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10

中道大马VS一个大马 (现代春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提出的“中道马来西亚”新口号可以说是对首相纳吉于2009年4月上台后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的回应。虽然这两者之间看不出有什么大差异,但由于政治理念的不同,也就不可能在现阶段走到一块,而是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冲撞。至于谁消化谁或那个理念会占优势,倒是一个值得探讨的严肃问题。

先说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它涵盖了8个领域的策略,并侧重在“人民为先,马上表现”,希望能一洗308政治海啸后国阵所面对的颓势,而他的口号最直接的是针对东马的两州的一些抱怨,决心以一个马来西亚来安抚和争取东马人民与国阵站在一起,不受安华在2008年鼓吹的“916”变天论的影响。在这方面,中央政府也已宣布916为公假,用以重视东马人民的感受,因为一路以来,东马人民一直认为9月16日才是他们的独立日(1963年起)。

虽然西马人民公认8月31日是国庆日,且国家的独立是从1957年算起,但纳吉为了不让反对党“抱走916”的彩头,“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的出台就成为不可避免的政治策略了。因为东马的沙巴国席有25个,国阵就占了24个;而砂拉越有31个国席,国阵也占了30个,成为国阵的“定期存款”;再加上柔佛(国席26,国阵占24席)与彭亨(国席14,国阵占12席)仍然是国阵的票仓,基本上稳住了国阵在中央的执政,以140席对民联的82席。这就是纳吉“一个马来西亚”的最重要的政治议程。必须注意的是,国阵在140席中,巫统占了79席,相等于国阵议席的2/3;再者巫统参加117席竞选,也胜了76%强。相对来说,巫统并不是输家,而是认为被友党拖累失掉4州政权(后来勉强夺回吡叻,但乱局始终是一个心结)。

由此来看308的大选结果,巫统继续成为最大的操盘者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在友党的表现差强人意下,变成巫统在国阵内扮演一个尴尬的角色。但与其要求友党自我改造,不如巫统先下手为强进行兴革。于是中央政府的各项经济政策废除固打限制和提供紧急援助配套,成了纳吉的新招牌,也在“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下扳回局面,声望有所提升。可是最近又因“阿拉”字眼的风波,使到政府处于窘境也是始料未及的发展。虽然局面已完全受控,民间没有巨大的反弹,也提供空间予政府与宗教相关单位一个喘息的机会,但双方寻求和谐方案则完全是必要的,以制止极端份子节外生枝挑起事端,破坏种族与宗教的和平气氛。

因此在这个时候,作为民联其中一个重要成员的行动党借1月17日的党代表大会,由林冠英抛出的“中道马来西亚”是在投石问路,以试探中央政府的反应。

林冠英基本上是根据去年12月17日民联三党代表大会所达成的八大政纲的内容作出相应的调整,以安华经常强调的公正中庸抗拒种族主义及哈迪阿旺的回教与世俗的相容的理念采合而成为一种新口号“中道马来西亚”。

尽管“中道马来西亚”的口号因表达尚欠圆满,存有争议性,但公正党的再益(前首相署部长)赏识林冠英的建国新取向,以刷新我国的教育内容和检讨过去的分而治之的政策。而且这个口号与美国尼克逊总统在60年代末及70年代初提出的“中道美国”(Middle America)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这方面,虽然回教党尚未直接表态,但从最近回教党针对“阿拉”字眼的平和反应审视,它也在进行转型,以适应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如果民联三党能推心置腹加强合作,它们可以在政治立场上表达出与国阵的治国方略的不同。如果说国阵一向以来是中间偏右的取向,那么民联是否是中间偏左的?

林冠英的“中道大马”显示不出明显的政治立场,也许他还需要时间与回教党取得共识。倒是行动党的社青团团长陆兆福比较坦率地表明行动党是中间偏左的政党。

如果按照民联政纲中的通过民主落实人民契约来考察,民联最终导向中间偏左的路线是可以预期的。因为不论喜欢与否,民联先要有政治立场与国阵争一高低,不能只讲“中道”而不讲立场,这会使本身迷失在政治方向中。

无论如何,不论是国阵的“一个马来西亚”或行动党的“中道马来西亚”(或在将来也成为民联的理念)都有其交叉的地方,也会擦出火花相互撞击。孰优孰劣,要经过一个较长期的斗争才见端倪。但归根究底,只要它们以民为重,顺民心意,那将是人民之幸。由此来看两线制(如果是稳固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刊登于2010年1月25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