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9

今年国庆:阐述一个马来西亚 (现代春秋)

今天是马来西亚独立五十二周年,殊值庆贺。但马来西亚这一路走来,并不平坦,也面对诸多风浪,所幸国人都珍惜得来不易的成果。马来西亚才得以在民主的进程中建构一个现代民族国家。

不过,如果我们不记取历史的教训,而采取偏激的手法应对国家的政治课题,它将会破坏国家的和谐与安宁。因此在国庆日回顾过去,当可更好的瞻望未来。

首先我们要记取这个国家是怎样取得独立的。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1945年)卷起的民族解放运动也引发马来西亚的人民参与其中。但贴切地说,在当年我们所说的是马来亚而不是马来西亚。

马来亚原先是一个地理名词,它是由马六甲王朝(公元1402年建立)衍生而成的。后来在马来半岛内,先后归纳下存有9个小王朝(即九个州有苏丹制度),它也成为这个国家独特的历史标记。当英国在1874年通过邦咯条约将权力伸入马来联邦内陆后,并没有取消这样的苏丹制度,而是让它保存,但行政权力归英国。

英国之所以在马来亚建立起殖民地乃始自1786年英国莱特占有槟榔屿后,发现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因而有1819年英国莱佛士(原在槟担任总督秘书)开辟新加坡,接着英国人就野心勃勃地要占据马六甲。于是在1824年与荷兰交换土地(让出苏岛明古连港予荷兰,换取荷兰让出马六甲)后,便在1826年将槟城、新加坡与马六甲组成海峡殖民地,以便对马六甲海峡实行直接的控制权。

由于马来联邦内部的政治变化,包括来自暹罗的威胁和来自苏门答腊的威胁,9个小王朝也就以接受英国的保护而继续拥有宗教的行使权。因此在战后英国为应对民族解放运动的压力,乃在1948年同意将马来联邦内陆的9个州(拥有9个苏丹或拉惹或严端)连同海峡殖民地的2个州,合共11个州组成马来亚联合邦(不包括新加坡在内)。就这样,当马来亚联邦于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时,它是指这11个州组成的国家而言。

1961年,当时的马来亚首相东姑突然提出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开始将东马的北婆罗州(即是今日的沙巴和砂拉越)纳入马来亚的视线中。东马之所以被提及是因为它也是英国保护的地方,也即是英国的殖民地,只要英国同意,它是可以被并入马来亚联合邦之内的(1841年英国布鲁克家族占有砂拉越;1881年英国控制沙巴)。

当时英国人还有一个构想,就是把马来亚扩大成马来西亚联邦,容纳新加坡、沙巴、砂拉越及汶莱进来,形成一个更大的版图,而以马来亚联合邦为行政中心和权力核心。

虽然东马人对加入马来西亚有不同的看法,但在英国政府看来,通过这种形式让东马也成为独立国的一部份,是适应民族解放运动的要求,何来反对之理(英国人的议程不同于左翼运动议程,它是要将东马归入保守的马来亚体制中,以钳制左翼势力的坐大)?

就这样,在1963年9月16日,沙巴和砂拉越成为马来西亚的一部份。新加坡原先加入,但在1965年8月9日退出成为独立国。而汶莱也没有加入,后来自成一国。

马来西亚经过调整和变化后,保留今天的格局。这之中东西马有一个打不开的心结:西马人认为是东马加入马来亚而成为马来西亚,因此应以马来亚的独立日为马来西亚的独立日,一切以西马为导向;而东马人认为他们是在1963年才加入马来西亚,在这之前,他们对马来亚没有概念,怎能把独立日推前庆祝呢?其中的争执点在:西马认为是东马加入原本已独立的马来亚;而东马人坚持是与马来亚合并成马来西亚国,应以916为国庆日。

于是两地的人民一直未能就独立日取得共识,但这样的争执也不是什么原则问题,只是属于情感上的归属。只要中央政府协调得当,订8月31日为国庆日,又订916为马来西亚日,两大节日同时重视,先后庆祝,也能矫正东西马人民多年累积下的心理失调。

在这方面,我国新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是十分重要的演绎。作为新首相的第一个国庆日,纳吉如何让人民解读他的一个马来西亚及其八大价值观是当务之急。他必须要以开明和公正的思维来促成东西马的合二为一,也唯有这样,马来西亚的国庆日才被赋入新的活力和新的生命力。就此来看,今年的国庆日,不管庆祝的模式大或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纳吉如何释放出“马来西亚只有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只有一个归宿”,“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而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国家,不属于单一种族的。当人民都有共识之后,马来西亚就肯定有一个团结与和谐的未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