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0.09

从林苍祐到翁诗杰 马华50年来的沧桑与伤痛 (现代春秋)

马华公会双十日的特大让马华再一次徘徊在政治十字路口,没有舵手固然不行,但如果没有强势的领导也一样走不出困境。这就是今天马华面对的危机和挑战。

由于翁蔡齐走,马华公会第一次遭遇群龙无首的窘境,即使马华很快地在党内填补这个真空,但能否稳定大局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马华的未来走向还要看中委和中央代表怎样走下一步棋?

其实,我们如果回顾马华公会走过的不平坦道路,就不难发现每一次党争过后,马华就少了一些什么似的;或在大选时面对严重挫折后,也会少了些什么?究竟是少了什么,大家也没有刻意去调查或将之胪列下来,心里总是觉得好像尊严少了点,又好像地位也降了点。这就是马华在不知不觉中失掉的党的权威。以下的历史告诉我们这些年来马华的变化:

1. 先说马华的第一个党争始于1958年。这一年林苍祐初生之犊不怕虎,竟敢向创党会长陈祯禄叫阵而胜出。表面上看来,仅39岁的林苍祐胜得风光,也成为马华改革的旗手,但实际上埋下了党争的导火线。事缘在1959年,林苍祐代表马华向联盟提呈一份政治备忘录,要求在大选时,分配马华1/3的国席,以便将来修宪时,马华获得征询。讵料此函在后来被外泄公开而掀起轩然风波,变成林苍祐与东姑的直接斗争。这个时候陈修信一派是与东姑站在一起的,也就将林苍祐边缘化了。
尽管他是马华总会长,但候选人名单全由陈修信一手操办,也就把马华中委及林苍祐蒙在鼓里。可怜的林苍祐竟不是联盟的候选人,这对马华来说是一个“奇耻大辱”,但又是谁造成的呢?还不是马华自己人在整自己人。自此之后,马华在联盟的地位有了变化,不再是平等地位(原本与巫统是各派16人组成而国大党6人)。

林苍祐在党争的失败和退党是马华公会让步政治的开始。虽然在这之后陈修信在马华党内建立起个人的权威,但在马华之外,马华总会长已不是什么权威角色了。

2.陈修信在1959年气走林苍祐后,已是马华实权老大,虽然他在1962年才正式出任总会长,但马华在他的领导下是备受争议的;尤其是在华文教育及文化课题上,他总是让华社失望多过希望。最严重的莫过于1969年大选前,陈修信的一句话“独大的成功,犹如铁树开花”(虽然后来陈修信否认有说过此话,但伤害已造成),给马华带来难以评估的损失。选举结果马华只剩下13个国席(参选33席)。不仅颜面尽失,也在华社中备受责难。

最不幸的是在大选后,竟爆发“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导致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直到1971年国会民主才重开,但此时的马华公会又再降了一级。总之,在陈修信领导下的年代,马华被认为先后降了两级,已使到马华再也不能声称它是代表华人的唯一政党,因为在巫统领导下的联盟已扩大阵容组成联合政府,并在1974年将联盟更名为国阵。国阵的出现意味着马华的地位有降无升,它不但需要与民政党“分享”代表华人的权益,而且也多了一个人民进步党(也有华人议员)插足其中。这就是说,在执政党的门户开放下,马华受到的伤害越深,这也是为什么陈修信不得不在1974年辞职及接班的李三春选择最后加入国阵的成员党的因由,因为他知道马华不再是联盟时期的马华,对外有行动党,对内有民政党。

3. 1974年上位的李三春确然很想干一番事业,重整马华的权威,但此时他所能斗争的对象也只有民政党。就这样从1974年到1978年到1982年的大选,李三春起用了林建寿咬着林苍祐不放,企图把后者拉下马。可惜林建寿功败垂成,首席部长梦破灭,李三春也无可奈何。加上马哈迪的崛起(1981年出任首相),也加速了李三春的引退(1983年)。他留下的是一个有起色的马华,但不是回到从前的马华,陈修信时代消磨掉的,他也要不回来。

4.未想1983年李三春的出走,给马华带来灾难性的打击。上位的梁维泮不理三七二十一的把李三春的爱将,包括陈群川、林良实及李金狮等人杀出马华,以为从此天下太平,可以进入梁维泮的时代。岂知这一开除引来中央代表的群情沸腾,弄得梁维泮派坐立不安,最后在1984年的特大被迫收回成命,复又在1985年的党选被陈群川派击退。

当时马华党争经过一年有余的纷扰虽然已告结束,但马华元气大伤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个时期的马华已无暇对付民政党,单是清理党内的问题已是够多。抑有进者,此时陈群川鼓吹的华人大企业及合作社运动已开始出现问题,果然在1986年大选后,蝉联国会议员的陈群川已无望进入内阁,等着他的是监狱的牢房。他的商业罪案也宣告所谓“政商合一”理论的破产。马华公会因为陈群川的案件而背上政治十字架。

虽然1986年后掀开林良实的时代,但“话到唇边留半句”的林良实,以其圆滑的政治策略驾驭马华公会17年,是直到今天为止在位最久的总会长。在操控人事方面,林良实是出神入化的,比起历任总会长,他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良实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也让马华在下来的大选中安然过关。因为马华在国阵的格局已告定型,以致马华在多年熏陶的下,也只有默默承受。

2003年林良实的退位与黄家定的上位,虽和平过渡,但也无法扭转马华在国阵内的滑落地位,即使黄家定喊出了“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的口号(确实感人,也只有黄家定是第一个政治人物敢于完整把这句话挂在口角上),也挽救不了马华在2008年大选的厄运。一场308政治大海啸冲走马华的半壁江山(只剩15国席),也带走黄家定的春梦,留下无限的遗憾在胸中。

带着遗憾与无奈,黄家定在2008年把棒子交给翁诗杰,没人想到只是一年的光景,翁诗杰就玩完了。他的改革蓝图也只好随着双十海啸束之高阁,这也是党争带来的结果,也许是翁诗杰人生的最大败笔。

由上观之,马华每换一次班,或在大选中受挫,就折兵损将,或在地位上退多进少,308大选后我们看到的马华就是这个样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