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9

中国成药药酒中心庆祝银禧

谢诗坚:健之花产品再攀高峰
公司网址:http://www.health-flower.com/ (产品资料)

中国成药药酒中心(槟城)有限公司董事长拿督谢诗坚博士是位博闻强记、笔耕不辍的资深报人,长达25年的新闻工作,数以千篇文章见诸报端,奠定了他政治评论家的学者地位。 他的高深学识和文学素养,闻名遐迩,孰不知他在文坛上名气响当当,在成药商场上也是长袖善舞、经商有道,屹立中药界25年,两者相互辉映。

为配合中国成药药酒中心(槟城)有限公司25周年银禧纪念,拿督谢诗坚接受《光明日报》的专访,特为其专营"健之花"中国成药、保健品及药材等业务作个总结,细说从头。

话说当年,虽历经60年代进入报界且曾办报,但由于自小追随来自中国的先父谢湖添左右,于其设立在霹雳的药材店内耳濡目染,本身兴趣使然在中医中药致力钻研,故于1982年创设该公司门市部。

他透露,嗣89年,离开《联合报》毅然弃笔从商,公司转型步入进口货物经营批发市场,全面进攻药业。 来到1992年后,其公司进而迈向国际化,与中国、日本、香港厂商联营成为合作伙伴,药品种类繁多,一应俱全。

他忆称,虽然1997年的一场经济风暴突如其来,货币贬值约40%,但洞悉先机的他来个改弦易辙,将业务重心移向上海和安徽,设立基地和研究所,并将业务延伸至广东、福建、河南和吉林等省市。
谢诗坚欣慰表示,有道是"危机即是转机",当年所打出的"健之花"品牌,提出"健之花商标,信心的保证"的口号下,备受顾客信赖和拥护,远近知名,业绩扶摇直上。

紧接著该公司随著政府卫生部医药管制的步伐,逾百种药物都在公司名下注册,换句话说,产品进一步取得MAL卫生部注册准证及达致GMP (良好生产准则)水平。 "幸好公司设立已有一段长时间,否则在摸索上不易成事"。他如是表示,拥有准证,当可为原有的产品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

他向记者列举该公司的5大类产品,基本上计有:
(1)治疗药;
(2)治顽疾的慢性药物;
(3)保健品;
(4)外敷药及;
(5)卫生用品如牙膏、洗发水和肥皂等。

而公司最具代表性的高档产品,举其荦荦大者,首先有AHCC植物多糖,它具有高免疫功能,有针对性,对人体恢复健康,延年益寿裨益极大,十多年来,服用者不绝,足以佐证。

血管阻塞心律失常 謝詩堅用山海丹攻克


现年62岁的谢诗坚坦言因本身于1993年初发现心律失常,曾在《槟安医院》作血管扫描,诊断出共有2条血管阻塞,当时医生建议需要开刀。 惟在中国寻访名医后,著名医师向他献议服用"山海丹"胶囊,他从善如流。在服用了两年之后,病情大大改进。再从医院的血管扫描中,一条血管阻塞率已由75%减至30%,另一条则从95%减至25%,令医生也大感意外。

他说"山海丹"不只在过去10年来改善他的病况,更无需花费开刀,证实了其功效。

记者认为由他现身说法,确是恰当不过的。 "山海丹"是复方中药制剂,是该公司针对性产品,保护心脏及控制胆固醇偏高。

他说,于1993年5月份他又发现左耳失聪,在经过MRI磁力共振扫描后,医生确定这次非开刀不可。

他为此走遍中国广州、福建、上海及吉林寻找脑外科医生,至终是在广州南方医院动手术,将脑内的肿瘤取出。返国后为使脑力保持如常及防治脑血管阻塞,经服用"脑血康口服液"后,也证实了它的功效,对中风疾者也有其效果。

此外,"抗脑衰"可帮助加强记忆力,其他治疗肾结石和内外痔的中药,都是公司有口皆碑的产品。 其他,如长白山中国灵芝、人参丸、珍珠乌鸡白凤丸和冬虫夏草等,销售网遍及东西马及新加坡,以上种种皆是高品质的保健产品,也都有本国卫生部发出的准证。

中藥走向專業化
为使中药走向专业化,该公司长驻医师林美芳女士,是中医学院毕业的中医师,毕业后多年师从福建中医学院院长杜建教授及其他名中医教授,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在公司内向上来门市部问诊及惠顾的病患者介绍良药,使得顾客深具信心,有助于公司业绩的起飞。

她也是该公司的执行董事。 林医师早期曾相继患上淋巴癌及甲状腺癌,经过电疗动了手术痊愈后修读中医科,今学以致用,为社会上贫病人士作出极大贡献。

该公司新一代产品代言人谢书敏,致力使中药走向现代化,更是《健之花》的推销人才。



该公司亦是全马首家于1990年开始率先引进来自中国的正规中医师及教授为各界进行临床及讲学的先驱,拿督谢诗坚认为这么做确有助于提升本地人对中医中药的信心。 他说期间每3个月轮值一次,总计有70多位来自中国的中医师在槟城及吉隆坡驻诊。 他开了先河,也蔚为一种风气。如今马来西亚政府也开始重视中医中药的辅助性功效,令人欣慰。 他说,当时他也曾为有关中医师出了五、六本书刊,加强社会人士对中医的认知和了解。

中国成药药酒中心(槟城)有限公司位于槟榔律257号一楼(即Mydin超市对面楼上)。
(257 1st Floor, Penang Road, 10000 Penang)
电话:04-261 5578 传真:04-262 1321
电邮:cpmcheah@gmail.com
网址:http://www.health-flower.com/

7.8.19

从爪夷文想到繁体字


《光华日报》的“光华网”进行一项民意调查,结果发现在22千人参与的民调中,有94%(即2万人)反对从明年开始,在小学四年级的课本内附上6页的爪夷文供学生学习“书法的艺术”,而只有6%(即1200人)支持这项新措施。
其实这种结论是理所当然的,也是时下华人社会的一种普遍想法,因为孩子已需要从一开始就学马来文和英文,如果是华校生还要多读华语华文,为什么还要再学爪夷文的艺术?
就我们了解,爪夷文若放在美术课是不恰当的,虽说是一门“艺术”,但也未见过有这类的书法比赛,反而汉字就有书法之美,也经常举办比赛。但书法似乎也不列入美术课,这说明了书法和美术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因为爪夷文只有文字而马来语的发音已是罗马化,因此它的普及自然远不及当下的马来语发音和马来文的书写。
由于用上罗马字母,马来文就和英文一样,并没有所谓文字的艺术。
也因为历史的变化,在中国周边国家的“汉化文字”也早已变形和自我发展,比如日文的变迁是很明显的,那些脱离了汉字形态的日文,用上片假名的拼音,但一般都不注入日本的书法艺术中,这些“日文书法”只能以汉字来表达。其他如韩文和越南文也莫不如此。
就爪夷文的历史而言,它应该像中国历史中的文言文,较为适合在大学推行,而不需要给小学生增加压力。
既然谈到爪夷文,我们自然也想到中国文字的变化历史和语言的多样化,这将有助于我们对语言和语文的作用和其扮演的角色。
中华文化一般上被形容有5000年的历史,也就从三皇五帝开始;尤其是黄帝和蚩尤的战争到夏朝的成立,而到了秦始皇时代文字才归趋统一。从这一点来看,不论是秦始皇实行的政策过于独裁或失当,他统一汉字直到今天确实是了不起的“壮举”。也因为他的“一统天下”,才有了“一统文字”。这个一统从此奠定了汉字只有一种书法,其他省份的语言虽有不同,但文字是一样的(除了极少数的地区用方言制造文字外,但不流行)。
汉字的发展是由繁到简的,例如经甲骨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草书、行书)的出现,都是为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的。
这当中的漫长过程,我们看到了:其一,历朝历代的语文有不同的使用,但都没有改变汉文字和汉文化。
其二,让文字变得大众化和平民化,也就是将文言文转成白话文,使民众得以理解和提高思想认识。
其三,汉字本身笔画繁杂,有简化的必要,否则将会成为古文化和化石文化。这样一来,汉字的简化也在后来成为政治大课题。
其四是排版由上至下到从左到右的横排,也就是向西方的阅读方法学习。
根据科学家的研究,人类的眼睛由左看到右不容易疲倦,且阅读方便;若眼睛从上看到下会容易疲倦。
可是汉人本身却是因意识形态的不同而产生了抗拒和拒绝改变的保守心态,甚至有时开倒车。
1949年,毛泽东解放中国后,就进一步推动汉字的改革和简化,甚至也曾一度想改用罗马拼音将汉文转成拼音法,以方便与世界接轨。
这就是汉语拼音的出现。但后来发现汉文字不能弃,也不可能拉丁化和罗马化,因此简化汉字也就成为了新中国的重要议程。
第一个步骤是成立中国改革协会(1949年)。
第二个步骤是在1956年,中国正式公布统一的简体字。1960年进行了修正,使简体字趋之完善和大众化。
第三步骤是如何将汉字罗马化,但发现汉字自成一格,无法被改变成拼音文字。后来文字的改革也波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1969年新加坡推出汉字简化表,并在1976年接纳中国的简体字表。
马来西亚也在70年代开始研究将汉字简体话,以方便学习。1981年正式出炉与大陆相似的简体字表。
但是香港(当时仍是殖民地)和台湾则拒绝使用简体字,并将简体字形容为“共产文字”。为此港台直到今天还是以繁体字为主,以和中共对着干。
不仅于此,港台依然使用直排法而拒绝横排法。
除此之外,台湾也在各方面去中国化,企图打造一个与中国没有关系的地方。其实不论港台如何拒绝,大陆产生的影响是十分震慑的。
回到马来西亚,爪夷文的出现正如将繁体字复活,而反对简体字的推行。
因为时代的车轮已向前开动,不会走回头路。也因此教育部推出的爪夷文是不合时宜的,也对时代的进步产生阻力。为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搁置这一措施,在教育上引进新知识、新科技,迷恋过去有时反而会误了下一代的智慧成长。
刊登于2019年8月5日《光华日报》

5.8.19

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暨理事会就职典礼



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
成立大会暨就职典礼

Inauguration Ceremony of
Malaysia Silk Road Society
29-07-2019   7.00pm

首届理事名表列下:

职称
姓名
主席
拿督谢诗坚博士(华夏国际学校副董事长及安徽大学荣誉教授)
署理主席
连惠慧教授(理科大学)
副主席
吴尚雄博士副教授(理科大学)

黄召仁博士副教授(理科大学)

张思量(沙巴客家总商会会长)

叶新田博士(新纪元大学董事主席)

蔡亚汉(槟城南大校友会主席)
秘书
潘文坚律师
副秘书
朱宝鸰博士生

刘建章(前著名报人)
财政
拿督骆保林(槟州华校校友会联合会主席)
副财政
陈友新(槟州爱护华教联合会主席)
理事
刘伟宸会计师(吡叻客家公会及马中客家总商会秘书)

陈是呈博士(理大讲师)

唐金声绘测师

蓝金海(马中客家总商会副会长)

黄贵仁(商人)

李受廷(商人)(公民二校董事长)

邱文达博士(理大讲师)

陈沺宾博士(理大讲师)

陈茂龙(理大讲师)

邓翰良会计师



节目流程
6.30pm
音乐
7.15pm
大会主席拿督谢诗坚致词
7.25pm
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鲁世巍阁下致词
7.40pm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阁下致词
8.00pm
槟州首席部长及总领事主持监誓仪式
8.10pm
赠送纪念品
8.20pm
宴席开始
8.25pm
嘉宾致颂词
8.50pm
余兴节目
10.00pm
晚安

主席拿督谢诗坚博士在马来西亚一带一路成立大会上的致辞
人间七月天,风和日丽,在这美好的时刻我们的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终于扬帆起航了。

我们是众多一带一路组织中迟开的列车,但我们绝对是在迎头赶上的其中一个。我们的队伍是来自文教界和学术界的精英,专注于一带一路将会给周边国家什么样的利惠?

经过6年的考验,习近平主席倡议的一带一路面临了一些国家的批评,包括了美国的“否定”,因而有了下列的负面评语。

(一)一带一路美其名是经援周边国家发展基建业,但也使相关国家陷入“债务陷阱”。

(二)中国提供的贷款将因相关国家还不起欠款而抵押土地及设备予中国,从而“殖民化”了相关地带(如港口或机场)。

(三)中国除了提供贷款外,也提供原材料和承包相关的工程,造成中国一举多得;而“受惠”国家变得无所得益。因此西方国疾呼发展中国家不要跌入陷阱而后悔莫及。

这些个指责综合起来就是用一两个例子来“证明”中国的一带一路确实制造问题和带来经济危机,而不是协助相关国家脱贫。

例如斯里兰卡的汉班拖塔港口因先后借了20亿美元而将其港口租赁99年予中国,换取11亿美元的减免。又如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也租赁43年予中国,以减免债务。

抑有进者,一旦发展中国家还不起债务,就要面临东抵押西抵押的困境,甚至成了中国的“殖民地”。

如果说中国和平崛起已引起美国的警惕;更刺激美国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在2009年在东盟峰会上表明将动用军事重返亚太地区,那么一带一路的提出,更触及美国振振有词指责中国在搞扩张主义,通过所谓的贷款和经援控制相关的国家。

但是在今年4月的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习近平直接驳斥了中国走帝国主义或殖民主义的道路,且再度重申这只是一个经济合作体,绝不是搞“中国俱乐部”。

同时,中国通过“亚太行”及“丝绸基金”贷出的款项数额已达800亿美元,令亚洲开发银行270亿美元的借贷相形见绌。到了2030年,亚太地区的基建工程将耗资超过22.6万亿美元或每年1.5万亿美元,而中国对一带一路工程的融资将达到9000亿美元。

如果中国周边的国家担心债务而不求发展的话,这些个国家及人民如何借助基建起飞?美国显然在指说没有发展好过发展,“落后是硬道理”,而不是“发展是硬道理”?

2018年,马中贸易又再突破1千亿美元(达1086亿美元),而在投资方面,马来西亚从1984年到1995年在中国的投资额已达到2.59亿美元。

2015年的记录,中国对马的直接投资已超过33.8亿美元,领先于美国、日本和新加坡,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投资国。若我们再从最近的中国企业的新动向作估计,则不久之后将会有更多和更大的中资投入马来西亚;尤其是槟城,对此我们正期待北马中资企业协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注意到习近平主席在今年的论坛上已不再强调“2025中国制造”及“两个中国梦”,显示了中国接受外界的批评,一切不再以中国为核心,即使是,也不必炫耀于外,而是强调有利共享的大方向,从而否定“殖民化”及制造债务陷阱的不实指责。

我在此宣布,我们与理大人文学院在今年内将合作举办“一带一路国际论坛”已获得理大校长的同意。这为我们将一带一路的理念和构思走进马来社会提供方便,让更多的马来西亚人了解什么是一带一路。

此外,我们在探讨马中关系发展的同时,也准备为来自中国的企业和学术界代表提供一站式的服务,以让他们顺利投资和达成学术交流而获致成果。与此同时,也为中国游客提供全面性的指导服务,犹如宾至如归的感觉。这正如我国首相敦马哈迪所呼吁的,欢迎更多中国游客到访,而且要简化入境和投资手续及程序。因此我们将在一带一路的引领下促成马中是一家人。我相信明年马来西亚的旅游年肯定会引来超过300万人次的游客,甚至会朝向350万乃至400万人次的目标迈进。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在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就职典礼的致辞

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  拿督谢诗坚博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槟城总领事    鲁世巍阁下
前任槟州首席部长丹斯里  许子根博士
槟州行政议员      杨顺兴同志
首长政治秘书兼光大州议员      郑来兴同志
北马中资企业会长  刘振华先生
槟州华人大会堂主席      拿督斯里许廷炎
槟州中华总商会会长      拿督斯里方炎华
槟厦友好协会会长  拿督斯里许廷忠
立达电缆集团董事长      丹斯里方木山
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    拿督叶谋通
各位来宾,媒体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首先,我恭贺“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的成立,同时也深感荣幸,受邀主持以及见证首届理事会就职典礼。
顾名思义,在历史上,只有中国才有“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海外华人,包括马来西亚的华人也因中国人的大量南下,形成一个独特的华人社会。
今天,我们与中国是两个不同国籍的人民,但因为历史延伸的纽带,我国华人与中国存有情感上的联系与乡情,因而马中两国在1974年,成为东盟最先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而今年两国也迎来建交45周年。
马中两国关系融洽,在2013年起,中资来马的投资大大增加,其中在北马的投资也逐年增加。2013年至20189月为止,中国对北马的投资超过38亿令吉。而2018年首9个月,中国对北马地区的新增投资为9亿令吉,其中,对槟州的投资额约为7亿5000万令吉,带动槟州经济发展。
根据彭博社在上个月13日的报导,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加剧的背景下,槟州成为全球投资者的避风港。今年首季,槟州也成功吸引了85亿令吉外商直接投资(FDI),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000%,并占全马总额的42%,成为外商直接投资的主要贡献者。
目前在北马地区有超过60家中资企业,槟州占了40多家。近数个月来,又有至少6家中资企业来槟州了解情况,对槟州的投资环境和居住条件十分满意,我期待着有更多的中资企业在槟州大展拳脚。
因此我对于“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的成立,感到正合其时;尤其是它的阵容更令人耳目一新,其中有近半数的理事是来自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的教授和博士级人才,他们走出校园,踏入社会。我身为理大的校友,对此深表荣幸。
同时,我也赞赏理大人文学院在今年4月举办的“马中翻译文学交流论坛”成功举行,这是第一次本地和中国学者,与理大师生展开马来文与中华文学互相翻译,整个过程使用双语(马来语和华语)进行。
我期待今天成立的“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能走进马来社会,让更多的马来同胞能理解什么是一带一路?马来西亚为什么又恢复东铁计划?同时首相又为什么召回中资共同发展大吉隆坡改造计划等等。
种种迹象显示,马来西亚政府和人民已开始感受到一带一路工程涵盖的诚意。我也十分赞成以及支持“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将在今年内与理大人文学院合办“一带一路”国际论坛,也希望马来西亚的师生有机会参观中国高科技的生产线从而吸取更多的高端科技知识。
马中关系源远流长,我乐观展望两国将在“一带一路”的宏愿中相互受惠。
最后,感谢中国官方及中资企业对槟州的重视和支持,也祝福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会务蒸蒸日上。谢谢

驻槟城总领事鲁世巍在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成立仪式上的致辞

尊敬的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先生,  
槟州华人大会堂主席许廷炎先生,  
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谢诗坚博士,   
研究中心理事会全体成员,  
各位来宾,  
媒体朋友们,  

  大家晚上好!今天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正式成立了。首先,我谨代表中国驻槟城总领馆,对研究中心的成立和首届理事会的就职表示热烈祝贺!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得到了国际社会热烈响应和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已成为当今世界普受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和广泛参与的国际合作平台。目前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中国同沿线国家贸易额超过6万亿美元,投资超过900亿美元,为沿线国家创造了近30万个就业岗位。共建“一带一路”促进了各国的发展,开辟了互利共赢的前景,吸引了越来越多国家的积极参与。今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取得圆满成功,38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150多个国家和90多个国际组织的近5000位代表齐聚北京,与会各方达成了总计6大类283项合作成果,项目合作协议总额高达640多亿美元。  

  共建“一带一路”跨越不同国家地域、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历史传统、不同文化宗教、不同风俗习惯,是和平发展、经济合作倡议,不是搞地缘政治联盟或军事同盟;是开放包容、共同发展进程,不是要关起门来搞小圈子或者“中国俱乐部”;不以意识形态划界,不搞零和游戏,只要各国有意愿,都欢迎参与。  

  目前“一带一路”建设已迈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2018年8月,习近平主席在推进“一带一路”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一带一路”建设要从谋篇布局的“大写意”转入精耕细作的“工笔画”,向高质量发展转变,造福沿线国家人民,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面向未来,共建“一带一路”继续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坚持开放、绿色、廉洁理念,努力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沿着高质量发展方向不断迈进。   

  近年来,中马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不断走深走实。中国连续十年成为马来西亚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已达千亿美元级水平。中国对马制造业投资额在过去5年中增长超过4倍,中国连续3年成为马来西亚制造业最大投资来源国。中马务实合作惠及两国人民,为双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马建交45周年,中马关系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双方合作潜力巨大。今年4月,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赴北京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在开幕式上致辞。他表示,完全支持“一带一路”,确定马来西亚将会从中受益。两国领导人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并共同见证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沿线开发、恢复“马来西亚城”项目以及加强棕榈油贸易等双边文件的签署。目前,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项目建设已重新启动,中马“两国双园”开发建设也在加快进程,中马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迈入新阶段。  

  朋友们,  
  环顾四周,许多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都在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并将“一带一路”建设与本国发展战略相对接,不断深化产能、经贸和互联互通等方面合作。多个重大项目稳步推进,如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动工,激活了泛亚铁路网,有力带动了沿线地区经济发展,老挝也将由陆锁国变成陆联国。合作形式不断创新,如新加坡各界对“一带一路”倡议高度关注并热烈响应,期待在“一带一路”框架内深化同中国在互联互通、投资、金融等领域合作,并通过与中国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实现多方互利共赢。  

  相比而言,马来西亚在共建“一带一路”中更加拥有历史、文化及区位优势。相信在中马双方共同努力下,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中,马来西亚完全可以走在东盟国家前列。槟城作为北马地区经济、贸易、文化、教育和交通中心,区位优势独特,期待槟城在中马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更大作用,推动两国务实合作取得更多硕果。  

  展望未来,共建“一带一路”虽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长远看充满机遇、前景可期。期待谢诗坚博士带领的研究中心能够成为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的领跑者,多组织国内外专家学者和有识之士开展活动,为中马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建言献策,中国驻槟城总领馆愿意积极参与相关活动。希望社会各界更多有识之士加入到“一带一路”研究和建设的行列。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各方共同努力,共建“一带一路”一定会走深走实,行稳致远,成为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绿色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廉洁之路,推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从而造福世界各国人民。  

  最后,对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的成立再次表示祝贺!  

  谢谢大家!


各报章的新闻剪报:








四书五经与爪夷文


最近华社关注的重要课题之一是“华小生学习爪夷文的争议”。根据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说法,这项课程早在2016年已纳入四年级马来文课本,并会在2020年落实。
张念群也在其面子书上解释:爪夷文书法是被归纳为趣味语文(Seni Bahasa)的课程,但不会纳入考试范畴。
另一方面,在火箭报网站的问答内容中又进一步指出,爪夷文书法只占162页课本中的6页(四年级的马来文课本)。因此一年的教学也只学些5个马来文熟语(Simpulan Bahasa)。
为什么要在课文中加上“爪夷文书法”(Seni Khat),因为它是马来文科目中的“趣味语文”的一部分,既能让学生理解马来文从爪夷文到罗马字母的演进,也掌握书写优美字体的技能和审美观。这和让学生在中文科也接触书法是同样的概念。
在我们进入批评有关的规划前,也不妨从维基百科中了解什么是“爪夷文”。它是一种使用阿拉伯字母来书写马来语的文字,伴随着伊斯兰教的崛起(公元7世纪)而发展起来。当马六甲王朝在15世纪建立时,就沿用爪夷文书写马来文,直到1957年马来亚独立前后,才改用罗马字母来书写马来文。
所谓罗马化的马来文就是我们当下广泛使用的官方语文。原本爪夷文的马来文与之并存,但在2006年马来《前锋报》的爪夷版收档后,就只剩下罗马字母的马来文版。 爪夷文的马来文也渐失光环。
1956年马来亚拉萨教育报告书出炉而在1957年成为教育法令后,罗马拼音的马来文的国语地位就相应提高而成为学校的主要媒介语。自此之后,华教团体每每得与教育法令和政策的改变进行较量。
没想到一向面对风风雨雨的华文学校也在近日衍生成古文字之争,而且推到是前朝所策划的。既然已“改朝换代”,为何不能改动前朝的不当决策?而是“奉命行事”?
当今在这样的环境和政治又走向种族主义发展之际,提出“复古”之道也是有违时代的潮流。这不关语文美学问题,也不是大一统的问题,恰恰相反,这是开时代倒车之嫌。
以中国的例子来说,胡适为什么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时推动使用白话文而反对食古不化的文言文?因为他认为人类思想的进步和开化是要用最通俗的语文来表达,才能收改变之效。
当然他不是反对“文言文”,而是认为学生从孩提起就学四书五经、千字文、百家姓等“古文化”和“死文化”,已不适启迪民智。就这样,中国弃古文而将中文通俗化及现代化。
在胡适看来,古文只适合在大学学习,因而有了中文系或东方学系或语文学系之设。刘镇东不是在大学学了爪夷文后就能用古文读汉都亚传吗?如果让时光倒流,刘镇东在小学就要学爪夷文,就等于教他读“四书五经”?而所谓美学则是哲学的顶端,小学生怎么知道原来学爪夷文是属于美学的范畴?这些都是大学的课程,把它移向大学做研究是更为恰当的。
也因为有了“五四”运动,马来亚和新加坡乃至印尼和泰国有一个时期华校蓬勃发展,可谓是遍地开花。这与白话文运动的成功是不可分割的。
在这里,我不得不称赞我们的先贤的高瞻远瞩。当中国的北洋政府在20年代推出新教学课本时,马新的中华民国总领事戴淑原(1912-1930)及罗昌(1921-1923)也主张在马新用普通话作学校媒介语(不像香港用广东话教学)。正因为这样,后来许多中国人才明白为什么马新的华人中文能讲得那么好,也不逊大陆人。
为此,我们支持董教总、行动党13名州议员及基层联署和《光华日报》所作的民调有96%反对在华小教导爪夷文。这不是对任何语文的歧视,而是要对学生的负担能力负责。毕竟当今学生不但要学好三种语文,而且要面对考试的压力。
再者,是否从小学四年级到高中毕业,每年都要学习爪夷文(书法)?还是只限一年?说实在的,许多的华校生连毛笔字都写得不好,爪夷文能被艺术化吗?
在此时此刻,既然张念群形容学爪夷文是趣味文字,也许她需要问问自己的孩子:“三语四文”学得来吗?
说来说去,我们无须美化不当的教学法,还是取消为妥。就像刘镇东一样,在大学只学6周就可以掌握爪夷文,岂不是更快和更有效果?其实天才往往是在大学时凸显出来或被发现的,而不是在小学四年级时,就被父母判定孩子已是天才。
刊登于2019年8月5日《南洋商报》

3.8.19

开时代倒车:种族政治回流


这虽然不是新鲜事,但这一次巫统与伊斯兰党的合作显得格外隆重与高调。
根据725日的巫统网站公布,两党将于914日由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共同签署合作协议备忘录。有关仪式将在巫统总部举行。两党也已完成对协议文字上的斟酌。
目前巫统仍有37名国会议员,而伊党有18名,两者合起来共有55名国会议员。以国会222个国会议席来算,巫伊联盟是不足够席位起而执政的。但它们的公开合作对希盟无疑是巨大的威胁,因为没有人知道巫伊联手可以抢回多少议席?又能争取到东马多少议员的支持?即使是巫伊两党的高层也无法预测将来的事。
不过这两个政党的合作与结盟,对本身也有不利的影响。比如在西马的华裔和印裔;在东马的土著尤其是非穆斯林教徒,他们会支持种族的政党再度执政吗?他们对伊党的态度有改变吗?因为伊党直到今天仍无法在东马立足,这对他们的夺权是有阻力的。马华该怎么办?国大党又何去何从?
按照巫伊的如意算盘,如果它们在2018年合作就可能不会失去21个国会议席(单西马地区);而东马的国阵将在沙巴保住10席(另希盟6席及民兴党8席)及在砂拉越保住19席(希盟则有10席及独立人士2席),合起来共100席,显然不够席位执政,但有机会扭转局面。
可惜在不久后,失去政权的巫统如树倒猢狲散,有16名国会议员倒戈相向,其中有13人加入土著团结党,以致它增至26席。
对此,马哈迪疾呼巫统议员全倒戈过来,以形成马来人只有一个政党,不再分成当下4个政党(这是指巫统、伊党、土团党及诚信党,但不包括公正党,因它不走种族路线而是多元路线)。
马哈迪认为马来人有太多的政党只会造成分裂,理应整合团结,否则马来人将失掉政治上的优势。
另一方面,刻下忝为反对党的巫统和伊斯兰党为了应付马哈地的逼近,也就抛出合作论,以挫折马哈迪的一统政权的心愿。然而巫伊的合作倒有条件,巫统坚持不与行动党合作,这是说给马哈迪和安华听的。如果马安都不能做到,那就别再谈一统了。
对此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断言”安华不可能成为下任首相。这次由阿末扎希亲口道出,也是很吊诡的。当1998年巫统大会上,身为巫青团长的阿末扎希是安华身边的人,在大会上指责马哈迪搞朋党政策,遭致马哈迪反击,反指阿末扎希也深受朋党之惠,竟反过来反马哈迪。
随着安华被革职,阿末扎希坐一个短时期的监牢就出狱。不久就倒向马哈迪而大肆鞭伐安华。直到今天依然带有“仇视”之心,形容安华已非首相人选。至于他与安华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们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本来也是安华在组织Abim1971年)时的搭档,后来安华也被邀请领导伊党未果(1978年大选前)。及后在安华跌马(1998年), 哈迪阿旺也伸出援手,与安华共组政党联盟(替代阵线)。更进一步,在2008年的大选,反对党扬眉吐气(连夺5个州执政权,但未拿下中央政权)下,安华即组成“民联”,也得到哈迪阿旺的支持。就不知为什么伊党在2015年的党大会上与行动党断交,又于翌年(2016年)与公正党不相往来。
还有在2014年阿兹敏与旺阿兹莎争夺雪州务大臣时,哈迪阿旺明显支持阿兹敏出任州务大臣。如今哈迪阿旺又再次表明支持马哈迪完成本届国会任期,不必中途换马。就意味着支持马哈迪任期至届满,不必考虑安华的接班问题。
究竟安华为何“得罪”哈迪阿旺?我们也不得而知。只是在此“混乱”时刻,安华所需要的是内外的支持力量,现在一一碰上“钉子”,也是始料未及。就在此时慕克力(土团党署理主席)也加入围战,一边指说马安交接是没有所谓黑字白纸;另一边则公开表明欢迎伊党加入,阿兹敏随即符合。
如果安华未能接班,如果土团党成功地号召马来人大团结,则国家的政局将全面改写,也不知道后果如何?
反过来,如果安华的公正党闹分裂无从化解,阿兹敏便会进一步倒向马哈迪,安华剩下孤家寡人,他会得到民主行动党的支持吗?这是十分关键的,毕竟安华要的是一个有足够力量执政的希盟。倘若希盟四分五裂,未来的变化也没有人可以准确测知的。
就此而言,不论是巫伊结盟成功,也不论是希盟分裂,都是对马来西亚不利的。这意味着种族主义再走回头路。
过去有几个例子是我们掉以轻心的:
(一)巫统创党人拿督翁于1951年离开巫统另创新党时,打的是多元种族的旗号,但在1955年竞选全面失败后,他将其政党(国家党)转回种族路线而在1959年大选时,在登嘉楼保住数席,不至于全军覆没。
(二)1964年的大选,反对党结盟惨败后,适逢马印对抗期间,一批反对党人被揭意图在印尼支持下,秘密在海外组流亡政府。结果在1965年被逮捕和瓦解,这个组织团反对马来西亚计划而拟在巴基斯坦成立以马来人为主导的流亡政府,种族政治主导政局。
(三)1969年的大选,在左翼劳工党缺席下,民主派的政党从中崛起。虽未改朝换代,但因“513”事件的发生,导致马来种族主义政治进一步深化,即使由联盟转成国阵,巫统更是形成一党独大。
(四)1990年的大选,脱离巫统的东姑拉沙里组成的46精神党,分别与行动党和伊党合作,但仍无法震撼国阵,乃在1995年大选时走回种族路线,易名为46马来人党,将主力放在东海岸,结果功败垂成,于1996年解散回巫统。
(五)1999年的大选,因安华跌马而形成反对党大联盟,由公正党、伊党、行动党及人民党共组替代阵线,结果行动党遭挫,伊党崛起,转走种族及宗教路线,造成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
(六)2008年,也是安华带头,将反对党统合起来,结果取得五个州的执政权,同时国会议席大增,但无法夺下中央政权。
也因为反对党组成的民联无法在2013年的大选有所突破,也就无法改变现状。
(七)2018年的大选,马哈迪的土团党从中崛起,走种族主义路线,表明是要与巫统争一日长短,但希盟在胜利后,逐步走向种族政治,号召马来人大团结。
与此同时,巫统和伊党也进行种族和宗教的结合,这又说明了我们的政治又走回昔日的路线。种族政治真是阴魂不散?何时才是2020宏愿及N50宏愿的落实?
刊登于2019年8月1日《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