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12

评蔡细历的候选人条件 (现代春秋)

马华总会蔡细历这样说,准备在来届大选中上阵的国州议席候选人必须兼具三大条件:①敢说话;②解决问题;及③与民联系。

虽然这是老生常谈,但也是蔡细历开给马华候选人的条件。我们姑且拿这三个条件来解读。

第一个条件是要敢说话,不要在议会内不为民请命,事后才来“马后炮”逞英雄。

这个现象不单发生在马华身上,也发生在其他党身上,因为每个当议员的不尽是能言善辩的,也有的人因为语言问题避免讲多话。

要怎样评估这类的议员?也是见仁见智的。有的人需要服务型的议员,你不在议会内仗义执言也不打紧,最主要常在选区勤于服务,那就足够了。所以有人做了议员多年后,因地域之不同,我们也不认识这样的Y.B.,也似乎或几乎不为选区外的人民所认识。

当然这样的议员并不完美,我们要的是既能讲又能服务的代议士。可是因为国阵是个大家庭,它对议员的要求也是不同的,但大体上是不必事事逞英雄,也不能与政府唱反调,所以议员受到的局限已是很久的事了,也逐渐养成不爱说话的习惯,怕“言多必失”,而“言少无事”。

如果说过去的噤若寒蝉的议员或少开尊口的议员以执政党为多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在308政治海啸后,反对党阵营或民联阵营中不讲话的人也不少,有些人已当了议员近四年,我们还是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些人我们就不知道如何打分了。

因此蔡细历口中所说的敢讲话是指在议会内要有表现,敢敢表达不同的意见,而不是在议会内保持沉默,而在议会外大发伟论。这种双面议员自然不算“敢讲话”,但政党一般要的是听话的议员,不是“鸡婆”的议员,蔡细历又怎样“砍掉”这样的议员呢?因此所谓的敢讲话也不尽是担任候选人务必的条件。

至于第二个为民解决问题是比较好说的。可是就是无法消化和了解蔡细历所说的“有些议员连简单的民生问题都无法解决,却不断责怪中央及州政府。”究竟什么是简单的民生问题,蔡细历没有说清楚,我们也无从知晓。但我愿意提供一些“贴士”给蔡细历,因为这在过去是用惯了的手段,也是公开的秘密。比如某个国会议员或州议员面对选民质问民生问题时,他们不是不会处理,而是脑筋转得快,最好的方法就是找替罪羔羊。于是市议会或地方议会变成了他们发泄的工具。如果你不看身份,还以为他们是反对党的议员,其实他们是如假包换的执政党议员,只是因为不在官位,也会碰上官员不卖账的情形,因此就破口大骂市议会或地方议会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好像所有的民生问题都是地方议会挑起的,与国州议员无关,因此最快捷和最有效的做法是把地方议会弹得一无是处。我曾问有关议员,为何“老是骂市议会?”他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你与民同在一起骂,骂得凶一些,只差没有泼妇骂街,人民就会说你是好议员,是敢讲敢骂的好议员,能不能解决民生问题,倒在其次了。

可是由于骂了民生问题还是未能解决,再加上政府的施政引起诟病,也就发生2008年的政治海啸,包括会骂地方政府的议员也落选了。

因此在308之后,我们虽然偶尔也发现到一些议员依样葫芦地拿市议会来出气,但已大大减少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市议会也归州政府所管,骂市议会等于骂自己的政府。骂政府也会骂到自己的,也就不再学前朝一些议员的作风。

来到第三个条件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身为代议士要对人民有求必应,而不是很难找到的人。我们不怀疑有人当官后就不理政务,也不经常与民同甘共苦,所幸这类议员并不多见。

不过我们还是要强调,代议士不要避而不见人民,否则就有辱议员之身份了。

说来说去,蔡细历口中的三个条件算是一般的要求。正如纳吉所说的要有“胜算的候选人”及慕尤丁所说“符合民意的候选人”,也皆是主观的意见,不能一概而论,毕竟政治是没有理所当然的。

例如,国阵在2008年大选时,已认为排出最佳的队伍参选,岂知一场政治大风暴也让有志向有学识的候选人被打得七零八落。同样的,反对党的阵线也是组成松弛的联盟,甚至有的候选人都是突然暴发的,无端端成为新科议员。

虽然我们不否定行将到来的大选是一场龙虎斗,但因为彼此都保持高度警惕,也不可能再度发生308的政治海啸。在有备无防的情形下,蔡细历口中的三大条件也不一定是金科玉律,它随时都有变动的可能。

这就是说,当议员没有什么秘诀和条件的,只要时机一到,幸运之神就能眷顾您,否则即使你符合蔡细历的三大条件,但没有大气候的配合,始终是不成气候的。

刊登于2012年2月13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