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12

行动党的演变 (现代春秋)



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经过了42年的挣扎与奋斗后,终于在2008年熬出头来,跃居成为槟雪州的执政党之一。现在转眼又过了4年,也就是进入2012年,许多人都在观察着到底行动党未来的道路怎么和怎样走下去。我们现在有必要先回顾过去它所走过的坎坷路,才能展望它的未来该走向何处。
众所周知,行动党开始立足在政坛并不是始于马来西亚人的政党而是当时新加坡参加马来西亚后,由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1964年派出了候选人参加马来西亚国会的大选而成为政坛的一个插曲,同时也成为一段藕断丝连的历史。在大选之后,行动党虽然只能够赢得一个国会的议席,他就是在孟沙区胜出的蒂凡那,其他的8位候选人都断翅而归。但是行动党认为它有生存的条件和有发展的可行性,因此它坚持留了下来,可是很不幸的,在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后,就使到马来西亚的人民行动党成为无根的政党,已不是个合法性的政党。在这种情况下,蒂凡那只好召一批马来西亚民主人士筹备成立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是在1966318日取得正式的注册。这意味着,民主行动党是一个新的政党,它取代了人民行动党,它从PAP转成DAP。虽然有所不同,人们总是会把它与新加坡联系在一起,这是个很难切断的政治关系。事实也真是如此,例如蒂凡那出任第一任民主行动党的秘书长(他在1981年当上新加坡总统,1985年因酗酒被李光耀拉下台),当时的主席是曾敏兴医生。所以在创党初期,也就看到蒂凡那比较偏向吴福源,还有让林吉祥当他的政治秘书,在两个人中他较为偏向吴福源,因为在他来吴福源比较温和与中庸,因此他被选为副秘书长,林吉祥出任组织秘书。
到了1967年的时候,蒂凡那就表示要回去新加坡了,他就辞卸民主行动党秘书长职,然后由吴福源来作代秘书长,直到1968年,吴福源正式当选为党的秘书长,所以他是党的第二任秘书长。
来到吴福源时期是个突破期。他在行动党里面本来是个相当呼风唤雨的人物,而且又有相当精明的头脑。在他出任秘书长期间,为行动党创造一个非常有利的政治环境,也发表了文良港的宣言。更重要的是在1969年的大选,竟然让民主行动党一鸣惊人,赢得13个国会议席,他们全部派出24个国会候选人,只败了9席;在州议席方面,他们参加了57个州议席,也赢得31席,可谓“旗开得胜”。无形中也提高了吴福源在行动党内的声望。
很不幸的,正当吴福源踌躇满志的时候,突然爆发了“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这个事件使到马来西亚民主马上被终止,国会也停止召开,政府实行半军管的统治。也就是说,所有的民主操作都已经停止了。
在这个期间,因为种种的流言和种种的问题困扰着吴福源。最主要的是,他在1969年前往伦敦参加国际社会主义大会,争取释放林吉祥(林吉祥在1969518日从沙巴返回吉隆坡,在机场时被逮捕)。但这之后很多人产生了对吴福源信心的质疑,为何吴福源在外国逗留二个月之久,无法回来处理重要的事情。在此争议性时刻,吴福源准备取道新加坡返马之前,他被告知如果他回来履行秘书长职务的话,他将会被逮捕。因为有林吉祥被捕于前的经验,吴福源因此拒绝回到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的数位领袖专程到新加坡劝吴福源回马来西亚,但是没有得到很好的回应。
69101日,吴福源提出辞秘书长的职位,因为时局正起变化,林吉祥就这样被选为党的新秘书长。所以林吉祥是在监牢里被中委任为秘书长的。
后来,出狱后的林吉祥(1970101日)要求党让吴福源转当党主席,党未予接受,只同意让吴福源当任副主席。吴福源大权旁落。
1971年,吴福源离开民主行动党,转身投入民政党。因此在1974年吴福源代表民政党参加大选,结果失利,从此退出政坛。
在林吉祥的时代,我们可以称作为行动党的巩固发展期。林吉祥是一个独领风骚的政治人物,因为他打破马来西亚的政坛记录,从来没有人能超越他,能担任那么久的秘书长(30年),而且至今仍是政坛上是个不倒翁,屹立不倒。他是个非常稀有的政治动物。
林吉祥出狱后,更是积极地开展党内外的工作。他的名声如日中天,到处演讲,到处建立党的权威和他自己的权威。因此在很长的时期,很多人都说行动党是林吉祥,林吉祥就是行动党。
无可否认的,林吉祥自从1969年担任国会议员以来是无往不胜的,他也是移动选取最勤的一个,从来没有一个议员敢如此以身试选,他在马六甲当选州议员,但是在1978年他转去八打灵参选面对行动党“叛将”胡更生,然后在1982年他又回到马六甲对付他的“背叛”徒弟陈德泉。
但是在1986年,他瞄向槟州,开展丹绒一役。他发表了政治性宣言,他要用豪情万丈的选情来夺取槟州执政权。可是1986年只给林吉祥带来了1/3的胜利,他有10位州议员打进了槟城。到1990年,林吉祥几乎掌控一半的槟城议席,他有14个州议席,只差3席就可上台执政,他因此与首席部长擦肩而过。
1990年可以说是行动党辉煌的时期,但到了1995年,林吉祥想通过丹绒三役震撼民政党的主导政权,这次他失败了,让他面对非常惨痛的教训。1995年他失掉了州议员,所幸他保留了国会议员。
1999年的大选,林吉祥转移阵到升旗山区与谢宽泰打对台,而把丹绒这个安全区让给曹观友。林吉祥在这场大选中却输给谢宽泰,这是林吉祥第一次失去国会议员的资格,在槟城遭遇了滑铁卢。但是这个伤心地并没有使到林吉祥绝望,他离开了槟城,他来到怡保重新建立起他的根基地。很幸运地,在2004年的大选又重新他的政治旅程。他不再竞选州议员,他只集中在管理国会的事物。他在怡保东区担任国会议员直到今天。
回想林吉祥在1999年失去了国会议员之后,党内有些声音要求他退位,他在百般无奈之下,也为了党的利益和前途,林吉祥做了一个妥善的安排,那就是让郭金福接班,由郭金福担任党的秘书长;而他则担任党的主席。
由于郭金福在声势和名望上都无法超越其政治师父,因此基本上人们都当林吉祥是行动党的灵魂人物。郭金福虽然在这方面有尽好本份主持党的事务,但是面对林吉祥却是有一筹莫展的无奈。
在郭金福担任秘书长期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议决案,即通过民主行动党秘书长职位限任39年,意思是说不能继续无限期地担任下去。
可以这么说,从19992004年郭金福担任秘书年代是行动党的低潮期。这个低潮期也在2004年大选时看到了行动党在挣扎生存和保存实力,它不奢望有大突破,也不与公正党及回教党起舞,它自行上路。
可是在马来西亚政党要成功要突破,必须结合其他政党,就如巫统也需要其他政党来辅助它的政权。
既然200838日的民联结盟,造就了变天,这是马来西亚史上大转折,那么我们要分析我们的国家未来的方向,是需要两线制,还是需要一个大团结联盟?
行动党来到今天的关卡,虽然林冠英是全场的焦点,但他得拿出漂亮的政绩给其他州的同志看,给友党认同,以便有机会将政绩辐射到其他地区。这应该是行动党选择在槟城举行代表大会的意旨。不论是“中道的马来西亚”或“迈向布城百日”都被认为是行动党的一个方向和理想。先不探讨语词的表达力度,但要落实这个梦也真是不容易和不简单。我们先不要谈林冠英之后谁是秘书长,这不是当务之急,而是在未来的大选行动党的立足点在哪里?是槟城或布城?还是其他城?
也只有林冠英完成这艰巨任务后才能给行动党留下一个完整的党,那时谁来接班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前怎样应对大敌当前的凌厉攻势,这是国阵未曾有的大反攻,民联也得卯足全力才能打出一个春天来,否则就是另一个方向了。

刊登于2012年12月17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