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0

林吉祥照亮卡巴星 (现代春秋)

有“日落洞老虎”之称的卡巴星在不久前庆祝他的70岁生日,他希望还有10年的光景,意思当然是希望他还能活跃在政坛至少10年。

究竟卡巴星是怎样出道的?说来有一个不是很多人记取的故事。根据他自己向传媒的说法,他是因1969年的“513”事件后对政治发生兴趣。虽然是槟城人,但却要到亚罗士打执律师业,他选择加入民主行动党。

1974年的大选启开卡巴星从政的第一步。那一年,行动党的组织秘书范俊登决意把他放在亚罗士打竞选,他也一炮而红,当选亚罗士打州议员。但在那个时候,卡巴星是寂寞的。他在亚罗士打“英雄无用武之地”。

因此他决意回到槟城“开辟新天地”。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遇到“伯乐”林吉祥,让他这个千里马能驰奔“沙场”。那个时候林吉祥已是行动党的强势红人,他可以扶起一个人,也可以踩下一个人。

由于对卡巴性的“开恩”,林吉祥也在槟城惹上一身蚁,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
原本1969年大选后,槟州行动党崛起的一号人物是叶锦源(他也是一名出色的律师),他与另两名行动党州议员结成一个核心(他们是邱思业及郭文生)。

1974年的大选,叶锦源十分不满林苍祐率民政加入国阵,决意领导槟州行动党“推翻”民政党的主导政权,当时叶锦源打出的口号是:“打倒出卖人民利益的民政党”。结果因国阵在敦拉萨的领导下与中国建交而导致国阵取得辉煌的胜利。叶锦源在国州选举皆告失败,行动党也只剩下两名州议员(胡德安及黄瑞钦,均在威省),可惜不久背离行动党,也就议席归零。

在这种情形下,已于1970年成为秘书长地林吉祥自然不是味道,也对叶锦源领导1974年的大选运用错误的策略有所不满,但并未形成一个斗争。因为在那个时候,叶锦源是行动党的主要辩护律师,林吉祥也需要这样的人才。

可是不知是否是“一山难容二虎”,当林吉祥向叶锦源表达要让卡巴星回来槟城参选时,便与后者发生矛盾。叶锦源认为林吉祥有意与他过意不去,且要用卡巴星来取代他的政治地位。但林吉祥否认此说,他认为槟州行动党还是需要华人来坐第一把交椅,至于是不是叶锦源就不得而知。
在那个时候(1978年),大选脚步声已接近了,叶锦源对林吉祥的坚决态度给予抵制,甚至有人拉布条抗议林吉祥的“独断行为”。犹记得当时围绕在叶锦源身边的两位“重要人物”是骆金兴及蔡万福,再加上党内其他人的支持,形成一股反对力量。

林吉祥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方面拉拢一批人士加入行动党,比如曾一度追随林苍祐的陈毓书;另一方面通过党中央开除叶锦源的党籍,逼使后者另起炉灶,成立“社会民主党”与林吉祥搞对抗。吊诡的是,这个时候范俊登转过身来支持叶锦源,数落林吉祥的不是,因不满行动党对内安令持两种标准,在国际社会主义论坛支持新加坡,在马来西亚则反对内安令。换句话说,范俊登辞卸副秘书长职,且在后来领导社民党。而范俊登就是在1974年造就卡巴星的人。他也在这一年的大选,成为屠龙手拿下人民进步党的党魁SP辛尼华沙甘。未料因林吉祥,他不再支持卡巴星。
由此来看,林吉祥为卡巴星冒着很大的风险,包括党的分裂也在所不惜。其中的因由只有林吉祥知道,连叶锦源也不明白。将来林吉祥的回忆录也许会有一个交待。所幸卡巴星在1978年连中两元,成为日落洞国会议员和牛汝莪州议员。不然林吉祥将很难向党交待。就这样,“日落洞之虎”也在后来被冠上了。如果不是林吉祥的支持和拥护,不会有今日的卡巴星。因此说林吉祥是卡巴星的“政治恩人”,一点没错,但卡巴星也有知遇之恩,他不但在后来大力支持林吉祥更换选区,以出任“有实权”的首席部长,也在308政治海啸后,全力支持林冠英出任首席部长。不但做到投桃报李,也成为林吉祥最忠实的同志。

在行动党内流传着只有林吉祥一人能“搞定”卡巴星,此话看来诚非虚言。虽然卡巴星因林吉祥而发亮,但也有不幸与落难的时刻。1987年的茅草行动,林吉祥与卡巴星双双入狱,在内安令下被扣捕,直到1989年获释。1995年的大选,林吉祥领军要夺槟州政权,结果他和卡巴星失掉州议席,只当选国会议员,丹绒三役惨败收场。

1999年更为不幸,林吉祥与卡巴星不但州席落选,而且也输掉国席,他们第一次没有议员做,皆因行动党与回教党及公正党的直接合作未取得民众的谅解与了解所致。

不过在2004年,卡巴星又和林吉祥卷土重来,重入国会。而卡巴星在2005年倒霉遇上车祸,从此行动不便,需以轮椅代步。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但他最大的欣慰是在有生之年看到行动党跃居成为槟州执政党,而他的两名儿子也分别中选国州议员,这也算是对他“损失”的回报。

无论如何,卡巴星的焦点似乎在司法方面,也因为这样,即使有选民认为他服务不力,他还是照旧中选。可见选民也会认为卡巴星的“战场”是在法庭,不必过于计较他到底有没有时常在选区提供服务。

卡巴星的故事当然还没有完,但开章明义第一章应该这样写:林吉祥带出卡巴星;没有林吉祥就没有卡巴星的政治天空,不知道卡巴星同意吗?

刊登于2010年8月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