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7

萨达姆是一个怎样的人?

在舆论界中,被处死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胡先(Saddam Hussein)是“罪有应得”,而在美国人及其敌对派眼中,他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浑蛋,“死有余辜”。到底萨达姆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是“烈士”或是“恶魔”?或者我们可以从其生平中找到答案。

出生于1937年的萨达姆,其童年是悲惨的。他是他母亲的遗腹子,因此他的叔叔娶了他的母亲后,也成为他的继父。在10岁那年,他离家出走,得到舅父的收容。开始了长达24年的“反叛生涯”。间中他在巴格达进入中学,对历史和古兰经产生浓厚的兴趣,孕育了他的狂热的民族主义思想。

对此,我们有必要追述萨达姆在参政前的伊拉克社会状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18年),英国控制下的伊拉克选择了亲西方的费萨尔胡先成为伊拉克国王。在1932年成为独立国家。在费萨尔国王的残暴统治下,全起用逊尼派的回教徒,排斥什叶派人于主流之外,且对库尔德人进行压制(这一段历史十分重要,它显示属于少数派的逊尼回教徒,控制了伊拉克,对日后的政局起了决定性作用)。1936年,国王的陆军将领西德奎迫使国王交出权力,自任总参谋长,大权在握,并委任苏莱曼成为首相,启开了军人干政的风气。

1958年,卡西姆将军(另一位将领)发动政变,干脆推翻费萨尔王朝,建立伊拉克共和国。他的政策靠向苏联,引致英美的不满,决意支持一股反共的力量来推翻卡西姆政权。这股力量就是于1947年在大马土革(叙利亚)正式成立的复兴党,并在50年代把势力导入伊拉克。

萨达姆就是在1956年(时19岁)加入复兴党。1963年复兴党协助发动政变,推翻卡西姆。初时萨达姆保持低调,专注于党务工作。不久之后,复兴党大权旁落。1968年复兴党与军官串谋再搞政变成功,这个时候萨达姆已是接近权力核心,出任总统的巴克尔是他的党兄。他因而成为革命理事会副主席,专心掌控情报工作。

为了取信于巴克尔,萨达姆安排其女儿及儿子与巴克尔的儿女成亲。这种姻亲关系,巩固了萨达姆的政治地位。他进一步导向军事主政。由于他的反共政策,他获得了英美国家的支持和容忍。

1979年,他搞了一个宫庭政变,迫使巴克尔退位。就这样,萨达姆成为伊拉克新总统,又是复兴党秘书长和三军统师,集党军政权力于一身。在取得绝对的权力后,萨达姆展开血腥的镇压和消灭敌手的行动。正如费萨尔国王一样,以逊尼派统领整个伊拉克,将北方的库尔德人杀害,又极力排斥什叶派人。

刚好这一年在伊朗发生宗教革命成功,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国王,什叶派全面掌控伊朗,这对逊尼派的萨达姆极为不利,于是在1980年发动两伊战争。双方一共打了8年才告鸣鼓收金,但彼此已是筋疲力尽,这正是美国所乐意看到的。

未想到萨达姆没有从中得到教训,他还以为虽然打不下伊朗,但可以振振有词拿下另一个小国科威特。所持理由是在历史上,科威特是属于伊拉克的。他有“正当的理由”将它并吞。于是有了1990年入侵科威特之战。这一下子,美国再也不能容忍,国际舆论更讉责萨达姆乱来一场。波斯湾之战又狠狠教训萨达姆不得不退出科威特。

他最大的败笔是从一名“反共份子”逐步地变成一名“恐怖份子”。在反共的过程中,他得到英美的支持;在转向与宗教狂热份子结合后,他的“恐怖形象”始终得不到世界的谅解与认同。他成了“孤家寡人”。所谓“失道寡助”成了他在千禧年后的写照。他一头栽进宗教的狂热中,还自以为伊拉克所需要的是这样的“一代狂夫”,没有人再可以取而代之。偏偏美国不信邪,也就在2003年借反恐之名,把萨达姆打得落花流水。

如果他在战争中死去,或许还会被其同路人视为“烈士”,但他却贪生怕死而成了俘虏。当这一切发生时,萨达姆的形象,尊严和个性已荡然无存。他为自己挖掘了坟墓。正因为他气数已尽,美国才敢公然地同意亲美的伊拉克新政权将他问吊。他当然有罪,也有残暴的一面;同样的,美国也难逃打恐打到昏头转向,失去理性的不人道责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