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11

巴勒斯坦立国无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于10月23日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递交了申请入会书,以成为联合国第194个会员。

当天,阿巴斯也是以巴勒斯坦总统、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的身份,步入联大会议厅,并发表演说。他重复他的前任者阿拉法特于1974年在联大的演讲时的名言:“不要让橄榄枝从我的手中落下。我们的人民正在等待世界的回答。巴勒斯坦人已受够持续60年的苦难,已是到了巴勒斯坦人民获得自由和独立的时候。”

在这方面,阿巴斯的敌对者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领导人哈尼亚表示反对。虽然他不会妨碍阿巴斯倡导“入联”行动,但他指责阿巴斯在联大的演说中擅自放弃历史上巴勒斯坦80%的领土(哈马斯在2005年大选中取得胜利,组成内阁,与阿巴斯分享政权)。

对于阿巴斯的单方面行动,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反对,他说和平不会经由联合国的声明和决议中实现,应由以巴通过谈判来达致。虽然他相信巴勒斯坦人民应争取属于自己的国家,但以色列的国家安全必须得到保证,因为有不少规模更大的国家威胁把它从地图上抹去(这是美国一向来的立场和态度,偏向以色列)。

正因为美国的反对,也会动用否决权阻止巴勒斯坦入会(以色列表示欢迎),因此阿巴斯的动作只能视为另一种博取同情和支持的行动,并不可能通过一纸公文来落实,这是预料中事。

究竟巴勒斯坦为何不能立国?它又与以色列有什么“深仇大恨”?这都是有历史渊源的。

远在公元前一千年,希伯来人在巴勒斯坦(地名)建立了犹太国家。公元前300年,希腊征服了巴勒斯坦。公元前30年,巴勒斯坦被罗马统治。公元130年,罗马帝国大举杀害犹太人,禁止犹太教。从此犹太人成为没有国家的流放民族。

到了公元630年,回教兴起,大批阿拉伯人迁入巴勒斯坦,伊斯兰教也在巴勒斯坦扎根。当这一方的犹太人在流离失所时;那一方的阿拉伯人成为巴勒斯坦的人民。1300年后,也就是在1947年联合国通过一条议决案,将巴勒斯坦分成两个国家,一半归犹太人复国;另一半归阿拉伯人建巴勒斯坦国。联合国在美国的操纵下,通过英国必须在1948年10月1日前结束它在巴勒斯坦的托管;而在两个月内成立一个独立的犹太国和一个独立的阿拉伯国家。

犹太国的面积为1.49万平方公里(占巴勒斯坦总面积56.4%,约相等于25个新加坡);阿拉伯国家的面积为1.12万平方公里,约相等于19个新加坡)。至于耶路撒冷及其附近村镇(约158平方公里)则成为联合国托管区。

在这大好机会下,当犹太人知悉英国提早结束对巴勒斯坦的托管(5月15日),也就在5月14日的午夜宣布以色列国的诞生。犹太人几经两千年的失去家园后,又回到他们祖先居住的地方重建国家。

但在另一边厢,激怒了阿拉伯国家。在埃及的领导下,于(1948年)5月15日展开军事行动,参与的国家还有约旦、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等。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第一次中东战争。

在美国的干预下,责成联合国强制双方停火。虽然在初时阿拉伯国家较占上风,但以色列在西方国家的协助下,得以喘一口气后,于接获西方国家的军援后,又于同年10月把阿拉伯国家打败,以色列的这一胜利也助长了它的威力。

接着,在1956年以色列打响了第二次中东战争,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后来以色列撤出西奈半岛,埃及则取回苏伊士运河控制权,但元气大伤。

1967年,经过10年的“休战”后,埃及封镇阿喀巴湾,以扼住以色列海港的咽喉,作为报复第二次中东战争中的损失。

以色列借此事故又打响第三次中东战争,这一回重创埃及空军,也对约旦、叙利亚和伊拉克展开轰炸行动。

前后以色列只用6天的时间将阿拉伯国家的军力一一击垮,并夺得了约旦河西岸与耶路撒冷的控制权。与此同时,以色列又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原。在这种情形下,以色列扬言1948年联合国规定的边界已不存在,必须通过新的谈判来重新界定边界,不打算退守到原被联合国分配的土地。

于是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又通过242号决议,取代了1947年的181号决议。此时的以色列版图已扩大到20700平方公里,而剩下的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分别被埃及和约旦占有,这就是说,第三次中东战争使到巴勒斯坦支离破碎,而联合国也强制阿拉伯国家必须接受以色列存在的事实,并默认了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取得的领土。这意味着巴勒斯坦人民在两大阵营的交锋下,已成为可怜的俎上肉。

虽然后来又有所谓第四次和第五次中东战争,但性质已有了改变。1973年的第四次战争后改变了埃及的亲苏路线(因得不到苏联的紧急军援,未能打败以色列),转而与美国复交及和以色列建交,令阿拉伯国家为之哗然。至于1982年的第五次战争纯然是以色列先下手为强,向黎巴嫩及叙利亚开刀,指他们为巴勒斯坦武装份子提供庇护。

事实上,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经过调停,局势也有了改变,最明显的是阿拉法特(巴塔赫组织)亮相世界舞台;其所代表的巴勒斯坦被联合国接纳为观察员(它不等于会员,不享有会员的基本权利)。没想到阿拉法穷其毕生的斗争也无法实现巴勒斯坦国。当他在2005年逝世,而由阿巴斯继承其位时,巴勒斯坦还是一个虚有其名的“国家”。

巴勒斯坦之所以有“国家”之形,主要是通过1993年的“奥斯陆协议”(即美国安排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双方签署),同意巴勒斯坦成立自治政府,并在1996年通过选举合法化其国际地位。但即使阿拉法当选总统,他还是只拥有一个破碎的土地,以色列并不愿意归还已占有的土地,且在原属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建立移居点,并为了国防与安全,对巴勒斯坦实施严管政策,使巴勒斯坦问题一直悬而未解。

非常可怜的是,巴勒斯坦一直成为中东国家、阿拉伯国家与西方国家的政治筹码,没有一个国家真正设身处地的为巴勒斯坦人民谋求一个公平的出路。过去声称为阿拉伯尊严而战;现在又被以色列堵住立国之路。也因为一错再错,直到今天,巴勒斯坦只陆续收回2500平方公里的土地(在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带)。阿巴斯也不再坚持1947年联合国的立国面积,只求拿到立国的面积6205平方公里,比起昔日少了一半。

现在连拿回这一半土地也似乎难如登天,难怪阿巴斯10月28日痛心疾首地向以色列电视台承认,阿拉伯世界拒绝1947年联合国的分治方案是错误的。他说,这是我们的错误,整体而言,是阿拉伯的错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刊登于2011年11月3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