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10

邓章钦与锦衣卫 (现代春秋)

我不针对邓章钦与刘天球之间的恩怨发表评论,也不想将郑文福事件拿来做文章,我只是想问:我们的政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俗”?甚至在我看来“俗不可耐”。

我不是说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不可召见邓章钦针对事件作个明白的交代,但我实在笨拙到无法消化这个政治玩笑。虽然有人为邓章钦叫好,指他这么的“四两拨千斤”,就把一切质疑化解得烟消云散了。但在我看来,这是对政治的嘲弄与轻蔑。如果是我的理解没出错的话,应该是起于刘天球的信笺被“冒用”的争议。在早前英文《星报》有一篇报导影射郑文福涉及使用刘天球的信笺发出支持信,以让有关承包商分得工程。很快的,隔天行动党雪州头头就站出来为郑文福站台,指有关报导有问题。

不料就在他们支持郑文福之后,突又发生纪律委员会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惩罚”,开除郑文福党籍,理由是他发出的支持信也包括其儿子是股东的公司。这就是说,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在“证据面前,大义灭亲”(当然郑文福还可以上诉,现在他已经上诉了,行动党中委会尚未有定案)。我们不推测结果是什么,因为这不是本文的议论主题。我的主题是:为什么邓章钦会被纪委会约见?原来他在推特发表了:“天啊,真凶逍遥法外”的包含多种含意的文字游戏。

本来这件事很容易处理,就直接问邓章钦是什么意思?大可不必“隆重其事”和高调地请邓章钦和刘天球来回答问题。

更妙的是邓章钦竟先说是“为了维护议长的尊严,他不会应约出席”。这与议长尊严有什么关系?我也搞不通,毕竟他的第一个身份是行动党的“元老”州议员,所幸后来他改了口,也就不致让纪委会下不了台。

但既然可以改口,为什么邓章钦也不直接告诉纪委会主席陈国伟说他的那句话不针对任何人,只是电影观后感,没什么好查的。偏偏他就卖关子,搞政治噱头来吊别人的胃口。而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关注邓章钦究竟指的是什么人。

这之中也有人为他捏一把冷汗,因为他在行动党内是非主流派的“独行侠”,既有一定的权力(议长),也有一定的票房(4层州议员),可能这次不小心“踏中地雷”,被当权派拿来“祭旗”。

结果是所有的人都被愚弄了,因为邓章钦的答案是“锦衣卫”,与纪委会调查的案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究竟一位政治人物(有身份的)在敏感的时刻拿“锦衣卫”来开玩笑是什么目的?我们不是经常听他们指责国阵的政治人物玩粗俗政治,但邓章钦这一招不“低俗”吗?刚巧胡锦涛在此时批评中国的一些低俗文化(即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包括上海著名的脱口秀大师周立波,他的口才确是一流,百年难得一见,可以滔滔不绝地讲数个小时不停口,而且思路清晰。用的语言说好听是“大众化”,说不好听是“低俗”了。可是他却登大雅之堂把许多周立波迷给迷住了。

我提起周立波是因为邓章钦也是能言善辩的政治人物,他也有他的“粉丝”,但我不欣赏他凭籍人气急升的优势在政治圈大卖关子,不知是陈国伟没有做好“传讯”的准备,还是想“息事宁人”或邓章钦确实做足功课,一下子就把纪委会卡住了。结果是邓章钦“胜利”了,那些为邓章钦紧张的人都“瞠目结舌”,原来“锦衣卫”也活在“行动党的政治圈内”?

究竟什么是“锦衣卫”?说穿了是明朝皇帝的御用工具——特务机构。当朱元璋在1368年灭了元朝自立皇帝,改国号为明朝后,为防止兵变和叛变,他成立了两百万人的庞大军队,集权力于一身。

1382年,他对文武百官不放心,于是设立了锦衣卫,专门从事侦察、逮捕和审讯工作。这就是明朝的第一个特务组织,牢牢地控制人民的行动。

到了明成祖时,他又对下属不放心,在1420年增设东厂;1477年时,明朝化成皇帝又再设西厂。这三个臭名昭彰的组织,说白了是特务机关,主要用来镇压人民和监视官吏。宦官(大监)也因此在明朝大行其道。由于这个组织的残暴与神秘,锦衣卫也成为电影和电视剧的题材之一。

不过,邓章钦看完这部戏也就算了,还在推特发什么言?肯定不会吃饱太空闲对锦衣卫紧咬不放,或可能意有所指,但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索性把一切“罪名”推给“锦衣卫”承担。邓章钦这一高招虽避开了纪律行动,但他在此事件之前之后的表现和言论都无法说服外人对他的言行的认同。

在过去,这位敢出位的政治新秀也参与“倒林吉祥运动”,,那是1999年林吉祥失国席后,结果林吉祥放弃秘书长职,改任党主席。他也不理会邓章钦等人的“弹劾”,反而更积极地在全国跃动也顺道压下要他退休的声音。结果他苦尽甘来,东山再起。

至于邓章钦的做法是对是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叛逆精神让他在群众中留下深刻印象,也在党内成为不倒翁,虽然他不担任重要党职。

如果说他过去的言行使他增加政治筹码,那么这次的“锦衣卫”并没有给他加分,反而他喋喋不休和口没遮拦的言论可能影响了他的形象,他不能再往低俗的政治走下去。

刊登于2010年8月23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