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17

又多一个特别族群?(直挂云帆)

首相纳吉于7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办当局)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将印裔回教徒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布,以满足印裔回教徒一向来所争取的。
当晚的盛会约有两万人参加,而纳吉为回报“印裔回教徒”在2013年大选对国阵的支持,乃投桃报李的作出欢迎的举动。也因为印裔选民的支持,一改在2008年的“反国阵”情绪,即使面对华人政治海啸(2013年)的冲击,国阵仍保住中央政权。因此国阵重视这一群体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为什么印裔回教徒的“身份和地位”会有所调整?这得从印度人早期来马的历史说起。
由于印度从1757年起已逐渐沦为英国殖民地,也把早已成立的东印度公司(1600年)的运作设立在印度。
因此当1786年英人占有槟榔屿后,开埠人莱特除了向中国招收华人移民外,也向印度招收劳工。在1794年莱特的报告中说华人大大小小已有3千人左右,工匠成为抢手货;而印度人以劳工为多,约有15002000人左右,他们之中也有的是从囚犯中挑出来的。
由此可见,最早的时候,不但南来的华工被卖猪仔飘洋过海来到槟城谋生,而后发现了锡矿,已落户槟城的华裔乃号召乡民组成大批的华工到马来亚“淘金”。印度人因为有不少人来了之后又回国,更有一批年轻人受日本军国主义的影响(日军在1942-1945占领马来亚等地),回到印度与英军作战,以争取独立。直到1945年日军投降,及1947年印度朝向独立后,才又出现印度人潮涌进马来亚。例如在1830年,槟城已拥有华人8600名;而印度人有8800人,但在1833年时,印度人跌剩1千名。
1874年,英国通过邦咯条约把政治权力伸入马来半岛后,它就需要更多的移民。从开采锡矿到种植橡胶;从造屋到从事贸易,在在都需要无数的工人。于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14-1918),人口不断膨胀,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已有马来人口140万左右(占57%);华人有70万(占29%)及印度人有24万(占10%)。
战后的1946年,英国决意推出Malayan Union宪制。内中没有言明马来人的特别地位及各州苏丹的宗教等地位。在拿督翁领导下,马来群众大举反对,英国乃改弦易辙,与拿督翁成立的巫统合作,另立新的协定。
1947年,英国与巫统完成谈判,推出《马来亚联合邦协定》草案。这份被命名为《马来亚联合邦协定》的草案公布,引发了严重的后果:新加坡被切割出去;马新人民的大罢市(1947年),但没有改变英国的顽固态度;ƒ马共在19486月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转入地下斗争;50万华人被驱赶入新村,以“切断”对马共的援助。
在这份“协定书”中(194821日生效,马来亚朝向自治迈进),有一个条文是非常重要的,不但改变了国格(伊斯兰为国教),也改变了人民的身份和地位随宗教信仰而调整。
其中一条是给“马来人下定义”
1)信奉回教;2)操马来语及3)家庭的生活保留马来传统习俗。
如果是马来人,则宪法又有多一条文的保障:马来人拥有特别的地位。这意思是说,马来人的经济条件较弱,生活也贫困,因此有必要给予援助和扶助。
既然身为马来人是有“特别地位”的,也就引发马来人把整个族群都马来化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是皈依穆斯林。
我曾在1999年大选后访问中选国会议员的沙侬阿末(著名作家),请教他马来人什么时候开始一生下来就是回教徒?是不是过去就有?因为最多回教徒的国家如印尼和巴基斯坦都没有这样的规定。
他说他也答不上来,可能是从1948年《马来亚联合邦协定》生效后就开始。因为把自己定位为马来人后就拥有特别的地位,例如受教育机会、奖学金的提供、保送海外、购买屋子优惠及从事商业申请执照等等。
他这样说,既然有这么多的“优惠”,马来人都成为回教徒也是很自然的事。
后来马来亚扩大成马来西亚(1963年),引进了沙巴、砂拉越及新加坡。当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自行独立后,这个国家的政策又有所调整;尤其是1969年大选后爆发的“513”事件,更在顷刻之间改变了政治格局。
1970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萨提出新经济政策,以“消除贫穷,重组社会”为主旨,在各个领域推出改善马来人的政策。
后来有鉴于东马(沙巴和砂拉越)的不少土著皆非回教徒,不能列入“马来人的定义”中,也就在行政上宣布这个国家除了马来人及非马来人外,也分有土著和非土著。很明显的,只要是东马的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就是土著,但没有把东马的华人包括进去。
新经济政策在过去所订下的30%股权也给许多企业带来不便,不过近些年开放予外资后,才免除此规定。这项优惠自然也没有包括印裔回教徒在内。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在2007年,印裔社会吹起的“兴权会”,表明上向英国提出诉状,指责英国剥削印度人权益,害他们“一贫如洗”,因而要求赔偿每个印度人约200万元。这当然不得要领,但反过来却给国阵带来巨大的压力,在2008年的大选,超过70%的印裔选民倒向反对党,才出现了“政治海啸”。
虽然经过2013年大选后,印人的情绪已下降,也表现对政府的支持,纳吉的回报也就变成理所当然。
但是问题的症结在宪法可以这样改吗?使用行政手段行得通吗?
再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根据一份学术报告,当下马来西亚印度人有200万名,其中只有6.7%是回教徒,即有13余万人;天主教占8.4%,即有168千名;锡克教占3.10%,教徒有62千人;佛教有0.5%,教徒有1万人;印度教有81.2%,教徒有162万人。
若是这个群组的数目是可被接受的话,应该关照的可能是160万名的印度教徒。如果只将13万名的印裔穆斯林列为土著,那么其他非穆斯林的印度人又怎么办?因此这建议可能未收全面性的效果之前,已引起争议。为此首相必须详加研究其可行性及其利和弊。

刊登于2017年7月27日《东方日报》

20.7.17

中美新博弈海上争雄 (直挂云帆)

很多人都知道1945年以希特勒和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失败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但很多人也许并不知道美国是在什么时候在海外建立起它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按照美国的历史档案记录,罗斯福总统于194092日照会国会,他已经核准与英国的一项协定:美国将提供其几近破产的盟国(指英国等)50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建造的驱逐舰,以换取美国控制一系列英国设在殖民地的海空基地。
虽然罗斯福此举越权(应先取得国会批准,不是个人批准只通知国会),但在战争时期盟军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也就达成了“驱逐舰换基地”的协定。于是美国取得了在巴哈马、牙买加、千里达等地建造军事基地,租赁期99年。也因为罗斯福的“石破天惊”地大笔一挥,终于在战后让美国的军事力量在海外耀武扬威,进而崛起成为世界超级大国。
与此同时,即使苏联也是二战的战胜国,且与美国及英国瓜分战败国的权益,进一步将欧洲分裂成东西欧,前者归苏联势力范围;后者归美国管制。除此之外,中国也因美国的阻扰无法拿下台湾(才有了今日海峡两岸的争议不断);越南则被美国分割成南北越(1975年才完成南北统一)。同样的朝鲜也在“韩战”后又切成南北韩。
战后在东西方阵营对峙下,世界也进入了冷战时代,如越战、韩战和以巴战争等,彼此为展示武装力量,美国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机构”(简称北约。至今仍然存在,受制于美国的指挥);苏联则成立“华沙公约”,以和北约相抗衡。但当1990年苏联变天,东欧脱离苏联控制后,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线也告分崩离析,包括华沙公约也解散了剩下“北约”一枝独秀,连苏联的海外基地也不保(本来已发展到23个海外军事基地,但1990年苏联变天后,局面大为改变)。
最引为诟病的是1962年苏联将载有导弹的军舰驶向加勒比海的古巴,以军援古巴受到的威胁,却被美国全面封锁。眼见大战一触即发,在克鲁晓夫妥协下,撤走飞弹战舰,一场惊心动魄的“危机”才告解除。但此举也在30年后印证了苏联体制的衰败,重回“俄罗斯”时代,也不再被视为超级大国了。
根据一项报告显示,在二战之后,美国军力的扩张是十分惊人的,在初期有900万美军派驻海外,2000个军事基地,但在1947年垄断核武器后,将驻外军人减剩150万人,而海外基地也大大收缩,从1139个锐减至582个;尤其是1990年苏联解体后,美国已没有了对手,可以高枕无忧地随心所欲地调派或抽离部队。以现在的统计来看,美国仍在150个国家有基地,派驻的军人有27万余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苏联失去威胁后,又有另一个大国从中崛起,这个大国就是具有5千年文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80年代,中国结束文革,走向改革开放(由邓小平带头提出)后,不到30年的时间,中国又似乎脱胎换骨成为美国的新对手。
由于在军事上的迎头赶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于2003年宣布中国将和平崛起。这一年中国的GDP114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五;外商投资45.5万家,合同外资金融9431亿美元;中国境外直接投资570亿美元,占全球1/3,仅次于美国的860亿美元。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突破8000亿美元,成为世界第四大贸易国。
2005年,美国指出中国国防开支达900亿美元,军事开销占亚洲第一位,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也是在这一年,泰晤士报前总编辑威廉·里斯英格说,18世纪和19世纪是英国的,20世纪是美国的,而21世纪是中国的。
有鉴于中国崛起带来明显的冲击力,美国在2009年被促请重返亚太,以免军事失去平衡。这是指中国的崛起在美国的缺席下,将给亚洲带来不安。
因此在奥巴马政府主导下,他悄悄地鼓励印度、日本及新加坡与中国正面竞争。
及后,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的大战略倡议时,又再引起世界各国的震惊;尤其是美国又希望增加成员来堵住中国发挥影响力。最明显的是台湾和香港民间也加入了“一带一路”的消极“封锁”。
为此中国也毫不讳言地寻找突破口,其一是在吉布提兴建第一个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既然美国、意大利、法国和日本都在吉布提拥有军事基地,那么中国加入其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吉布提这个国家极小,面积只有2.3万平方公里,人口92万人,但它守着红海到亚丁湾的通道;它也背靠非洲,与阿拉伯半岛隔海相望。由此经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可抵地中海直到欧洲大陆,处于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
为此,中国斥资30亿美元建造了从埃塞尔比亚首都阿迪斯阿贝巴通至吉布提的公路。这个基地占地36公顷,可以驻扎2000名军人。有关基地已在712日正式启用。
就美国看来,中国对吉布提的突破只是一个开始,下来将陆续有大动作。果然,中国已在巴基斯坦投下巨额,兴建“中巴经济走廊”,耗资460亿美元,是一个天文数字的发放。目的除了将瓜达尔港发展成具有经军港作用的港口外,也给印度的“反华”立场下马威。
再一个可能会成为带有军事合作的新发展区就在马六甲,称之为“皇京港”。中国将会投下300亿人民币发展成旅游、住宅、休闲、娱乐、修船及补给的卫星城,也不否认用来保护马六甲海峡的同时,也带反击新加坡在南中国海及马六甲海峡课题上被认为指手划脚。
再一个是对巴生港的扩建,接着从巴生建高铁到东海岸,可以使用高铁服务与南中国海直接联系。
如果再加上缅甸的皎漂港和斯里兰卡的哥伦坡被发展起来,再加上塞舌尔的邀请中国“驻港”,则离开美国所推测的中国将会建成18个军事也不远了。

刊登于2017年7月20日《东方日报》

13.7.17

“回教国”的“天堂护照”?(直挂云帆)

今年6月杪,叙利亚军人在“回教国”(IS)的首都卡拉扫荡极端分子时,发现多本由“回教国”制作的“天堂护照”,相信是作为人肉炸弹在以身自轰前的一种“承诺”,以证明敢于“牺牲”的人就一定能进入天堂(把护照当保身符)。
但天堂是怎么样的?相信许多人都答不出来,因为他们之中有“无神论”者(11亿人口),也就不去想,甚至质疑“天堂”究竟存在吗?即便他们没有办法“证实”天堂的模样,但也有人不置可否地“相信”人类死后是有另外一个世界的,毕竟肉体的消灭不等于精神的不复存在。死了的人其精神可以依附在其它物质而得以重生。
就算没有所谓的转世投胎或下世做牛做马,肉体毁灭的人是继续飘荡在天上的,也就是“居住”在天堂。除了很坏的人被打进地狱永不超生外,绝大多数的人类都在精神上找到了“归宿”。
因此只要是有宗教信仰的人,不论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或犹太教等等,这些不同宗教的信徒们都会相信人死后会进入天堂,前提是生前不可做坏事。
英国牛津大学的历史神学教授阿利斯特在他的《天堂简史》中就这么说:天堂,何等遥远而又吸引人的概念!我们或许没有亲自去过,或许没有证据证明其真实性,但却往往在内心深处允许自己去想想,去幻想,甚至去期盼。
当然任何宗教的教徒都是往好的方面去想想,去描绘,以便不在世间后,还可以“永恒”地居住在美丽的天堂。
虽然我们会对人类的“智慧”超越的想象力感到惊讶,但没有人可以阻止每一个人有本身的想法,这也和他本身的宗教信仰和教条的教导有关。
如今极端的“回教国”也把“天堂”作为诱饵来培养年青的教徒相信和接受“天堂”是美好的境界,越早进入天堂,生活就越幸福。在天堂内,一切的邪恶、斗争和背叛及仇杀也都不存在了,因为他们都是上帝的子民,没有理由还要打打杀杀。
我在一些年前从视频看到一则令人毛骨悚然的录像。这是塔利班政府(在1996年后统治阿富汗)开设的宗教学校(少说也有五六十名)(年龄大概1112岁左右),每天都需要上课念诵古兰经。除了经文就没有教他们其它方面的知识。但在课堂上有老师不断地重复,凡是敢于参与圣战以身试法的人,在牺牲后即刻进入天堂。不仅如此,还有72名处女陪伴你进入天堂。这种美妙的生活也确曾荼毒年青的极端教徒。
为什么过去不用“天堂护照”,而现在却需要“天堂护照”?那可能是因为学童的思想被灌输久了但没有“证据”或“东西”在手,也就需要进一步把“护照”变成有用的工具,这也说明现代的极端分子也不是一无所知的,而是有了更高的要求。
其实如果我们翻查“回教国”的极端活动,就不得不为之捏一把冷汗。打从1996 年开始,当恐怖大亨奥沙马宾拉登就公开号召向美国打“圣战”,理由是美国从一开始就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一半土地)建立以色列国,而不支持阿拉伯人反对以色列立国。
在得不到美国支持下,奥沙马宾拉登的基地恐怖组织及塔利班组织都没有办法拿下以色列。反之,以色列在美国及西方国家支持下,越战越勇,逢战必胜,无形中迫使阿拉伯国世界的回教徒(逊尼派)也打出逊尼派的名号向西方宣战。逊尼派从被指一向温柔软弱不如什叶派的好勇斗狠(1979年,什叶派的柯梅尼发动宗教革命成功,推翻了巴列维王朝,从此伊朗推行政教合一的国家)。在这种情形下,对阿拉伯的逊尼派做出改造也成为极端组织的新动力了。
在一方面,奥沙马全力支持塔利班政权推行倒行逆施的反动政策,对妇女极尽其侮辱之能事。
例如在1997年,宗教监察部头子卡拉穆丁发出谕令,禁止女性化妆,所有的妇女走在大街上都得依照塔利班消失的性别女性,穿上布尔卡(Barga)罩袍,从头到脚包得密密实实。
此外,所有的女性不得出外工作,导致教育事业面临停顿。“我们之中有许多败类不知道如何与妇女礼貌的相处”,卡拉穆丁这样说。
也因为这样,塔利班崛起后的三个月内,关闭了60所学校,10万名女生及14万名男生和1万名教师(其中7800人是女教师)失学和失业,喀布尔大学也被迫停学。
由此可见,阿富汗在早前,6070年代接受苏联军援和经援后,已埋下悲剧的种子。政府实施阳奉阴违的政策导致苏军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更因军心散涣而在1989年撤军,也就给了极端的逊尼派教徒组成了塔利班集团(1994年),终于在1996年起而执政。在奥尔马的领导下,塔利班的手段令人发指,一个国家被弄得死气沉沉,把人间变成地狱。
虽然在2001年的“911”事件后,美国在同年12月就拿下塔利班政权和摧毁奥沙马的基地组织,但这也使到阿富汗人民遭受更大的浩劫。直到今天,美军已陆续撤出,而阿富汗仍存在战斗的风雨中,“民选”政府无法扭转局面给阿富汗带来和平的环境。
抑有进者,在美军击败塔利班后,塔利班又在巴基斯坦探出头来,而奥沙马的恐怖基地组织又在其徒弟的发动下重新组合起来。从2006年开始,出现“圣战统一阵线”及后在伊拉克及叙利亚建立大本营,准备在阿拉伯建立起一个大回教国(IS)。
这个所谓“回教国”所进行的恐怖活动,已令到世界各国闻“恐”丧胆,已经整整16年了(2001-2017),极端“回教国”的威胁不但仍未解决,而且花招也层出不穷,更搞乱了“天堂”的安宁与和平。除非极端组织被“连根拔起”,没有立足之地,否则它们还是会“东轰西炸”的,甚至连“天堂”也会被炸掉。
因此只有断了这些极端分子通向“天堂之路”的念头,才能收取更大的效果。

刊登于2017年7月13日《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