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10

马华的“悲欢离合” (现代春秋)

马华公会走到今天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时空的偶然。它的必然是因为马华从60年代开始就是在乱中生存和发展的,甚至有时是乱中取胜的。因此马华不怕乱,只怕太过风平浪静,变得无事可争和无人可斗。而它的偶然性是因为没有人想到在308政治海啸及马华改组后,竟是越改越乱,乱到劳动已退隐江湖的“政治师父”黄家定下山“收拾残局”;当然也连带要“重整党威”。这真是始料未及的头一遭。至于成效如何,我们一时看不出来,不妨拭目以待。

不过回顾马华的分分离离与周期性的大斗和小斗,倒是很有现实及教育意义的,而在这个过程中,竟可以用四个字来总结马华公会一甲子的历史,那就是“悲欢离合”
它的一匹布长的历史是这样浓缩的:

(一)悲:1949年是华人的梦魇的开始。英军事政府不分青红皂白将全马50万名华人驱赶入“新村”(用铁刺网围起来),其目的是要切断华人对马共的资助和援助。但英国人反过来又假好心地鼓励华人成立马华公会,以援助陷入水深火热的华人,当然条件是扛起反共大旗。就这样陈祯禄在那一年成立马华公会了。它在乱世中诞生,也在苦难中挑起民族大业,因而注定马华公会是一个悲情的政党。

(二)欢:1953年,马华公会在一念之间与巫统及国大党合组成联盟。所谓的一念之间是因为陈祯禄及林苍祐从一开始(1951年)是支持拿督翁脱离巫统另组马来亚独立党的。后来在1952年的隆市议会选竟撮成马华与巫统合作而打败了拿督翁的马来亚独立党,也改变了马华公会的命运。
这个时候,马华公会是充满欢愉和团结的,因为它要面对1955年的独立前普选,因而有了陈祯禄在1954年邀林苍祐及少壮派加入马华的大事。他们在1955年赢得独立前的国州选举而跃居成第一大党,把拿督翁的国家党(1953年马来亚独立党易名为国家党)打得落花流水。

这一年陈祯禄也代表马华参加与马共华玲和谈的谈判。虽功败垂成,但也提升马华在联盟的地位(国大党未有代表参与)。

1957年马来亚独立,马华公会意气风发,既是中央政府重要伙伴,也在槟州成为主导政府。1958年林苍祐扛着改革大旗夺得了马华领导权。他的革命性的手段给马华带来震撼性地改革,但也是林苍祐厄运的开始,他被排斥出主流派,东姑选择与保守的陈修信合作而一脚踢开林苍祐派。虽然在1959年的大选马华面对严峻的挑战,但还是过关,参选31席,胜了19席。陈修信也因之稳坐第一把交椅。

(三)离:1959年大选过后,林苍祐辞总会长职。1961年正式退党。第二年与退出马华的一方盟主共同组成民主联合党,地点在芙蓉。因为与林苍祐站在同一阵线的陈世英及郭开东以独立人士的身份赢得国会议席,且又于1961年的芙蓉市议会选举夺得控制权。这意味着甫成立的民主联合党一下子有两名国会议员和控制一个市议会,势力不可轻视。

林苍祐这一招是回应陈修信对他的背叛,也是马华公会分裂的开始。有人形容民主联合党(UDP)是小马华也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其政纲是多元路线的。

正因为要取得突破,林苍祐在1968年合创民政党而大胆地解散了民主联合党。这一改也改变了林苍祐的命运,他在1969年大选后成了槟州的首席部长。

更加气煞马华的是林苍祐在1972年率民政与巫统组槟州联合政府,并在1974年加入联盟扩大后的国阵。林苍祐通过巫统“回家”(成为联合政府一员),也给马华带来愤慨与不安。其第一大手笔就是将陈修信开除的林敬益等人吸收到民政党(1973),使到民政更像另一个马华。陈修信也因形势比人强下不得不退休(1974),换上了李三春。

李三春在国阵内也占不了便宜,反而被林苍祐的回马枪杀个措手不及,那就是在1979年党选失败的曾永森及其大批人马在1981年集体加入民政党,这样一来民政党不再是小马华,简直是马华第二。这种情势的转变,正告马华公会因林苍祐的反击而处于严重的分裂状态。

(四)合:但是李三春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在曾永森入民政后就咽不下这口气而决意用另一个绝招来回敬林苍祐。因而有了1982年大选时,林苍祐与林建寿争夺首席部长的故事。虽然林建寿败下阵来,但李三春做到自曾永森事件后,马华基本上已停止跳党风潮,也不再给民政“反客为主”的在国阵取代马华或挤下马华的机会。换句话说,李三春“捍卫了马华的老二地位”,但捍卫不了马华在内阁中的实权地位。于是有了1983年李三春离党出走的故事。

李三春这一走,竟引发马华激烈的党争,也是马华创党以来最针锋相对的斗争。即便如此,它也为马华开创另一页历史,那就是马华内讧和内斗并没有发生集体退党另起炉灶的大事,而是失败的一方退出政治舞台。例如梁维泮让路于陈群川。自此之后,马华即便有党争,也不再发生退党事件。例如李金狮斗林良实以失算收场后退隐政坛;林亚礼斗林良实(2003)也以双双退位来解决纷争;又如黄家定和陈广才也在2008年政治海啸后自动下台。这就是说,马华是关起门来大打出手而后分出胜负,但不分裂党。

今天黄家定重入江湖争夺盟主,也是关起门来打架的实例,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翁诗杰与蔡细历的个人恩怨及道德论引发的,结果在“两败俱伤”下又要来一场三角或三角对决决斗,。但不论结果如何,马华三派中的任何失败者看来没有一个是林苍祐第二,给马华狠狠的反击,因为不容易找到另一个平台。可能只有李三春第二,来一个急流勇退,但也留下解不开的死结。因此马华新一章该如何跳出历史的悲咒,不再轮回“悲”的起点,就看新领导人如何整合了!

刊登于2010年3月2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