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11

政治人物的“更年期”(现代春秋)

每一位政党领袖都有过跌岩起伏的经历,有时在跌倒后痛彻心肺,甚至因失败或挫折而一时看不到未来。这样的苦难时日,我们称之为困境。如果有关者不因此退出政坛,我们可以形容为他陷入了“政治更年期”,处境尴尬与不安。

就拿当今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来说,他是其中一位曾面对政治更年期的人物,虽然论实际年龄,他出事的那一年(1998),在生理上正好风华正茂;但在政治上却不幸跌进政治更年期。事缘他在1995年被控触犯煽动罪,起因于他在1994年为一位马来少年打抱不平,指她遭政治人物性侵犯,结果惹上官司。事后他又被加控触犯印刷与出版法令,指他发布“虚假消息”,特别是使用“监禁受害者”的字眼来形容受性侵犯的受害者。

经过多时的审讯,林冠英在1998年被判刑18个月,失掉国会议席。待他在1999年8月提前出狱后,他已经是一位平常人;更因法令所限,他不可以参加1999年及2004年的大选。因此,从1995年面对官司到2008年的整整13年间,林冠英是活在政治漩涡中,无法把握未来。

如果说这13年是什么样的痛苦,那只能用政治更年期的苦不堪言来形容。

另一位陷入政治更年期的人恰恰就是林冠英的父亲林吉祥。他应该做梦都没有想到竟会在1999年的大选上演滑铁炉,首次失掉国会议席,变成一个普通的政治人物。

这一年他刚好58岁,在生理上或还是很硬朗,但在政治上,他遭遇了“政治更年期”。从1999年到2004年的5年间,虽然林吉祥仍以行动党主席的身份东伐西征,经常在全马巡回政治演讲,而毫无倦意,但因为失去议员光环,林吉祥的光芒大不如前。

所幸在2004年的时候,林吉祥当机立断转战怡保,告别伤心地槟城。由于判断正确,林吉祥又再东山再起,当选国会议员,结束了5年的政治更年期。

正因为这一对父子经过挫折与低潮的磨练,终于在2008年的大选敖出头来。林冠英成了槟州首席部长。有一本书《铁窗首长》讲的就是林冠英的政治更年期的故事;而林吉祥也因308的政治海啸,再次跃居成为行动党的国会领袖,代表行动党成了民联的三大巨头之一。另两个巨头是公正党的安华与回教党的哈迪阿旺。

无独有偶的,在2008年也有一对政治人物陷入政治更年期的煎熬。先说蔡细历,他在2008年初跌入性光碟丑闻而不得不辞职。从中央部长一下子打回平民身,对于这位原本在官场亨通的政治人物来说,犹如当头一棒,而他也不得不急流勇退。

不过,2008年大选的308政治海啸似乎又救回他已奄奄一息的政治生命。在没有官职下,他竟在党选中脱颖而出当选老二。

由于他与翁诗杰不咬弦,也就在2009年被挤出政治主流,更一度被开除党籍。在获得同情下,蔡细历又获得翻身,作回他的老二。

这位老二在2010年挑战老大翁诗杰而胜出,跃居为老大。但老大的尴尬身份使他在政治活动中阻力重重,他成了不是中央部长的马华总会长。

今天的他表面上看来“卷土重来”,但也有暗淡的一面,那就是因为性碟事件阻止他进入官场,一个不是部长的马华总会长,也如同在政治上进入了更年期,即使有再大的抱负,也受制于历史阴影事件。

因此人们不出奇地发现蔡细历正在打一场生死仗,不单是他政治生命的赌注,也是马华公会的最后一击(正如蔡所形容,未来大选是决定马华是否去“荷兰”的关键时刻)。

另一位与蔡细历同样面对重挫的是民政老大许子根,他在2008年的大选竟出乎意料地在阴沟里翻船,不但本身在国席中输掉,就连他领导的民政党也在一夜之间在槟城被夷为平地。1968年创立的民政党是在1969年在槟城起家的,未想39年的主导政权就这样断送了。这对于刚领导民政党(2007年)的许子根来说,是太伤太重的打击。

不宁唯是,在政治海啸后,许子根也未被委以官职,直到2009年纳吉上台才委他出任首相署部长。但这个没有部门管理的部长只是让许子根有了一些光环,却无法照亮民政党的政途。这就是说,许子根这三年来是生活在“政治更年期”中,即使有部长做,也没有给党带来勃勃生机。如今更是有人指指点点,弄得许子根有些被动。这种被动的局面是许子根及民政党未曾有过的打击,因此民政党在这三年中跌跌撞撞地渡过坎坷的冷嘲热讽的日子。

但不论是蔡细历或许子根,他们今日的困境就是当年林吉祥父子的写照(虽然情势完全不同,但失落与痛心的心情是一样的)。眼看大选又将到了,他们两人能否像林氏父子那样打翻身仗?我们拭目以待。

刊登于2011年8月2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