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11

战前及战后的左翼运动 (现代春秋)

左翼运动是一种思潮,说白了就是开展社会主义运动,以有别于资本主义的政党或说右翼的政党所推动的学说。再往前推,那就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推动和发扬。

自从十八世纪马克思与恩格斯提出了社会主义学说后,它就朝向唯物主义哲学领域发展,而否定或批判了唯心主义。

这就是说,左翼自有其来源,而且是属于国际性的政治运动,它不是孤立的,也不是闭门造车的,因此要了解我国的左翼运动必须要从它的源头探取。

当孙中山在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后,他不是带来社会主义制度,而是在推翻满清封建王朝后建立共和政体,这是归属于资本主义的范畴。可惜的是,辛亥革命的果实被军阀;尤其是袁世凯所剽窃以致孙中山的革命落空而有了第二次的革命(1913年)。

尽管孙中山诉诸的是革命的手段,但他不是左道中人,一心只想振兴中华,也从未“输出”革命。这就是说,孙中山的革命运动不是我国左翼运动的萌芽(虽然孙中山在晚年的1924年促成国共合作而使到其革命染上左的色彩,但基本上他还是坚持其“三民主义”的理念与政策。不幸的,当他在1925年逝世后,国共合作在1927年变成“势不两立”)。

无可否认的,我国左翼运动的萌芽是受到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的影响和冲击。“五四”运动也把马克思主义带入中国和东南亚各地;特别是1917年苏联社会主义革命成功,推翻了沙皇统治后,它就将社会主义思想转成可以向四处传播的运动。共产国际也就在这样的有利环境下成立起来的。1921年中共的成立及1930年马共的成立,都是与此大气候息息相关的。

马共在这之后介入了国际政治运动,马来亚的左翼政治就这样形成了。当1937年日本全面侵略中国时,马来亚和新加坡的民间就掀起了筹款与抗日的活动。陈嘉庚领导的《南侨总会》就是一个铁证。虽然初期陈嘉庚并没有党派色彩而是领导群众支持中国抗日,但后来他也转化成左翼政治运动中的中流砥柱。

最为明显的是,当马来亚和新加坡相继于1942年沦陷而成为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俎上肉时,许多华人参加了抗日战争。马共的转入地下进行游击战不久,也在1943年与英军联手反日与反法西斯的斗争。

因此在抗日战争的年代,不论是中国方面或东南亚方面,左翼政治形成了波澜壮阔的高潮是形势所需,即使是以美国为首的盟军也不得不与苏联合作,与中共合作乃至通过盟国,如英国寻求东南亚抗日阵线的合作,目的就是为了打败军国主义的残暴统治。换句话说,在抗日的年代,左翼运动加入了反侵略,反军国主义,反纳粹的运动中,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这就是为什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1945年)后,左翼政团的势力得以从中崛起,因为它在抗日的过程中得到了“鼓舞”与支持而挑起重担成为抵抗侵略者的急先锋。

因此战后崛起的左翼政团是由四面八方涌来的,除了马共的抗日军有大半(6800人)缴械投入社会,又保存另一半的势力外,另有民主派人士包括受英文教育的左翼份子也组织了左翼政党。例如1945年在新加坡成立的马来亚民主同盟党,以华人为主及同年成立的马来国民党,也都高举左翼大旗,并坚持反殖斗争。

当这两股力量在民间成立了泛马联合行动委员会(AMCJA)及人民力量中心(PUTERA)后,便在1947年汇集成强力的政治核心,在陈祯禄的领导下展开全国性的大罢市,以抗议英国与巫统达成协议,准备推出《马来亚联合邦协定》;这股新兴力量也呈上《马来亚人民宪章》,希望能被英国所接纳。

但在英国军事政府断然拒绝人民宪章后,它就开始向左翼政团开刀,先是宣布《马来亚联合邦协定》在1948年2月1日生效,继之在6月份的时候,宣布马共为非法组织,于是马共又转入地下进行游击斗争。

紧接着,英军事政府大举镇压和逮捕及驱逐左翼人士,更在1948年迫使马来亚民主同盟党“无疾而终”,自我停止党务;又在1950年查封马来国民党,指它与马来亚民主同盟一样,受到马共的渗透。

由于左翼政团受到钳制,右翼政党开始探出头来而成为被英国接纳的政治主流,这包括1946年成立的巫统,1946年成立的国大党及1949年成立的马华公会。这三个政党在因势利导下在1954年组成联盟,全面地参加1955年的独立前的普选。在取得52席的51席下,它跃居成为自治邦政府,也促成东姑领导联盟于1955年杪与马共在华玲举行和谈,因条件不成熟宣告失败。

这个时候,东姑集中其力量争取马来亚的独立,而不让左翼政团干预其中。不过当1957年8月31日的独立钟声敲响的时候,马来亚的左翼阵线又从另外的管道涌现,那就是劳工党与人民党组成社会主义阵线(社阵),与右翼的联盟分庭抗礼。我国的政治进入了一个新的分水岭。(上)

(本文作者于8月25日应21世纪出版社之邀,为吴瑞霭遗著《走上抗日的道路》主持推介礼,并在会上发表《我国左翼运动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专题演讲,这是演讲的第一部分内容的摘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