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11

金钱政治不值得鼓励 (现代春秋)

308政治海啸后,国家政治起了急速的变化,最明显的改变当以槟州最为显著。除了重演1969年的改朝换代外,也在施政上有明显的差别,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槟州政府在去年开始推动乐龄人士(60岁以上者)每年享有100元马币的援助金。根据统计,单在2010年就发放千万元以上,今年的数目更见增加。换句话说,槟州有逾十万的乐龄人士分得“天降馅饼”的红包。

这种派钱的动作在过去是没有的,顶多是提供回扣(如所得税多交会被退回款项或汽车路税有条件退税)或降低收费或免减罚款,似乎没有发生过老百姓可从政府的手中接过现款(虽然也是使用纳税人的钱给回老百姓)。这些乐龄人士拿了钱以后也向其子女或亲戚炫耀说以前只有缴税的份,如今世界倒转了,政府派钱给人民了。

大概是派钱最实际和管用,使得槟州政府又动脑筋给初生婴儿发红包,先是100元,现在是200元,还有小学一年级、四年级,中一及中四的学生也有100元的助学金派送。这一老一少的“红包”也确实让“天下寒士乐开了怀”。

当然站在政治的立场,政府派钱给人民自有其妙用和好处,以希望老百姓懂得“报恩”,无形中给民联政府加分。

但就在槟州政府“乐不乏疲”的时刻,中央政府也不遑多让,更是大手笔伸出援手,凡是家庭月入低过3000元者,可享有政府派发的500元津贴。大概有340万户享有,政府总共得拨款18亿元。
与此同时,中央也宣布所有的中小学生将获分派100元的援助金,小学方面总共发出5亿5千万元;而中六以上的大专生及大学生将获得200元购书津贴,数目超过2亿6千万元。

有人说中央政府此举是仿效槟州政府,但马上被驳斥,因为中央拥有更大的条件和资源给老百姓“嘘寒问暖”,所产生的冲击更是全面性的,不让槟城专美。

紧接着,也在中央和槟州政府斗智斗法争取选民的时刻,马华公会不落人后也插上一脚。它宣布凡是年届60岁或以上的党员,从明年1月份起,将获分发100元的红包;而喜获新生儿的党员,则可获200元的津贴。

马华公会为此算了一下,大概有30万名的党员逾60岁,因此马华现就要拨出的款项将高达3000万元,比起槟州政府针对乐龄人士发出逾千万元还要多出两倍。

我们不知道马华公会这样做是否不让民联在槟州“一枝独秀”或另有议程?宁可“出一些血”来挽回党的形象?

在一方面来说,或会被人对马华重新审视,原来马华这么有钱,而且很照顾乐龄党员,实在是予人耳目一新。

可是在另一方面来说,又是负面批评多过赞美。不表赞同的发声也是不争的事实。毕竟马华只是一个政党,不是一间大企业,更不是营业机构,它是不需要像大企业的大手笔。如今马华反转来做,倒是叫人大跌眼镜。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当马华公会在1949年成立后,在福利工作上是不遗余力的,以致曾被当时的华社形容为慈善和慷慨的政团,用以解救处于水深火热的新村华人。

不久后,马华公会从英殖民地政府处取得彩票买卖的专利,是个名副其实的福利政党,也有人讥笑和讽刺马华以福利事业为主,而以政党工作为副。

虽然马华公会一开始就顺利地承办福利彩票,但到了1953年被政府禁止,理由是马华不是福利机构,而是一个政党,不应“不务正业”。表面上看来,此说得以成立,实质上是因为马华开罪了拿督翁(时任英殖民政府的内政部长),所以彩票走进历史。

正由于福利彩票办不下去,马华也就大大地减少收入,不过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让马华党员明白政党是改革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民主斗争的武器,不应沉迷在“赚钱”方面。

在这之后,马华才算朝向政党政治发展,并利用大老板和大企业家的支持来充实基金。因此马华是不愁“抓襟见肘”的,只要一声令下,就有不少人出来支撑。

后来的马华之所以转成有钱,那是因为它投资得当,尤其是在报业方面,使得它钵满盘满,已不必再为金钱而烦恼。

如今马华使用这一招来反击民联的凌厉攻势,能否有立竿见影之效?谁人也说不清楚。同时马华这一招是否是高调论政的具体表现,也没有人可以回答。

认真说来,不论是在朝或在野的政党都各有地盘在发展,它是不需要用“金钱”来抓住人心的。与其派发100元给相关人士,不如认真思索什么才是人民最需要的?用钱来套住人民只是主观的想法,因为人民是套不住的,而且越想套住人民就会面对越大的抗争。

我们不知道政府和政党是否每年都会派钱?或只是一次过,如果是一次过,那就是为大选而铺路,不是真的制度化。

就我们看来,国家政治走到今天,用“金钱”来衡估党的壮大与否也是自我矮化的,人民不会因为100元就改变其原先的立场,他们还是会以大局为重的。

因此说来说去,我们并不欣赏派钱的政治,政府派钱之风不算恰当;政党派钱也更加不可取,毕竟政治是严肃的长远斗争,不是用“金钱”可以评估的。就此而言,我们也不支持“另类”但合法的红包政治在不断发酵。

刊登于2011年12月5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