作领导,后者由洪楚廷领导)重返社会(这里头有重要的骨干是人联党的党员,1963年后转入地下武装斗争)。这意味着砂州不再有共党的威胁,而西马的马共则是早一年(1989年)与马政府及泰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终止了武装斗争。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人联党也自我蜕变,越来越没有社会主义色彩,但在千禧年前,它面对的敌手不是来自西马的民主行动党,而是与土保党的首席部长阿都拉满关系恶化。当1981年泰益玛目取代其叔父阿都拉曼耶谷成为首席部长后,也在1987年举行州闪电大选,分成两个阵营直接对垒,一个是泰益领导的国阵(土保党、人联党及国民党);另一个是阿都拉曼耶谷领导的前进集团(达雅党及砂民党)。
1987年的闪电大选是因为在同年的3月突然有28名州议员(包括4名州部长和3名州副部长)倒戈在吉隆坡明阁酒店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不支持泰益,转而支持阿都拉曼耶谷“东山再起”。
面对一半议员(共48名州议员)的叛变,泰益惟有先发制人,宣布解散州议会。这一场生死战也就成了泰益与阿都拉曼耶谷之争,而人联党站在泰益一边,也巩固了它在政府中的地位,这就是所谓“明阁事件”。
此外给人联党带来好运的是1979年东渡的民主行动党在张守江州议员(脱离人联党)(即张健仁父亲)的引导下参加砂州大选。
本来张守江脱离人联党后有意另组“华人团结党”,但在砂首长阿都拉曼耶谷“暗渡陈仓”下,解除对林吉祥及李霖泰入砂之禁令。人联党认为是耶谷大开方便之门给行动党,也导致人联党与首长耶谷互不咬弦。
虽然砂州行动党在张守江领导下,来势汹汹直逼人联党,但投票结果是行动11名候选人全军覆没,无疑的也是给人联党壮胆,开始藐视来自西马的政党,因为人联党在参选12席中胜了11席。
1982年王其辉卸党魁职后,便由杨国斯顶上。虽然行动党在1982年的国会选举中,沈观仰及林世铭成功地为行动党破零,但在1983年的砂州选举中行动党又再一次没顶,无功而返。
1986年的国会大选,行动党只能保住沈观仰的一席(古晋),而诗巫区的林世铭却败给了人联党的赵松胜。
这场州闪电大选,分成国阵与前进阵线对垒,关系到政权的掌控。
由于行动党看到有参与执政的机会(若耶谷的前进阵线胜出,就会邀行动党参加联合政府),因而倾全力角逐,派出8名候选人挑战人联党,而人联党则获分配14席,结果胜了11席,只3席败给达雅党及砂民党的候选人,行动党又再次一无所获(1979年及1983年的州选行动党全军覆没)。
自此之后,人联党就放松警惕,因为西马最大的反对党一连三次也无法攻克人联党的堡垒,久而久之,人联党崛起的新一代开始相信人联党是“铜墙铁壁”,也没有其他党可取代其地位,况且它标榜代表华社和部分达雅人也反映出它的多元性而不是单元性。
但是事隔19年后,民主行动党才又找到一个机会向砂拉越伸出触角,这是2006年的事。对人联党来说它参加联合政府已经有37年了,不仅老树盘根,而且也融入了政府体制,与土保党分享了政权,因此党的上下将既得的利益当成理所当然的收获,因为它认为人联党的付出也改善了华人的生活。
在另一方面,行动党虽已换了领导人(林冠英取代林吉祥),但仍不放弃在东马建立桥头堡的意愿,也就顺序换了领导人黄联和(已故)及张健仁(他取代其父亲投进了民主行动党)。
结果在2006年的州大选,人联党在不甚提防行动党下,竟然让行动党带走6个州议席,使到人联党的席位剩下11席(此时州议席已增至71席,人联党分得19席)。这一警钟已说明人心正在变化中,他们不要一个忘记使命的政党,他们希望人联党找回昔日的正义和果敢的斗争精神。
讵料人联党在2011年的州选又不认为会惨败,也就采用传统的战略应对时局,可是反对党在2008年的大选在西马扬眉吐气后,更是意气风发向东马进军,其结果是12支火箭射入州议会,又有公正党3人打进州议会,在在暴露了人联党的弱点和不吸取教训(参选19席,只剩6席,况且4席是达雅人,只2席是华人)。
在这种情形下,人联党在州政府内又矮了一截,再也没有副首长。更不幸的是,人联党又再分裂,造成黄顺舸另起炉灶,成立联民党,今时有6人在国阵旗下参选,导致人联党只剩下12席参选。这个结局又显示了人联党再遭打击,如今唯一可救人联党的是它能在州选中保住一些席位,同时在希盟分裂底下,人联党会得到某些好处吗?新首长阿德南的效应有多大?能扭转乾坤吗?很快我们就知道人联党的命运了。

刊登于2016年5月3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