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11

蔡细历VS翁诗杰 (跃马扬鞭)

翁诗杰与蔡细历本来就是不咬弦的一对冤家。过去他们是各自表述,各怀其主(蔡是护林良实的急先锋。1999年大选过后,署理会长林亚礼逼林良实双双退位,被蔡细历揭开内斗的序幕,也成了林良实的护身符。翁则是独行侠一名,后来游向林亚礼成为B队的大将之一);再后来他们是相互揶揄和挖苦的双宝,甚至演变到今天,双方在水火不相容下撕破了脸皮。

两人关系的发展是很微妙也很意外的,也是他们俩人意想不到的。

首先是倒运的蔡细历在2008年栽了筋斗,被揭发卷入性爱光碟中,在无可奈何下,辞卸所有党官职,也与那年的大选擦肩而过;倒是培育了其儿子智勇成了国席“接班人”,更在后来官拜副部长。

虽然蔡细历含恨退位,但他是很不甘愿认输的,也就在这一年的党选中在不受领导的祝福下,竟当选党署理会长。表面上看来是与荣任总会长的翁诗杰成为奇妙的搭档,共同领导马华走向未来,实则是翁蔡冷战激化的开始。

由于总会长大权在握,翁诗杰可以不必卖蔡细历的帐,且时不时抬出光碟故事,弄得蔡细历十分尴尬。2009年的斗争也许是翁诗杰一生中最大的政治赌注和打错算盘,那就是翁诗杰敢敢在会长理事会上通过冻结蔡细历的党籍,准备把蔡细历的势力扫出马华。岂知这一失策倒被蔡细历扭转劣势,竟取得党内代表的同情票,而要求召开特大来做个了断。

马华的特大一向以来是派系斗争的平台,但往往是当权派占上风,挑战派不易突围。大概翁诗杰也以为蔡细历已是强弩之末,也就不很在意他的反弹。岂知这一闹,倒给蔡细历找到一道隙缝,在特大(2009)中得到“平反”。这一下子,受挫的翁诗杰不会下台,蔡细历更不会放弃“政治翻身”的机会。因此一度出现这两人共携手来否定代表们的意愿(双双下台)。不过到头来翁诗杰是陷入被动困境而不是找回了总会长的尊严与权力,蔡细历则冷眼旁观看翁诗杰在演独角戏。
于是在2010年又有一个特大,翁诗杰输得不光彩;黄家定的复出更是得不偿失,唯独蔡细历在三角战中脱颖而出。就这样蔡细历带着一身的伤痕再闯江湖。

他在担任总会长期间,不快乐的烦心事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包括他是马华历史上第四位不入阁的总会长(第一位陈祯禄、第二位是林苍祐及第三位是陈群川);也是第一位退出领导层后又成功卷土重来的马华“元老”。这种奇迹般地回巢领导是祸是福没有人知道,反正蔡细历也没有什么好输的了。反观翁诗杰在重选失利后,马华基本上已失去重量级的人向蔡细历叫阵,但没想到翁诗杰靠其生花妙笔和舌灿莲花辩才又对蔡细历展开攻势,冷嘲热讽兼而有之。他的主要目的自然是要“羞辱” 蔡细历,让他知难而退。偏偏蔡细历也是在逆境中挣扎求存,也就处处慎防翁诗杰“四处点火”。最新的绝招莫过于蔡细历要翁自动退党,了却“一山二虎”的窘境。

这一来一往的唇枪舌剑的失态叫人看了有些哑然失笑和啼笑皆非。翁诗杰再怎么被边缘化,他刻下是不会自动离开马华;反而会寻找各个途径杀个回马枪,包括被国阵老大看好,派他代表马华出任候选人。可是这样的借外力打内力的做法是不易扭转局面的。如果纳吉不插手马华“家务”,翁诗杰在与蔡细历渐行渐远下,或则杀出一条“血路”,以民族的旗帜参选,或在得到谅解下(或国阵或民联不派强势候选人),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

现在蔡细历和翁诗杰之间的恩怨已有一匹布那么长,他们两人在不认输底下,也只好让来届大选来决定他们两人的政治命运。因此说来说去,马华要翻身,马华要重生,已经不是翁蔡息争就能挽救过来的。同时蔡细历要翁诗杰辞职和退党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老百姓是否已看到一个新生的马华了?

刊登于2011年10月10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