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0

今年不大选,明年露端倪 (现代春秋)

马来西亚刻下一个备受关注的课题是全国大选会不会在今年举行?如果会的话国阵有多大的把握把失去的城池要了回来?如果不是的话,那大选又落在什么时候?

按照一般的推理,马来西亚的历届大选都是在四年至五年间举行,没有少过四年就举行选举的。因此来届大选应该在2012年或2013年举行是比较合逻辑的。

不过,近日有人根据纳吉的讲话而认为大选会提早在今年内举行,例如理大教授阿末阿多利预测大选不是在今年杪就是在明年初。他认为一般上一位新领袖上位后是需要通过大选的考验来证明其实力的,纳吉也不会例外。这个说法有一些根据,但不符合规律,虽然胡先翁,马哈迪乃至阿都拉上位后不久就举行大选,但敦拉萨则是按时间表来举行大选(1970年任首相,1974年大选)的。因此纳吉多数会根据他的父亲的时间表来筹划大选,但也不能排除他在明年放胆一博(打破常规),以确定他的领导地位。这也是有蛛丝马迹可循的。其一,纳吉要求国阵的成员党停止相互倾轧,而是矛头对向民联。虽然他知道国阵成员党存在各项问题无法妥善解决,但他还是要成员党以大局为重,以和为贵,但国阵面对的挑战不是内讧或四分五裂所致,而是一个政党在位太久了,自然衍生严重的弊端造成选民的反感,也就发生了308政治海啸。

现在经过两年大选后,国阵面对的问题也不是成员党相互对峙,而是这两年来国阵改了没有?又改革了多少?在这方面,纳吉说他从世杯中获取灵感,即“守久必失”的道理,因而敦促国阵向民联反击。

其二,在目前来说,国阵的反击是强烈的,也震荡得民联内部有些动摇。最明显的是公正党的议员跳槽的跳槽;唱反调的唱反调,似乎步伐不大一致。虽然公正党的议员退出公正党后没有直接参加巫统或成为国阵成员党的议员,但他们的“中立亲国阵”的立场是昭然若揭的。吡叻州政府的失去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发生的。

由此来揣测,如果巫统认为再夺回吡叻州后,现在又有机会从民联手中奋回雪州和吉打州,那他将大选稍为提前也是极可能的。只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的迹象显示民联会丧失雪州和吉州政权,纳吉也就无需冒这个险,在今年内孤注一掷,反正他仍有大把时间掌控中央政府,无需急于一时的“迫不及待”的夺权。

在这方面,我们也注意到民联内有人建议不妨将四个州的州选题早举行,以给国阵一个压力。提议人是回教党丹州行政议员胡桑慕沙,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也存在着风险。因为这将给国阵充足的条件通过中央政权占优势。

不过,胡桑慕沙的独特见解是,若四州先选,自会逼使国阵与民联协商大选日期,也就不再成为首相的特权,只由一人掌控大局。

虽然如此,我们还是认为四州先选的意愿还是不易落实,这也牵涉到统治者的意愿,如果他们认为无须“劳民伤财”,则会给民联劝告。

无论如何,大选的日期将会视砂州的州选举行后而定。砂州的州选在2006年举行后,可以拉到2011年才举行。但一般上认为砂州的大选将会在今年内完成,以让国阵根据州选的结果来制定它的下一个行动。

就我们看来,对国阵或民联都较为公平的是:最早的大选应是在2011年或2012年,因为双方都需要时间重新确立彼此的政治定位。纳吉要完成他的“一个马来西亚”的梦,他需要通过选民的考验。反之安华也因处在风雨之中,更需要通过大选来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机会“迈入布城”?当下不论是国阵或民联,不稳定的因素都笼罩马来西亚的上空,解决僵持的局面就是双方再行开打。唯有一决胜负,才能使马来西亚政治尘埃落定,否则马来西亚政局仍是动荡不安的。这样看来,比较适当的大选日期应该是在明年而不是在今年。

刊登于2010年6月28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