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8

带着不安走向新的一年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将是2019年的序幕。但新的一年还得肩负着2018年的喜悦与哀愁继续往前走。不幸的,在2018年的好事到了2019年时倒成了坏事,或最低限度不再沉浸在欢乐中。
从世界格局而言,美国是在2017年迎来了一位怪异与不按牌理打牌的新总统—特朗普,一位腰缠万贯又十足偏激的资本主义信徒,自然是鄙视奉行社会主义的国家,如中国和朝鲜;也厌恶极端的回教国家挑起世界的不安。因而有了消灭恐怖主义的战略。更糟糕的是,美国的小布斯总统(2001-2009)在2002年的国情咨文中形容:伊朗、伊拉克及朝鲜是“邪恶轴心”,指责它们支援和赞助恐怖主义回教国的不法活动。这里头就意味着美国已把共产国家和回教国国家列为“西方敌人”,最低限度是美国的敌人。
这一切得从2001年的911事件说起(这恐怖袭击案件造成纽约两座摩天大楼被炸毁,肇3000人丧命。美国指责是恐怖大亨奥沙马所策划的)。也是在同一年,美军敉平阿富汗塔勒班政权及奥沙马的阿盖达恐怖基地。
为了制造舆论,美国也嫁祸伊拉克,而在2003年活抓了萨达姆。这样一来,整个阿拉伯国家陷入动荡不安中,也给极端的逊尼派回教徒提供机会寻找立足点。直到2014年,一个“回教国”组织在伊拉克成立,命名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
继之,ISIL扩大地盘,也把叙利亚边界概括在内,变成“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s)(沙姆即指“大叙利亚”的别称。这样一来,名字转成ISIS)。
这就是为什么恐怖组织选择在伊叙境内活动,因为战乱的地区方便它们建立根据地。最后索性简称为“The Islamic State”(IS)。
正因为这样,叙利亚也在那一年开始,卷入了战争。一方是支持当权派的俄罗斯国家,另一方是支持反叛派的美国。
但在2018年接近尾声时,特朗普宣布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且声称已取得胜利。
与此同时,美国原已与伊朗签了和解协议,但后来又指责伊朗违约,继续研制核武器。更进一步对伊朗实行了多项制裁;尤其是先进设备的售卖。
在今年12月被加拿大扣留的华为主管孟晓舟就掀起了大浪,因为美国指责孟晓舟在香港通过相关渠道售卖先进产品予伊朗,违反了美国的禁令。
这是美国没有用“武力教训”伊朗后,转向中国的企业下手。
至于朝鲜,在特朗普与金正恩于今年5月会晤后,虽尚有重大问题未解决,但双方关系已有所缓和。
反而是美国在今年6月份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战波涛汹涌。这一仗在美国看来不得不出手的重要手段,因为一旦中国攻占了5G(最高端的网络技术)市场,美国便失去主导世界科技的地位。因此拼全力围堵中国和华为。
这一场贸易战肯定延烧到2019年。在目前看来,美国暂居上风,影响了西方主要国家不让中国的华为投标5G领域,包括澳洲、纽西兰、日本和西欧的国家。
此外,美国也希望借此贸易战整垮中国提出的“2025年中国制造”的宏愿。即意再过6年,中国将成为世界工厂大国,可以为各国供应所需的产品。这对美国的威胁甚大,因为一旦中国在工业领域大小通吃,而美国及西方国家不愿生产琐碎的产品,也就会被中国消化掉了。既然美国缺乏条件(人口只2亿,且知识分子不愿干粗活)成为第一工业大国,当然也不允许中国取而代之了。
再者,目前已有约30个国家同意用人民币结帐,包括产石油的国家。如果让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美元的独霸地位就难保了。本来欧元可能崛起成为取代的货币之一,但在英国决定退出欧盟后,整个西盟市场已乱成一团。美国也就转而打压中国,防止人民币的“后市看起”。
在这方面,美国也给中国的“一带一路”设下障碍,鼓动其他国家不要参与合作,反倒建议美国会在2019年提供经援给相关国家建设基本设施。
当然美国与中国的斗争是长期的,也不论特朗普是否连任总统,美国的一贯政策就是“永远的第一和永远的霸主”。
尽管受到美国和西方国家多方打压,中国依然在2018年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也希望跨入2019年能化解2018年带来的危机和惊涛骇浪的冲击。这得看大局走向而定。
就马来西亚而言,2018年也是“创世纪”的一年。反对党竟然能联手打败以巫统为主的国阵,为这个国家带来新的一页。
希盟(由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和土团党组成)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脱颖而出,取代了执政63年的国阵。
原本人民在欢欣之际,希望能带来新生的马来西亚,以有别于被指责贪污成风的旧政权。
虽然在2018年,希盟冲走了国阵,也几乎冲走了巫统,一切似乎是新的开始。然而步入2019年我们已看不到新气象,新思维和新宏愿,而是在短短的半年内,执政的希盟把人民带回到从前。从前是巫统人在斗,马哈迪对安华,后来也是马哈迪与安华在斗,直到前者在2003年卸职为止。
吊诡的是,2018年的政局又是马哈迪与安华再次碰头。虽然不再是相互对峙,而是相互携手,但执政之后,希盟内部的失调与斗争已逐渐明朗,又是马哈迪与安华的角力战。这样的兜兜转转,也不论是谁笑到最后,国家的元气也因人事不停止的斗争受到极大的伤害。
可惜的是,转入2019年马来西亚的政治还是起伏不定的。这一回巫统只扮演添乱的角色而真正的内斗是在希盟内。
不论是马哈迪、安华、阿兹敏及希沙慕丁等等,有谁不是来自巫统的?他们只是换了旗帜,传承的仍是巫统理念的延续,至多只作必要的调整?
无论如何,从国外到国内,2019年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是变动的一年,更是迷茫的一年。没有人知道新的一年是好年或是苦难的一年?正如谁也不知道美国选民会选了怪人特朗普在世界呼风唤雨?谁也不知道马哈迪以92岁高龄重返政坛二度拜相?
也许2019年会发生想象不到的大事。
刊登于2018年12月31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