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11

马华的槟州大会或中央大会?(现代春秋)

在8月6日举行的槟州马华代表大会的新闻中,出现一张十分醒目的照片,内中的人物从左到右有颜炳寿、廖中莱、蔡细历、黄燕燕、江作汉、林祥才、曹智雄及魏家祥共同举手为槟州马华造势。如果不是详读新闻内容,我还以为是马华党中央大会,因为站在讲台上的个个都是中央领导,没有一个是槟州的领导,真叫人感到纳闷。这个槟州代表大会真的代表了槟州的马华吗?如果是代表槟州马华,为何没有一位是来自槟州的领袖?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且让我们先从照片分析。这8个人中,除了林祥才一人是槟城人外,其他皆不是槟城人,但林祥才的身份是中央领袖兼雪州主席,而不是槟州主席,因此它给人的印象是:如果不是开槟州马华大会,那么就是槟州马华已被中央接管了?

这后者说的有其道理,目前的槟州马华主席是黄燕燕,她不是槟城人,而是彭亨人,也是中央副总会长兼旅游部长。只因为她是2010年马华改选后才被委为槟州主席,所以才成为槟州的“老大”。这位槟州“老大”是否称职?或与基层联系不够?我们不愿置评,但我们要从历史中回顾槟州马华的“沧桑”。

在最初的时候,即独立前,槟州马华的主席是由商界闻人担任的,而且以槟州中华总商会的领导为准,先是吴瑞琴(商会会长),后是苏承球(商会会长),再后来是岑亚就(商会副会长)。由此来看,早期的槟州马华是不折不扣的资本主义政党。那个时候(指1957年独立到1969年的12年间),担任槟州首席部长的是马华的王保尼,但他不是槟州马华主席,因此首席部长控制不了党务,这勉强叫做“党政分家”。

来到李三春当权时代(1974-1983),他的策略是较为出位与打破传统的。在1977年时,他大胆地起用原左翼领袖(社阵秘书长)林建寿出任槟州马华主席,令许多人大跌眼镜,也在马华党内造成一定的冲击。但李三春拒绝理会党内的反对声音,他更进一步在1982年扶持和支持林建寿向林苍祐逼宫,以期有机会取代林苍祐成为首席部长。讵料天不从人愿,林建寿在1982年的大选跌马,从此与首席部长失之交臂。而李三春也在1983年突然“解甲归田”,也间接影响到林建寿的政途。他在1983年李三春走后转而支持梁维泮的领导,但在1985年粱维泮在党选中被陈群川打败后,林建寿也就失去平台而辞槟州主席职。

在李三春之后,先是梁维泮上位(1983),后是陈群川上位(1985),槟州马华也已改由李永枢(李三春的人马)担任主席,此时曾是李永枢上司的林良实已在党中央扎根,他在1986年陈群川出事后,升任马华总会长。1986年也是选举年,李永枢因弃州攻国失败,事后向林良实请辞,结果因长期与林良实不咬弦而马上被接受,旋委任吴友力成为槟州马华代主席。

1988年林良实委任他的心腹石清霖成为槟州主席。由于他的“好好先生”的形象,再加上被林良实强力支持,也就没有人敢动他的地位。身为槟城人的石清霖,从1988年到2002年担任槟州主席是“风平浪静”的,前后达14年,是在位最久的槟州主席。

2002年,时来运转的黄锦鸿被石清霖提拔成为槟州主席,但他上任后也引发党内的斗争加剧。

2004年大选后,黄锦鸿虽然在大选中获胜在被委为副部长,但他在党内的地位已不稳。

此时,已上位的黄家定(2003年)认定黄锦鸿若不卸下槟州主席职,党内的危机将提早爆发。在此情形下,中央显然已“接管” 槟州,委派交通部长也即是马华署理总会长的陈广才出任槟州主席。这种“大拉人”做“小位子”的安排。据黄家定的解释是绝妙的配搭,即用陈广才与许子根合作,显得等星齐欢,皆为党的第二把手及部长级人马(那一年许子根仍是民政署理主席)。

可是在2008年大选后,马华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后,不是改头换面用回本地人挂帅,而是仍由中央接管,改派廖中莱坐镇,取代已退休政坛的陈广才。这种中央换中央的策略毕竟非长远之策,但又不能从槟州马华内挑出领导人,也就听之任之,随中央的舞步起舞。

当2010年翁诗杰败给蔡细历后,上位的总会长改用黄燕燕,而不是廖中莱,个中原因也只有蔡细历知晓。

黄燕燕继承了陈广才和廖中莱的精神,“领养”槟州马华,也就出现了州代表大会变成中央大会?现在一个迫切与紧要的问题是:为什么马华不能像过去李三春时代,只担任槟州主席半年左右,马上将它抛回给槟城人林建寿接任;而现在的马华经过7年了,仍无法找出一位槟州主席,实在说不过去,也难以令人信服。

这样一来,在“天将”当道的时代,槟州马华要打翻身仗是否更加容易或困难重重,也是见仁见智的。虽然蔡细历有指责槟州马华搞帮派和勇于自我内斗,并公开指明下车的人,但这也不是解决槟州马华问题的方案,因为没有人知道在中央领袖忙得不可开支下,他们又如何能搞好槟州马华的党务?这才问题的症结。

有鉴于大选的脚步已越来越近,马华拿什么筹码翻盘?倒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大问题。

刊登于2011年8月15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