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13

韩江创办人林连登翁 逝世50周年公祭特辑


文:韩江三校董事长拿督黄赐兴

          亚依淡连理园原本是一片椰林和红毛丹园。自从1948年本校创办人林连登翁慷慨捐献其中的32又1/3依格之后,韩江学校迎风招展,从此弦歌不辍,为国作育英才。

          千禧年后,韩江学院拔地而起,形成一个韩江,三校并立的局面,为华教增添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近年来,韩江三校更是喜事连连,例如韩江小学于2012年荣获卓越校长奖,;韩江中学于2009获得教育部颁发五星级卓越学校奖项,也在2011年获得槟岛市议会颁发六星级绿化环保学校奖;而韩江学院则在2011年荣获高教部(My Quest)颁发人文与艺术领域五星级奖,而总体表现则达四星级。由此可见,韩江已是与时俱进,获得当局的嘉奖。

          至于闻名遐迩的韩江中学,创校以来已先后培养出2万余名毕业生,在社会上头角峥嵘,有口皆碑;尤其在教改的征途上,韩中又再跨前一步,与国际接轨而成为学生家长选择的名校之一。截至今年为止,韩中先后和泰国学校,其中包括洛坤府Thongsong中学、日本名古屋神丘中学、韩国首尔中央高中学校及印尼棉兰崇文中学缔结姐妹校。在国内方面,则与最著名的新山宽柔中学缔结姐妹校,并开展实质上的交流,师生从中获益良多。

          目前,韩江中学学生人数已突破千名,教学设备不断更新,师资素质大为提高。换句话说,脱胎换骨的韩中,正像欲火重生的凤凰,再次展翅高飞。

          今年适逢创校人林连登翁逝世50周年,本校为纪念他对韩江教育的丰功伟绩,特地出版特辑,将其一生收录其中,以让后人学习他对教育的执着,对韩江的当仁不让,终于化成一座教育殿堂,桃李皆栋梁。我们希望所有的潮籍乡贤及其相关的远亲近邻能记取林连登翁的无私贡献。而事实上,他的精神是与韩江三校连在一起。

本校创办人林连登翁
逝世50周年公祭祭文

          今年适逢本校庆祝创校63周年,也是创办人林连登翁逝世50周年,董教学同仁借此良辰吉日,在林连登翁铜像前举行简单而隆重的公祭仪式,以悼念一代先贤对华文教育的执着和丰功伟绩。

      诞生于1870年的林老先生,今年也是他的143岁的冥诞。他在1893年买棹南来后,凭着一股干劲,从一名劳务者几经奋斗,终于成为了一名成功的大商贾和实业家。

          在事业有成后,林老先生于1919年结合了潮籍人士的力量,在潮州会馆内创办了韩江小学。复于1950年创办了韩江中学,从此弦歌不辍,为国作育英才。

          他最伟大的贡献在于当年毫无保留地捐献了32又1/3依格的土地,建成了闻名遐迩的韩江中学。

          为了纪念他的功绩,一座林连登铜像于1958年在韩中大操场正中央竖立起来,直到今天,它还是屹立在我们的面前,见证了韩江中学在风程雨路中一直勇往前进。

          1962年韩江小学为顺应改制易地为良,也在韩江中学的毗邻建立起来。象征着华文教育的传承和发展。经过半个世纪的坚持,在原有的基础上,在创办人丹斯里陈国平的承先启后下,毅然成功地申办韩江学院。如今不但开枝散叶,而且有望在不久之后提升成为韩江大学学院。无可否认的,我们在马来西亚的华教史上,树立了一面光辉的旗帜,

          从小学、中学到大专院校连成一气地在这块土地上茁壮成长,形成独一无二的华人辛勤办校的亮丽风景线。

          今天的韩江,不仅有三校并排,更有一座华人文化馆贯穿其中,记载着先贤们奋斗历程,也记载了华人对马来西亚的成长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贡献。抑有进者,我们也设立了韩江电视新闻中心,打响韩江品牌。

          虽然林老先生于1963年以93岁高龄不幸辞世,但堪可告慰的是,韩江三校在董教校友同仁的努力下已纳入正轨,朝向康庄大道迈进。但愿林老先生佑我韩江教育辉煌,树人万万年。

          为了表达对林连登翁的伟大恩情的悼念,我们全体同仁谨此在铜像前举行公祭,祝愿遗爱人间的林老先生,永垂不朽。

The 50th Death Anniversary
of Late Han Chiang School Founder, Sir Lim Lean Teng

Inconjunction with the 63rd anniversary of Han Chiang High School, it is also the 50th death anniversary of our late founder Sir Lim Lean Teng.  In memory of these 2 significant events, the School has held a simple yet solemn ceremony to pay homage to Lim for his great philanthropy and notable contribution to Chinese education in Malaysia.

 Born in 1870, Lim Lean Teng ventured his business in Penang in 1893.  With his relentless diligence and arduous labour, he turned out a successful businessman and entrepreneur eventually.

With so successful a business empire, Lim leveraged his network with Teochew comrades and established Teochew Association of Penang and Han Chiang Primary School in the premise of the Association.  In 1950, he further established Han Chiang High School.  His prominent contribution in education has nurtured numerous talents for the nation.

Giving up a 33 acre land for school's construction purpose was his most philanthropic contribution of all times. In remembrance of this great philanthropist, a bronze statue was erected in front of Han Chiang High School in 1958. Throughout the decades, it has stood still and weathered the many ups and downs with Han Chiang High School.

For site restructure purposes, Han Chiang Primary School was shifted next to Han Chiang High School in 1962.  It has since enforced and elevated the Chinese education to the next level. On top of the strong foundation paved by the forefathers, Tan Sri Dato' Seri Tan Kok Ping JP founded a higher learning institute, Han Chiang College. Over the years of development, the College will be soon upgraded to University College.  This is indeed a remarkable milestone in Malaysia's education history.  From primary school, high school to higher learning institute, they have single-handedly, from inception to production, established by Chinese.

The three Han Chiang institutes today, has a Chinese Heritage Centre that exhibits the  history of our forefathers and the Chinese as well as their strenuous fight and contribution to this homeland. To encourage further development, Han Chiang TV and News Centre was established.

Though Lim died from old age in 1963 at 93 years old, his vision was not deterred.  The Directors of Han Chiang School have paid great reverence to this forefather and have faithfully carried on his legacy and mission in education.

While paying homage and showing the deepest respect to Lim, we earnestly hope his philanthropic spirit and legacy live on.

林连登翁传

在韩江学校的发展史上,林连登翁是一个重要的办学先贤,他在这片土地上奠定了个人的事业,也撒下了华文教育的种子。让韩江承袭着民族文化的根本,树人万万年。他为教育的坚持,他为教育的贡献,将永远书写在韩江学校的校史中,让后人敬仰。

林翁连登,字达科,广东省惠来县鲁阳乡人。少年,天资聪颖,事亲至孝,九岁入乡塾,勤奋力学,深受塾师器重。年十四,赴县城受业于方先生清辉,越年转邦山乡,从郑老师融,专攻四书五经,精研义理,阐发人生真谛,奠立国学基础。年十六,辍学习农事;十七,原配陈夫人来归,翌年生长子延立,继育延海、延河及女名碧。陈夫人笃孝翁姑,善理家政,每当农忙,必鸡鸣而起,负儿理炊,勤劳家务,贤淑闻于乡里。

公元1889年,太翁荣才公弃养,享寿四十有六,自是而后,林翁即负家计,与弟连捷合力稼樯,兼营糖业。恒念:男儿志四方,何事困乡邑?株守家园,势难有所发展,遂于1893年南渡。初抵槟城,山乡人导往吉打州,从事耕作,宵衣旰食,奋斗多年,无何成就。迨1901年,始稍有积蓄,乃于吉打州鲁乃埠开创万成发肉店,经营屠业,年可获利千余金,由是渐入佳境。

1904年娶郭氏夫人,组织新家庭。夫人美德性,相夫有道,生子延欣,育女碧容。1905年开辟泰丰园于吉打州之双溪呀兰,种植树薯,与林加如君合伙经营,初仅辟地一百英亩,每年获利约两千金。

1907年复向政府领地一百五十英亩,仍植树薯,获利甚丰;遂于1909年创泰丰火较,薯园亦扩展至四百英亩。1910年创居林联泰和酿酒厂,出品畅销北马。1914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开创老火较并辟地两千英亩,继扩展至三千二百七十英亩。是岁五月二十二日,突接家电,惊悉赖太夫人病笃,林翁孝思弥深,惶恐莫名,越日即买棹旋梓。既抵家门,则太夫人已于月之二十六日寿终内寝。翁以未睹亲颜为憾!抱棺痛哭,孝行之笃,于此可见。丧事毕返马,从事发展事业。

1916年,建设双溪呀兰新市场,创泰兴号及泰隆号,并自香港购一轮船,川行槟城双溪呀兰间,继又添购一艘,川行双溪大年与槟城,运输国内出产之硕莪及树胶,并在槟城创设泰丰栈,自收各园地物产及经营九八生意,兼为各地联号总枢纽。

1917年,在吉打州首邑与友人合资经营米较,由是事业益加进展,成为北马实业界巨擘,乃建筑桂林庐第宅于槟城红毛路。至于吉打之泰兴发火较,双溪大年之联共和,吉打之联泰,新峇来之联益和,栖兰之益和栈等酒厂,均相继创设,嗣将居林酿酒厂移设于双溪大年,号曰连登酒厂。

1919年,世界不景,百业凋蔽,胶界大受影响,唯翁心地超然,刻苦奋斗,支持危局,渡过难关,设非智慧过人,曷克臻此。

1920年,老泰益胶园,售与英人,得价五十二万,另创新泰益火较,开辟园地三千一百英亩。1922年开垦泰成园三千英亩,次年购泰荣园,面积三千英亩有余,价值十二万元,经营十载而售出,获利二十余万。由是基础固而兴游历之念。时翁年已六十有五,偕郭夫人回国观光,畅游上海、南京、苏州、杭州等名胜。在南京晋谒国府主席林森氏诸政要,旋回原籍扫墓,更至广州参观中山大学及省营各大纱厂。顺途游罗浮山,历两月始回槟城。

1935年,偕郭夫人及女碧容,再游祖国,重至上海,南京,北京,出居庸关,登万里长城,乘平绥路火车直达绥远。从北京回上海后,乘轮赴日,游览神户、大阪、东京、横滨诸名城,登富士山观日光泉,足迹所至,眼界所及,深感日本工业之发达,名胜之幽雅。游日两周乃乘轮返汕头,回原籍谒祖,示长子廷立,建宗祠以祀祖先,越年一月回抵槟城。

1936年四月十九日赴欧游历,五月八日抵达伦敦,十三日参加英皇加冕大典,嗣至欧陆,对各地工业农场,尤为留意考察。八月二十一日横渡大西洋,漫游美国。离旧金山,泛太平洋,复游日本,拟至上海,因七七事变,折返香港,而于十月二十四日回抵槟城。

回槟后,创顺泰米较于吉打州首府亚罗士打。建筑新世界游艺场于槟岛。近年以来,鸠工建筑北海峇东埔港口之货仓、住屋、商店,工程浩大,地方日见繁荣,将成北海内港一新兴市镇。

林翁富爱国心,七七事变后,奋起号召华人输财救国,迨一二八事发,推动华人从事筹赈工作,献金十万以为首倡。当武汉合唱团莅槟演奏筹款,华人爱国情绪激昂,在林翁协助之下,筹得义款数十万金,国内灾黎受益不浅。

翁乐善好施,关怀桑梓,曾捐资故乡建筑、铺桥、修理隆江溪西桥以利交通。它如汕头孤儿院,潮阳县医院,均曾捐献巨资以充经费。至于汕头存心善堂,诚敬善堂及各慈善机关,亦获其赞助。

1920年,林翁拨资二万五千元,派邑人林家邦君回国平糶并施赈。当潮州北堤泛滥及各省水灾之时,林翁均曾慨捐巨款救济,造福桑梓,加惠灾黎,为社会人士所敬仰!称为海内外大慈善家。

林翁服务社会,数十年不稍懈,德高望尊,中外同钦!担任槟城潮州会馆主席二十余年,为同乡排难解纷,促进桑梓福利;韩江小学董事长二十余载,热心教育,栽培后进,厥功甚伟。

1934年倡组马潮联会,任首届主席,推动马来亚潮侨大团结,共谋同乡福利,它如双溪大年新民学校永远名誉董事长,槟城中华总商会会长,广东暨汀州会馆会长,钟灵中学主席,中华中学,广福宫,南华医院信理员。

1937年提倡守时运动,建大钟楼一座于双溪大年,深为当地政府所器重。

公元1938年,荣膺吉打州太平局绅。1940年,荣膺槟城州太平局绅,在马来亚以一人荣膺两州晋绅者尚属少见。1958年马来亚联合邦独立周年纪念,林翁荣膺最高元首颁赐JMN勋衔,由此可见翁之德高望尊,至堪敬佩!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林翁鉴于国内民生凋蔽,各地惨遭战祸,百孔千疮,决然回国建设桑梓,将较小胶园,如峇株高旺泰发园,鲁乃成丰园,惹蜡泰生园等,几千余英亩售出,集成巨资,于1946年飞回祖国投资,起程之时,顺道经暹,购白米千包,回国赈济灾民。

抵国后,兴建隆江新市场,费资三十余万,并向政府承筑普惠公路,设连通行车公司于汕头。嗣因身体违和,飞回槟城疗养,期月而愈。公元1948年,复偕郭夫人回国视察业务,岁暮回槟。

翁现拥有胶园万余英亩,北马各地屋产无数,为华人特出之富豪,事业成功,斯亦人生之乐事也。1952年编著树胶经验谈一书,内容阐述种植树胶之经验,是书风行甚广,堪为树胶种植界之指南。

林翁以劳动者出身,深明工友苦况,故其胶园中各种设备甚为周到,如职工宿舍、水利、卫生、医药等均极齐全,凡有眷属之职工,按口授粮,获得津贴;职工患病,则亲自慰问,故凡受雇之工友,非有特别事故,实不愿离职,于此可见林翁之善待工友,亦美德也。

林翁为人达观,亦手空拳,坚苦奋斗者数十载,既成巨富,毫无骄矜之气,为人诚笃坦率,教子严,待人诚,凡遇亲友过谒,则倒屣以迎,言和色怡,精神盈奕,声如洪钟,引论世事,恰当处使人佩服;形容奇语,巧妙处令人捧腹,倾谈终日,不露倦容,其得天之厚,有如是者。遇文士,则引经据典,一字不漏,其记忆力之强,诚非常人所能及。

林翁热心教育,公元1919年,首捐万金,倡建槟城韩江小学于吉宁街,四十年于兹,作育英才,发扬中华文化,不遗余力。

1949年,马来亚大学创立伊始,林翁即捐基金五万五千元,备受欧亚人士之好评。1950年捐资献地,倡建韩江中学于青草巷,迄今已逾八载,除献校地三十一英亩外,先后计捐资逾二十五万,现韩中校舍,巍莪屹立于槟岛,为一新兴之学府,菁莪乐育。弦歌不辍,校务蒸蒸日上,皆出林翁之赐,槟城潮州会馆暨韩江中小学同人,特订于1958年10月11日,为林翁建立铜像于韩江中学校舍之前,永垂纪念。1953年,慨捐南洋大学基金五十万,林翁兴学之精神;深获星马人士之赞誉。

林翁现年八十有九,相貌奇伟,精神钁铄,斯诚人瑞。翁为维护华文教育,不以高龄而告退休,仍任韩江中小学正董事长,为教育尽劳,洵属难能可贵,亦华教之光也。

          建像委员会秘书处记于立像之前夕

编按:

此文转载自1958年10月11日出版之《林连登翁铜像揭幕纪念特辑》,时林翁仍在世。1963年2月11日,林连登翁寿终于槟城桂林卢寓邸,撒手西归,与世长辞,终年九十晋三,堪称福寿全归。)

林连登与韩江学校
文:拿督谢诗坚博士         图:雷宗堂/韩江华人文化馆/韩中学记团

          1958年10月11日上午11时正,韩江学校创办人林连登铜像举行隆重揭幕典礼,象征着韩江文风远绍昌黎,树人万万年。这座以林连登翁为模型的铜像,不仅代表着潮籍先贤艰苦奋斗的精神,而且也代表着先贤在这片土地上为中华文化深深扎根。今日,林连登翁虽已经逝世50周年,但其遗爱人间的事迹,坚持办学的精神一直与韩江的历史和未来发展息息相关。为表扬他的丰功伟绩,林连登的神话故事也在此登堂亮相了。

林连登靠屠业起家

      提起马来西亚的华裔著名人物,不能不提林连登;提起林连登,一定想到韩江中学。

      林连登在一个特定的年代是“三合一”的化身。历任槟榔屿潮州会馆领导人廿余年,也历任韩江学校董事长廿余年(林连登奋斗史作者唐镇邦语)。因此每当一提起林连登,总是联想起这两个机构,和他是“形影不离”的。

      同样的在今天,每当我们提起韩江时,就联想到韩江是三结合的学校,即韩江小学、韩江中学和韩江学院是融汇贯通在一个董事会内。但是如果没有林连登,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因此韩江的故事要从林连登说起。

      林连登生于1870年的惠来县,“九岁入乡塾,勤奋力学。从师郑融,专攻四书五经,精研义理”(许崇知撰《林连登传》)。这意味着林连登不是目不识丁者,他有读过书。至于他的学识有多高,也就非我所能理解。

      1893年,林连登南来马来亚,开始他人生另一个历程。此时他已23岁。“初抵槟城,人生地疏,由乡亲导入吉打,从事执锄工作,月薪四元二角,奋斗数年,不大成就”(唐镇邦语)。这里有需交待一下,林连登的家族是“家有恒产,业白糖生理。先尊荣才公,承先人余荫,居乡务农”,根据唐镇邦的说法,其家族属于“小康之家”。

          如此日以夜继的博拼,林连登在32岁那年在鲁乃熬出头来。“开创屠业生理,店号成发,每年获利千余元,由是渐入佳境”及后大展拳脚,成为一方地主和大商家。由此来看林连登是卖猪肉起家的,算是有钱的“屠夫”,当然老板是不必亲自下手的,但有记录显示,他遇事是亲力亲为的,包括学会补脚车轮胎。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最是投机读书人”。林连登既是靠屠猪业起家,自然身上带有“仗义为人”的豪情。

          以下的故事就带出他的从商为善的一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前,林连登已是富甲一方的大富翁,是园主,种植树薯,又设酒厂,也开辟树胶园,资金累积越来越多。一座美仑美奂的洋楼也就成为林连登的标志。

          这座在今天位于红毛路的“桂林庐”大洋楼可媲美与之毗邻的叶祖意大厦(如今已捐赠民政开办宏愿大学的总校址),是在那个年代身份的代表,象征着一代富豪的身家已是腰缠万贯。

          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已是49岁的林连登通过槟榔屿潮州会馆(他在1906年加入潮州会馆,参与公益活动),联合一批潮籍闻人,如林参、连瑞利、戴淑原、许文造、马元廷、傅炎峰、胡德福、周满堂、戴振顺、纪合义、陈罗雄、陈源泰、陈锦泉、洪景南、许宗豪等人发起兴学办校。1919年诞生了“韩江小学”。

          在创校缘起中,力陈教育之重要,而潮乡为数不少,向无学校之设立,徒让他人专美,而办善事者,尤以兴学育才为较有益者。

          就这样,取名为“韩江小学”的学校正式于1920年开课。初时校址设于牛干冬街潮州会馆内。林连登出任首届董事长。以后担任多届的董事长。在他任期内,韩江小学从寄居在会馆上课到在会馆旁另建学校。旋又于六十年代乔迁至现址,与韩江中学并立于“连理园”内。

          林连登在第一次战后的业务扩展更是惊人,也成功地向政府承下赌局,又从事屋业发展,开设戏院娱乐事业,进行进出口贸易等等,单就胶园,就有万英亩之多。

          1937年日本挑起芦沟桥事件,开始全面侵华。中国进入抗日时代,林连登也慷慨解囊,激起爱国情绪,而在抗战进入最激烈的阶段,林连登又有一构思,准备在韩江小学的基础上设立韩江中学。

          1940年时,林连登报告已为韩江中学筹得八万余元(其中一半系由他负责),但因所购之地(洋楼)位于新世界附近过小,不适合发展学校,遂有兴起要求更大校地的念头。

          与此同时,泰国又实施禁止华校政策,槟城潮人有鉴及此,对创办中学更是认为属于当务之急,以收容泰国华裔到来求学。

          正当准备倾全力建设中学时,日本蝗军突于1941年底入侵槟城,复占领马来西亚。从此马来西亚陷入三年零八个月的苦难生涯,建校计划暂时被逼搁置。

          在日治时代,据许崇知回忆,日本人用枪口逼林连登担任伪华侨协会委员。其它人有连裕祥、林耀椿、林清德及周国钧(参阅《奉纳金数据选编》,页68),也因此有出现所谓的风言风雨。以1942年来算,林连登已是72岁高龄的老人,实在不能做什么,但却被日本蝗军“选中”。在一首贺诗有下面这一段话﹕“曾遭倭祸,备尝艰辛,丛脞抑悒,奋不顾身……国府慰勉,正气以伸”(方乃斌于林连登81岁大寿之贺诗)

          1945年日本投降后,一切已告过去,林连登一度消沉的意志又在其同乡鼓励下,重新冲刺。这一次他为华社立下不朽事业,那就是在1949年献地,而在1950年创办了韩江中学。

林连登vs林连玉

          战后,林连登作了一个让后世赞不绝口的举动,那就是在1948年遵照承诺献地兴建韩江中学,总面积是31英亩左右,校园之大,居各校之冠。今天的韩江中学的广阔校地就是在当时由林连登一手献出来的。1950年7月15日,由林连登举行奠基礼。这一天成为韩中永远的校庆日,风雨不改。1951年正式开课,从此弦歌不辍。

          为了纪念林连登对韩江中小学的巨大贡献,董事会于1948年为林连登竖立半身小铜像于韩江小学,复于1958年在韩江中学大草场竖立全身大铜像。有人笑曰,小学小也,中学大也。不过以当时韩小侧身在潮州会馆内,面积有限,要大也不可能,只好“委曲”林老先生,直到中学落成,就大到路人举目一望就先看见林连登一手持拐杖,一手拿书卷的大铜像。50年来“他”在风雨中屹立。

          这里显示林连登不避忌的典型故事,在他生前有幸目睹本身的铜像在两间学校“闪闪发亮”,而且还亲自邀请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为其铜像揭幕。

          这一年林连登已是78岁高龄,精神矍乐,对学校事“大小通理”。

          我在1958年时已是韩中的初中生,全校师生都必须参加铜像揭幕礼,我对此是印像深刻的,在烈日当下,我们一直站在草场听大人物在演讲,浑身流汗。也有人发出怨言说这哪里是观礼,简直是“虐待”,大人物有凉蓬挡晒,而我们要站着“受罚”。好不容易熬过烈日当空,我们终于松一口气。后来想想,学生嘛,不得不充充场面。

          说到1958年,也是韩中多事之秋的一年。其原因起自学运,也就是由锺灵中学传过来的(还记得1955-56年锺灵的罢课风潮吗?胡万锋就是其中一“牺牲”的领袖),于是有韩中学生被捕的事件发生。到了1956年情况进一步紧张。当时的教育部长指出有韩中学生介入锺灵学潮,引致校长诚惶诚恐,不得不发表文告“澄清”是学生入锺中观看,而不是参加示威云云。

          1957年的韩中已是北马学运中心(锺灵被压制后转向韩中发展)。这一年的4月4日,韩中学生约五百人以罢考掀开学潮序幕,藉以声援锺中68名学生被开除。

          这一下子,触怒了林老先生,他赶忙来到礼堂,向罢课的学生责难,他说﹕“锺中学生是反对校长,反对领取特别津贴(即意改成国民型中学),韩中有什么地方值得反对,你们这样做(指罢考)?”

          也许林连登不是很明白什么是学运?它是连成一气的,从新加坡的“中学联”传来的,是一股左翼思潮运动。也许他也知悉一些,但他还是采取激烈的行动,他在他的寓所“桂林庐”召开董事会议,决定勒令五名学生领袖退学,另17名记大过签悔过书,再有23名在不记过下也要签悔过书和家长保证书。

      但这也不能阻止学生再次发难,这一年的11月14日(史称一一一四事件),韩中、中华及槟华学生群起示威,二千余人齐集槟华女中,有十余名学生受伤。全马性的学潮此落彼起,学生们反对 高初级文凭考试以英文出题及作答; 反对华文中学改制及 反对驱逐超龄生。

          林连登在事后(1957年11月27日)发表文告促请学生们“深自觉悟”,盖罢考罢课及游行示威,非特违犯校规,且足以妨碍华校之进展。

          在学运火红的年代,林连登的“恩威并重”起不了作用。韩中学生在1958年再一次展示学运的威力。在这一年的6月2日,韩中学生齐集礼堂示威。我也是其中一名参加者,但因年纪太小,不知道罢什么课,只见台上学生领袖又演讲又喊口号,我们也群起响应,事后大家又回到课室上课,好像没有什么事发生,其实这才是大件事。

          原来,在1958年3月初,教育部规定华校初级中学毕业生必须经过升学考试及格,始可进入高中,这是全马华校所反对的,因为一向来初中考试是测验性质,不是决定能否上高中的唯一标准。

          林连玉在其回忆录(风雨十八年)(下集)中这样说﹕“在3月14日时,接获韩中董事长林连登的来函,对升学考试诸多指责,义正词严,深合华文中学生的心意,并请求三大机构交涉此事。”

          为此林连玉在4月6日举行的教总工委会,支持林连登的想法,议决全国华文初中毕业生一律杯葛升学考试。此时新上任马华总会长的林苍佑介入调解,但未带来满意的答案,决定由马华召集三大机构会议,日期订在6月1日。

          林连玉说,“林连登于五月下旬举行韩中董事会议,认为交涉已成功,指示韩中初中业毕生要参加升学考试,否则不得升入高中。”对此林连玉感到费解,最先反对的是林连登,最先同意的也是林连登。他形容林连登此举是“不待结果,就单独行动”。

          有两位韩中学生代表就此向林连登寻求答案,结果林老大怒,一举开除他们。

          而6月1日的三大机构会议也对此无法交待问题已“圆满”解决,导致韩中学生在6月2日静坐罢课。林连玉说,若此事未解决,势造成全马华校的学潮。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是谁化解了危机?结果是马华的宣传主任杨邦孝(懂得华文,如今是新加坡大法官)挺身而出,直接找教育部长佐哈里,得到部长同意改为测验性质。

          不过林连玉不放心,杨邦孝只好签下白纸黑字给林连玉,后者才肯发表文告说争议已解决,一场可能的风潮就此消弭掉。事后杨邦孝向林连玉说,佐哈里也知悉雪州四中学风声很紧。如果学潮爆发,恐会动摇其部长职。(上述情节参阅林连玉《风雨十八年》)

          自此而后,韩中不再有学潮,但林连玉与林连登也就成为不咬弦的“寃家”。奇怪的是两人的名字看似亲兄弟,却是各树一帜的“华教领袖”。林连玉vs林连登事件,成了华校史上一个历史性的记录。

林连登打官司

          1958年也真是韩江中学多事之秋的一年。这一年林连登以89岁高龄迎战一场官司,起诉人是原韩中校长方学李博士,一时轰动整个华社。在林连登逝世后,其后人又于70年代打一场没有林连登在场的林连登官司案,那就是其前职员起诉的著名的16万元官司案。前一宗案方学李取得4千余元之补偿;后一宗案林连登后人胜诉。

          为什么会有董事长与校长打官司的案件?其缘由是这样的﹕1958年7月10日,来自台湾的方学李接受林连登的聘请出任韩中校长。9月7日抵槟履新。

      方学李自我介绍他的履历是在来槟之前,他是在台湾当律师及数家公司之法律顾问。在这之前,他也曾在中国的中山大学、安徽大学、四川大学、暨南大学执教(此应指中国解放前)(来头可真不小,且拥有博士衔头)。

          在抵槟后的第二天,方学李拜会林连登,两人东拉西扯许多政治上的故事,包括为什么陈嘉庚与陈仪感情不睦之事(按陈仪在抗日期间是福建省省长,被陈嘉庚告发渎职而被撤职。1945年日本投降后,陈仪被蒋介石任命为台湾省省长。引自《南侨回忆录》,杨进发著《陈嘉庚传》也有提及此事)。

          抵槟第三天后,他正式出任校长。据他说,他的薪水是马币725元,加房屋津贴100元,车马费50元,合共是875元。不过,他一直没有接到正式的聘书。讵料在10月27日,他接到董事部律师发给的解雇信,通知他在10月30日起停职。前前后后,他任校长只有七周的“寿命”。

          方学李因此不服,他在1959年入禀槟城高等法院,要求韩中董事会赔偿旅费、薪俸及津贴合共21000余元。官司在6月10日开审,方学李及林连登双双出庭。

          林连登在供证时主要有三点﹕方学李写一封信给一名董事说教员你请或我请,而且用挂号信(林连登认为是不寻常的),是不与董事会合作之举,等于将学校分成两部份(监学林锡猷对此有解释聘请教员是校长与董事部磋商,而不是你请或我请的问题)。当年学校之毕业刊出问题(此乃指政治部有进行调查,发现三篇文章有问题,当中有亲共思想),言下之意是方校长未监督好(此点方学李有辩驳,他指出封面和平鸽并非亲共之举。他引述圣经的封面,也有一只白鸽含着橄榄枝。耶苏说过,这鸽子是和平的)。指方校长不懂英文。

      此外,林连登在庭上说﹕“他管理学校不好,工作不照做,整天阅报纸。”(哄堂)

          基于这些个理由,董事会认为方学李"无能力办学"将之解雇,但方学李认为此说是无理的,因此要求赔偿。他也力指学校存在的缺点。他说,学校有近三千名学生,从学生的图书费中,学校每年可收两万多元。可是在他调查后,发现学校花在图书费只一百多元,还有学校只有两个篮球场,是不够用的。

      他承认虽然没担任过中学校长之经验,但凭他在大学教书的经验,他是胜任有余的,只是在他未能大展拳脚之际,他就被解雇了。

          有一件事是我们事先都不知道的,但在方学李供证时抖了出来﹕在1958年10月11日林连登铜像揭幕之前,他有接到首席部长(指王保尼)之电话,问他能否保证东姑阿都拉曼(首任首相)来主持揭幕和致词时学生不捣乱,否则东姑不会来,他便回答会尽力维持秩序,结果首席部长满意,而后东姑也来了。

          我们可以想象,在1958年韩中学运正处蓬勃阶段,王保尼有此一问,是担心韩中学生会有什么示威的。就我当时所知悉的情况是,韩中学生并没有什么事先闹事的传闻,而是大家都接受学校的安排,在烈日下的大草场聆听大人物演讲,秩序井然。

          这场官司出庭供证的人物可够精采,除了学校的董事外,也有教育局、政治部、移民厅和教师等,其中包括名作家方北方,他也有“惊人”的揭露,还有报社主管及记者等。

          方学李的律师惹日星有一段话是值得一提的。他说,林连登决定聘请方博士是因为他们两人是同乡。

          方学李担任校长后,一直催董事会发下聘书,换来的是一封解雇函。在不服之下,官司在1959年8月21日审结下判。方学李获得4000余元的补偿,此事也就告一段落。这是韩中其中一位最“短命”的校长,也为杏坛留下一段“辛酸泪”。林连登对韩中事务之“大小通理”也由此得到印证。

林连登与韩中七博士

      连登在1950年创办韩江中学时,已是80高龄,因此董事们都尊称他为“阿登伯”。我们学生私下也叫他“阿登伯”。

          他在创办韩中时,竟一口气请了五位博士,真叫人瞠目结舌。他们依秩是庄泽宣(校长)、黄尊生、何永佶、熊叔隆及严元章。不久又加入了黎东方(教务主任)及后来的方学李,一共是七位博士。在中学华校史上,堪称一绝。以韩中办校之初,学生才500名左右,为何要这么多博士?我到今天还搞不清楚。大概是阿登伯想把韩中办成一流的中学。不过博士也吧,以当时的薪水来算,校长不过800元,其它博士也在四五百元之间,总算请得过。

          当然,阿登伯有自己的一套办学理念,也不是每位校长都能理解透彻的,因此阿登伯vs校长的事也就这样发生了。

          我们先说第一位庄泽宣,他的名气不仅是美国的博士,还是联合国教科文机构的官员。不止这些,如果我们再往前推算,庄校长的来头可真不小呢!

          话说1926年,在厦门大学当校长的林文庆博士(他是在1920年厦大开办后,被创校人陈嘉庚请他离开新加坡到厦大掌校)请来了林语堂博士当文学院院长,又通过林语堂的介绍请来了鲁迅当文学教授。这一年庄泽宣也应聘到厦大任教。我们不知道庄泽宜是否认识鲁迅和林语堂,因为庄博士的著作中未提及此事,但他们三个人却是在1927年就离开厦大。巧合的是鲁迅那年是由厦大转到中山大学,而庄泽宣也在同一年应聘到中山大学创办教育研究所。

          由此来看,庄博士对教育是有长时间研究心得。大概是凭其对侨教之熟悉,才来到韩中。没想到掌校两年后,即与董事会意见相左而不被续聘,结果闹出第一个大风波。这个风波可不好收场,虽然阿登伯“漏夜”请来徐兴华当校长压阵,却压不了阵,因为老师与学生有意见。最后请来华校视学官陈翼经调解,力劝庄校长复职(此事件发生在1952年12月杪),但庄校长已答应当联营出版公司总编辑,以改编华校教科书,也答应出任马华公会教育文化小组之名誉顾问,因此他婉拒了一番好意。

      这个时候,校内还另有三位博士(何永佶博士及其画家夫人张荔英最早离开韩中),即黄尊生,熊叔隆及严元章,他们都不肯接班,大有与庄博士“同进退”之势。

          就在此时严元章又再离开,到麻坡中化执教。再不久,他到南大开办教育系,后又升为文学院院长。由于在1961年因力挺林连玉(被褫夺公民权)而在1962年被宣布不得再进入马来亚联合邦。

           剩下来就只能在黄尊生与熊叔隆之中挑选一人出任校长。协商结果,请化学博士熊叔隆出任校长,庄泽宣也表示同意。就这样熊博士于1953年初走马上任,他做到1955年应南大之聘离开韩中。

           这个时候黄尊生登场了。黄博士给韩中师生的印象最深,因为韩中的校训“笃于文行”四个字出于黄博士所选。他是从苏东坡为纪念韩愈对文教之贡献,而为其立碑文中有云韩愈来潮州后“自是潮之士皆笃于文行”(忠于治学问与敦品行)。

          接着韩中之校歌也是由黄尊生作词,“文风远绍昌黎”一直唱到今天。黄尊生的名字也就永远留在韩中学生的脑海中。1957年黄尊生离开韩中赴港,随后又出任台湾文化大学教授。他的华文文学根基是所有博士中最佼佼者。

          与庄泽宣一样,黄尊生旅马期间也出版一书,取名为《沧海一鳞》(1956年),内中有一篇文章写他在“韩中三年”的心得与感想,已把时间的全部(至少七成)献给了学生,但还有一句老话,读书是最幸福的。庄泽宣的著作则取名为《从巴黎到槟城》(1953年)。

          至于来得迟也去得早的黎东方博士,是在1955年应林语堂之邀到南洋大学执教。但在林语堂与南大主席陈六使闹意见后,又于1956年走人,连黎东方也走了。

          第七位博士就是后来(1958年)才来不久即与林连登打官司的方学李博士。自此之后,韩中再也没有博士校长,也没有博士老师。前后8年,韩中闪耀着博士的光环,又告归复平静。

          这里有一则趣闻,那是我亲眼在布告栏内所见。就是方学李离开韩中后(1958)有一天布告栏竟出现董事长林连登宣布林连登出任代校长。一时之间,消息传遍全校,但此布告第二天就取下了,大概觉得不妥当。后来接任者是汪少伦(军人出身),再下来的邢鹤年(又是军人),真是无巧不成书。从博士到军人,韩中校长的故事真是说不完。

          1963年林连登以93岁高龄逝世,结束了他对韩中的13年的“大小通理”,也结束了他和校长之间的恩恩怨怨。林连登创造韩中的“神话”也因此永远说不完。留下很多的空间让人去遐想。

铜像特征

不论是韩中还是韩小的林连登铜像,都采用了相同的造型特征:

1.手不释卷,这正是他个人生活的写照,也是他对年轻一辈的勉励。

2.连登铜像手上的书本,式样与一般西方铜像手拿的不同,他拿的书是可以卷起来的线装书。

11th Aug 1958 Program

10.45 a.m. All guests are kindly requested to be in their seats.

10.50 a.m. Arrival of Y.T.M Teng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i.

11.00 a.m. Commencement of Unveiling Ceremony of the Statue of Mr. Lim Lean Teng J.P.J.M.N.

12.00 noon Reception.

Programme of the Statue Unveiling Ceremony

1. National Anthem (Accompanied by the Chung Wah School Union Brass Band.)

2. Speech by Mr.Heah Joo Seang. Chairman of the Statue Unveiling Committee.

3. Speech by the Prime Minister Tungku Abdul  Rahman.

4. Unveiling of Statue by the Prime Minister.

5. School Song

6. Photograph

7. Tea Reception and Speech by Mr. Lim Lean Teng  J.P., J.M.N.

Committee for the Unveiling Ceremony of the Statue of  Mr. Lim Lean Teng J.P.J.M.N.

Cairman: Mr. Heah Joo Seang

Vice-Chairman: Mr. Tai Ngee  Kheng

Hon.Secretaries: Messrs Yeo Hooi Tan, Quah Sim Yeong & Hsu Chong Chih

Treasurer: Mr.Goh Hong Beng

Auditor: Mr.Ng Ee Teik

Correspondent (Chinese): Mr.Cheah Soo Chuan

Correspondent (English): Mr.Goh Hong Beng

Decorators: Messer P'ng Sok Chia & Lim Soo Thneah

Entertainment Officials: Messrs Oh Hock Teik,  Chew Kok Kin,  Khaw Yeow Kim, Hwang Yang Choc & Tan Phoch Kin.

1958年8月11日林连登翁铜像揭幕典礼程序

甲:上午10时45分全体来宾聚集

乙:10时50分马来西亚联合邦总理驾临

丙:11时举行揭幕典礼

丁: 12时设茶会招待嘉宾

揭幕仪式

1. 唱国歌(中华校友会铜乐队伴奏)

2. 揭幕委员会连裕祥先生致词

3. 恭请马来西亚联邦总理东姑阿都拉曼致词

4. 恭请马来西亚联邦总理揭幕

5. 唱校歌(铜乐队伴奏)

6. 摄影

7. 茶会——恭请林连登翁演讲

8. 礼成

林连登翁铜像 揭幕委员会职员

正主席:连裕祥          

副主席:戴义卿

总务:姚非丹、柯心容

秘书:许崇知

财务:倪宏楫              

查账:黄诒德

中文书:谢书全          

英文书:吴鸿鸣

布置主任:方淑正、林师程

招待主任:胡福德、周国钧、许耀金、方衍梓、陈樸根

林连登老先生铜像揭幕仪式隆重
纪念献地捐资建校永垂不朽

          屿潮州会馆暨韩江中小学同仁,纪念林连登翁之丰功伟业,特发起筹建林连登翁铜像,矗立于韩江中学校舍之前,以致永垂纪念,该铜像经如期恭请联合邦总理东姑阿都拉曼主持开幕。

          前往观礼之嘉宾,包括本屿各名族领袖,社会贤达,文教界仝人,工商界人士,韩江中小学董事部全体同仁,全体教职员及学生,中西各报记者等为数计达千余人,备极一时之盛铜乐队亦莅场演奏助庆场面更为热闹。

          10时以后各嘉宾即络绎抵达,由建像委员会主席连裕祥及该委员会同仁亲为迎接,而警方当局亦派出大批警员在校内外维持交通,故车辆虽多,秩序井然,诚难能可贵。

          10时45分,全体来宾齐聚,10时50分,联合邦总理东姑阿都拉曼在槟城首席部长拿督王保尼之陪同下抵步,又连裕祥亲自迎接;揭幕礼举行前,由连氏陪同总理及王首席部长检阅韩中童子军,同时并介绍予该铜像揭幕委员会职员戴义卿,姚非丹,柯心容,许崇知,倪宏楫,黄诒德,谢书全,吴鸿鸣,方淑正,林师程,胡福德,周国钧,许跃金,方衍梓,陈朴根,及该校校长方学李博士等认识。

          继之即举行揭幕仪式,全体肃立唱国歌(中华校友会铜乐队伴奏)后,即由揭幕委员会主席连裕祥致词,词毕乃恭请联合邦总理东姑阿都拉曼致词,总理致词完毕,由该校童子军将该校校旗迎至铜像前表示敬致,继之总理即主持揭幕礼总理将红绸绳一拉庄严之林连登翁铜像即映现在观礼者眼前,一时掌声不绝。

          总理揭幕后该校全体员生乃高唱校歌,由中华铜乐队伴奏,然后全体向总理欢呼,摄影礼成。

          嗣总理,王首席部长来宾等千余人,鱼贯步入礼堂,参加盛大茶会,席间林连登老先生起致谢词,茶会后总理及王首席部长即由林连登翁及连裕祥氏陪同步出礼堂,乘车离去,稍后林连登翁亦乘车离去,该项庄严隆重之揭幕仪式,使人留下深刻印象。

总理东姑主持揭幕礼致词
表彰忠于邦国美德建立铜像殊为适宜

          能受邀为马来西亚伟大老人及大慈善家林连登老先生之铜像主持揭幕礼,实在感到万分荣幸,以我个人来说,特别感到光荣,因为在约70年前,我还未出生林先生即在吉打,因此我自小便认识林先生,我现在能以总理身份,于此适宜之时间,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士公开对林先生致敬与感谢,亦使我极感光荣,因为林先生是这样一位善于用钱的实业家,社会慈善公益,商业及各教育方面,无不受林先生恩惠,林先生且随时随地都准备救助他人,且时常捐助孤寡老弱及聋童等。

          林先生毕生致力公益事业,且曾多次排难解纷,受吉打政府赐封太平局绅已历时20年,在槟城享有相同荣衔已历时18年,双溪大年居民对林氏亦极熟悉,因该处之钟楼亦系林氏所捐建。

          林先生系南华医院信理员历任槟城中华总商会与广东暨汀州会馆馆长,廿年来并历任潮州会馆主席之职。

      林先生尤其关怀教育事业,恩惠遍及星马,马来西亚大学建立时曾概捐5万5千元,南洋大学创立时亦不少过50万元。

      廿年来,林氏历任韩江小学董事长,韩江中学于8年前创办时,林氏曾献地31依格,使此巍峨校舍得以建立,韩江创校初期,林先生曾任赞助人,连裕祥先生曾任主席,彼二位曾捐献巨资,作韩中建筑基金。

          韩中8年来之良好发展,纯赖林先生之不断策划及督促有以致之,林先生虽将近90高龄,仍然精神瞿鑠,任该校董事长之职。

          这位伟大老人的功业,实际本邦青年的最好楷範,林先生之刻苦刻俭,坚毅忍耐,大公无私与忠于邦国美德,实际我们的一页活的课程,有些富人蓄财自享,但林先生则不然,他相信他已有良好的人生,他必须资助它。

          韩江学生能有这样一位卓著人物管理该校,实在极幸运,没有像林先生这样的人及其他赞助人,将不会有韩江中学,我们今日亦不会来到这里,我确信别个地方亦将会有林先生的铜像,表彰林先生毕生对社会公益的贡献。

          林先生内心深以此校为念,对此校校誉其关注,因他知道一个良好之学校,并非仅系校舍堂皇与教职员良好之谓,而须同时係一个培养良好品性与忠诚的地方。

          能享有与林先生这样高龄的人实在极少,能于其健在时见到人们为其建立铜像者亦鲜,韩江中小学董教与学生,实在适宣于使林先生享有这样难得的光荣,彼等共同筹款为林先生建立铜像,永远表彰林先生高尚品德。

          我今日能受邀来此,为这位受全马人士崇敬的林先生之铜像之揭幕,实极感骄傲,我确信林连登先生的精神将永远为众人的楷范。

(此两篇文章源自于1958年10月12日的光华日报。)

反映时代气魄重要历史人物
建校功臣林连登铜像

          韩江的校史上,两尊林连登铜像,一在现址林连登路的韩小教务室,一在韩江中学的校园中央,他们代表的不只是林连登个人,而只是代表了以林连登为首的那个时代的潮州人、代表潮州人为民族承担兴办教育的开拓与牺牲的集体精神。

文:王琛发

          江学校董事会同人,在1936年和1939年,分别二次提出了为林连登竖立铜像作为纪念。

          这之后,1948年,韩江学校同人,在吉零街韩小办事处,为林连登竖立了一尊半身铜像;1958年,韩江中学董事会,又在韩江中学校园中央,为林连登立下了另外一尊拿手诗书、遥望连理园草场的全身站姿铜像。

          在韩江的校史上,两尊林连登铜像,在一现址林连登路的韩小教务室,一在韩江中学的校门前,他们代表的不只是林连登个人,而只是代表了以林连登为首的那个时代的潮州人、代表潮州人为民族承担兴办教育的开拓与牺牲的集体精神。这一股时代精神,集中在领袖的身上表现出来,又反映了整个社群当年的毅志与宏愿。

          如今,两尊铜像都已成为韩校最重要的历史人物,同时,也是代表华教史及马来亚潮人史的重要历史象征。

          当时未有建议筹建韩江中学之议时,韩江董事会,已曾经提出为林连登先生立像之建议。

          其实,早在1936年,在董事会议的记录中已经出现了为林连登塑造铜像留作纪念的建议。根据当年8月14的董事会议记录,该次会议的出席者有方翼孙、苏永晓、林家邦、陈元泉、潘应祥、周满堂、方世荣、丘竹帆、戴芷汀、郑文光校长共十人会议的第三项即是讨论为林连登立像事。

          “为正总理林连登先生立像以留纪念案∶周满堂起云,林连登先生对本校不独捐助巨资,且任总理十余年,劳绩卓著,极应铸一半身铜像立于本校以留纪念,并议决请林连登君于近前欲往上海游历时,顺便付铸云。”

          文中所提的半身铜像,相信既是目前留在韩江小学教务处的那尊。他最早在1948年2月立于当时犹在吉零街的韩江小学舍教务处。在1965年,韩小移到林连登路,铜像也移到现今小学的教务处。

          有关铜像必须在上海铸造,相信是当时本地雕塑艺人没有这种功力。

          但战前林连登担任韩江学校总理之刻,这尊铜像一直都未曾出现。董事会决议为付诸实行,相信是种种原因之故,使他老人家觉得不应自我歌功颂德。

      韩江董事会第一次立碑和立铜像的年代,是个与林连登生命转据点息息相关的年代。再立碑之前,1945年12月3日,林连登已坚持辞董事长一职,有了在中国养老之意。1947年,由于身体患病,林连登一度回槟城休息,曾在1949年11月27日的大众会议上建议选林任可为顾问,同一会议,也推举林连登为本校永远名誉董事长。不久之后,林连登即作了到中国故乡继续生活打算。

          1948年2月,由“槟榔屿韩江学校同人”替林连登立的这一个铜像,相信当时的目标是为了他的离校远去,留下永远纪念。铜像的底下,有一段颂词,书名是姚非丹撰,其内容说:“林连登先生吾粤惠来人,倜傥有大志,壮年南渡,种植起家,素对公益教育、慈善事业尤具热心;民国八年春,倡创韩江学校受捐巨资。巍峨宿舍得以树立,莘莘学子受业有所,先生之力又足多矣。二十余来负责不少懈,意诚志坚,作此百年树人大计;为先生一人已身。本校同人感念先生牢记卓著,特为建立铜像,籍姿景仰而留永久纪念,是为记。

槟榔屿韩江学校同人敬题
姚非丹撰
中华民国三十七年二月吉日

          1965年12月2日,槟城韩江小学建校委员会另立补识:“林连登铜像经于本年11月4日移往林连登律韩江小学新校舍,此处改立瓷像籍资留念。”

          董事会另一次为林连登建铜像的决议是在1939年12月31日下午4时召开的建筑基金委员会会议上,会议主席是林连登、记录唐镇邦,建议替林连登立像或者是姚非丹。有关会议首先由姚非丹宣读草拟的购买新校舍筹募中学的缘起之后。在姚非丹所宣读的缘起后,既有建议说:“又云:正董事长林连登对本校首捐巨款,将价值四万余金的校舍赠送本校,本校应崇德报功,籍留纪念,特将各项褒奖列下:建立正董事长的铜像校门口,以资敬仰。记述本校经过及正董事长赞助之力,立碑礼堂内以留纪念。呈请国民政府教育部褒奖。报念正董事长劳绩,除上列各项奖励外,并准予其子孙四名入学永远享受免费。”

          不过,由于战争爆发,因此,当时董事部和韩中筹委会接纳的这一建议并未实行。一直到1956年9月10日,才有余子亮先生在董事会议上临时动议,执行战前为林连登铜像的决议。当时,即席公举戴国亮为召集人,并余子亮、许耀金、许崇知、吴鸿鸣、柯心容、陈梦灵、谢书全、黄尊生9人为建像委员,负责推动董教学生及热心人士县捐建像基金。

          到了1958年10月11日,槟榔屿潮州会馆联合韩江中小学同仁,为纪念林连登献地捐资,举行了林连登铜像揭幕仪式;当时潮州会馆、韩江中学、韩江小学同人由许宗知撰写《林连登翁传》出版纪念特辑,并邀请东古阿都拉曼主持揭幕。

          当时林连登铜像揭幕委员会职员包括∶总务姚非丹、何心容、秘书许宗知、财政倪宏辑、查账黄贻德、中文书谢书全、英文书吴鸿鸣、不知主任方淑正、林师程、招待主任胡福德、周国钧、许耀金、方衍梓、陈朴根。林连登铜像逐从此站立连理园学校建筑大门前,成为本校校景中最具特色的独特象征的组成部分。

韩中音乐剧重述建校史记
《我们的故事》再现林连登传奇

          江中学全校师生合力炮制《我们的故事》,向创校先贤林连登老先生致敬!

为了庆祝韩江一甲子校庆,韩江中学动员了近百名师生,齐力编导一部以学校发展史及先贤林连登创校的辛苦经历的音乐剧,希望通过 “缅怀过去、展望将来”的大主题,向学校表达最虔诚的祝福。这部筹备已久的音乐剧,于2010年7月11日晚上8时正,在韩中冷气礼堂成功上演,并获得约千人的观赏,反应热烈。

      《我们的故事》演出近两个小时,在导演的安排下,剧里的演员几乎没有任何对白,全程以旁白叙述的方式,阐述韩江和林连登的点点滴滴。台前幕后真正的主角是由韩中铜乐队、二十四节令鼓、泰国舞蹈团及泰国舞龙队等团体。换言之,这算得上是学校表演团体的“大汇演”,工程相当浩大,整场表演共耗资2万令吉,并由韩中铜乐队教练兼本地音乐人谢庆世编导。

          值得一提的是当音乐剧进入尾声时,由学生扮演韩江创校先贤林连登,配上韩江中学的背景。一幅活生生的林连登再世即便呈现在观眾眼前,让韩江故事的回忆更显生动。

(编按:文章整理自2010年7月13日的星洲日报及韩视新闻。)

林连登孙子林文虎
呼吁信理员与董事会团结一致发展韩江

          城韩江中学创办人林连登的孙子林文虎呼吁,该校三造包括董事会、信理员及校友会必须团结一致,不要再分裂,以免影响校务和华文教育的发展。

          年已70岁的林文虎,特地从加拿大返槟出席周日举行的“韩江中学1957年,1960年高中第5届同学联谊会庆祝50周年金禧”联欢晚宴,他也是1960年高中毕业的同学。

          他表示,董事、信理员和校友仍有一同参与和举办活动,都开始团结起来,但是韩江是需要这3造全面的团结一致,因为大家都是为了韩江的发展。

          他希望,在今年7月15日举行的三校一庆(韩江中学创校60周年、韩江小学创校90周年及韩江学院创校10周年)盛典时,三造能够来个大和解,圆他最大的心愿。

(编按:文章整理自2010年4月6日的光明日报及光华日报。)

2008年林连登铜像修复揭碑
韩江董教学没忘贡献

      三校董事会、校友和师生在创校人林连登翁焕然一新,金光闪闪的铜像前举行公祭,同时举行林连登翁铜像竖立50周年全面修复完工揭碑仪式。

          江小学、中学和韩江学院董事长丹斯里陈国平,在和署理董事长连承杰向林连登翁铜像献花后的校庆仪式致词时向华社宣告,韩江董教学同仁没有忘记一代教育慈善家林连登,对韩江三校所作出的贡献。

林连登翁义举造就万千学子成才

          他说,林连登翁的义举,至今仍然遗爱人间,造就万千学子成才,韩江就是林连登翁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宝贵遗产。

          他说,今年是林连登翁逝世45周年,其高瞻远瞩成为所有韩江人的骄傲,为后代开辟了一个教育天地,精神与今日的韩江三校同人同在。

      这一天也是韩江中学庆祝创校58周年纪念。陈国平说,这些年来,董事会用心用力,出钱出力,把韩江打造成一座现代化的独立中学。

          “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们有一个团结的董事会。我们有一支献身的教育队伍。我们有饮水思源的校友。我们有一群热爱民族教育的家长。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而努力,使韩江终于转型。”

          “我们有信心,韩江在不久的将来,必能成为一间别具心栽的现代化华文中学。董事会已著手研究独中与国中的教师待遇的差别。”

IN COMMEMORATION  OF THE GREAT WORKS OF THE LATE MR LIM LEAN TENG  WHO PASSED ON 60 YEARS AGO (11TH FEB 1963).

To you, Sir, a man of grace;

Whose humble beginnings have left a trace;

Determined you were to make it great;

Opportunities for your people, for which you create.

A name well remembered to those gathered here;

Your great works ripple with each passing year;

A leader you are a founder you became;

Han Chiang stands today to live up to that fame.

As we remember you, Sir, with gratefulness & glee;

Your greatness revered and forever will be;

An exemplar educator for which you portray;

Binding us together and united we'll stay.

Your great works, Sir, shall live in our hearts;

A legend extraordinaire that has set you apart;

We thank you most sincerely and this we will do;

Educate the youth and we will see them through.

——Julina 2013

林连登颂
文:拿督谢诗坚博士/金紫鹏老师

您,从潮汕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走来,您,经历了四个不同的年代,

您,身上流淌的是华夏儿女的血,您,在这里播下中华文明的种子!

您生于清朝末年,目睹国势衰败,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前路茫茫。

1893年您带着对生活的憧憬,买棹南来,

您,凭着一副精明的头脑,一双勤劳的双手,

在商战中异军突起,成为名震南洋的“实业大王”,

创造了一个白手兴家的不朽神话。

您身为侨领,振臂高呼,力促潮人团结合作,

毅然担任潮州会馆主席二十余载,为同乡谋福利,有口皆碑!

您倾资办学,乐善好施,用一生的心血,

谱写一段春风化雨的故事,从此弦歌不辍,桃李满天下。

在战后,您捐献校地,韩江中学拔地而起,

从此连理园变成欢乐的校园,树人万万年。

您也在50年代,慷慨捐建马来亚大学,更

为南洋大学添砖加瓦,为国家培养高级人才!

您合力创办了韩江小学,历任董事长,

您又在战后创办了韩江中学,历任董事长,

为了纪念您的丰功伟绩,

潮籍先贤在中学大草场竖立起您的铜像。

1958年,这难忘的一年,由国父主持铜像揭幕,

从此,您的精神与韩江三校一起成长,历久不衰。

您是浩瀚宇宙中的一颗星辰;

您为民族教育呕心沥血、无私付出,

您爱国爱乡的精神,为后人所敬仰。

您的伟大,您的情操,与山河同在,与日月争辉!

您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您是一部经典的乐章,

您是一首壮丽的诗篇,化成华文教育的典范!

世世代代,直到永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