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11

卡达菲的悲剧下场 (天下纵横)

利比亚政治狂人卡达菲被枪伤抓获后,因抢救不及而逝世的消息在10月21日由世界各大小报章报导后,它成为一则大新闻。不但标志着一代独裁者不得善终的下场,而且也反映出利比亚面向一个难以估测和不明朗的未来,为中东的局势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利比亚位于北非洲的回教国家,其他与它属于同一地区的回教国有埃及、摩洛哥、突尼斯及苏丹等;而隔着一道红海的主要回教国家有沙地阿拉伯、约旦、伊拉克、伊朗、土耳其、阿富汗及巴基斯坦等。这之中有一个刺眼的小红点是俟在约旦及黎巴嫩之间的国家。它是在1948年强行立国的以色列,而引爆了五次的中东战争。也是因为以色列立国导致巴基斯坦人民流离失所,至今无法成为一个独立国。许多的中东回教国家将此归咎于犹太人闯入阿拉伯世界,从此中东永无宁日。因而将矛头指向扶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土地强行建立以色列国的美国和英国,并认为回教世界之所以无法享有和平,全是美英及以色列所造成的。

由于这样,回教世界在同仇敌忾下把西方和以色列相提并论,视为“不共戴天”的敌人。但在80年代后,中东回教国家分裂,使到以色列喘一口气。埃及与以色列建交即为一例。在90年代回教势力在阿富汗气走苏联侵略军后,除了导致苏联变天外,也给回教原教者主义的势力在中东膨胀起来。

然而这一切也要回到60年代,当美国成功地挫败印尼苏卡诺的反美阵线后,它就及快地拉拢回教国家脱离苏联而与美国走在一起,即使回教国家保持保守治国,进行军事政变走独裁路线也被容忍和默许,只要不向苏联叩头。利比亚的卡达菲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冒出头来。他在1969年发动没有流血的政变推翻了国王伊德里斯一世,建立利比亚共和国。从此利比亚从封建独裁王国走向共和独裁统治;而且卡达菲一统治就是长达42年,几乎是世界上在位最久的首长。他不但把利比亚在后期带上反美的道路,而且也被指参与了一些恐怖爆炸案,令美国对他既恨又忧,不知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当90年代奥沙马宾拉登借阿富汗塔利班势力崛起成为“恐怖大亨”后,卡达菲的狂人形象也就被比下去。尽管在千禧年后卡达菲向美国伸出友谊之手,不再搞激烈与极端的活动,但他始终是美国身上的一颗瘤,随时有发作的可能。

因此当去年12月,北非突尼斯回教国家因一名长期失业而不得不摆摊卖菜的小贩的大学生,与当地的执法官员起冲突和被打压后,他竟选择以自焚的方式抗议后引发突尼斯人民起义反抗,迫使执政22年的阿里总统下台而流亡沙地阿拉伯。

因为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所以也称为茉莉花革命。它很快又蔓延到埃及和利比亚,几乎令政府招架不住。结果埃及在位30年的穆巴拉克总统被拉下台,今天可怜已成为阶下囚。穆巴拉克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苦心营造准备传位给儿子的政权在一夜之间倒塌了。

较后又轮到利比亚的强人卡达菲。如果不是因为美国的北约公开支援反对派,后者是不可能将卡达菲的“钢墙铁壁”政权摧毁的,因为美国担心“茉莉花革命”会造成兵变和起义变调,又将矛头转向美国,乃先下手为强打击恐怖份子之余,也腾出时间来收拾回教世界的独裁者。那些与美国过意不去的首当其冲,例如2001年的911事件后,美国铲平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又在2003年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总统,并在2008年通过法庭将他处死。

今天卡达菲完了,但利比亚是否就此走上新生,无人可测知。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革命年代,真正的幕后主角是美国。凡是独裁的国家,可要好自为之,美国不会因盟友或“战友”来包庇一个已不被人民容忍的贪腐专制政权继续耀武扬威或危及美国及西方的利益。这也是美国主宰世界的一个长期战略。

刊登于2011年10月31日《号外周报》第554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