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11

马华妇女组存废争议 (跃马扬鞭)

马华公会妇女组正酝酿一场思想斗争,以便做出决定是否要保留或解散。这虽然不是妇女组主席尤绰韬直接说的,但报章的报导这样说:在11月25日,马华妇女组主席在雪邦黄金海岸的渡假屋举行的脑力激荡会议上,亲自提出这项建议,以让妇女组探讨个中利弊。

其结果是大多数女青年团员表示赞成,而较资深的领袖则认为时机尚未成熟,因此究竟马华妇女组会否自动向母会提出解散,现在尚言之过早,但马华妇女组领袖有此声音,可见事态的发展已使到马华的妇女组必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不能再像鸵鸟把头埋在沙堆,继续视妇女组是能顶半边天的右膀(如果青年团是左臂的话)。这种自我膨胀的思想也是不实际的,因为放眼今日的世界潮流,女性政治家的出人头地不是没有,而是她们都不是靠妇女组起家的。

举例来说,缅甸的女权领袖昂山素枝坚持其政治理念,她搞的是群众运动,不是女权运动,也不怕逮捕和软禁,终于熬出头来。又例如,当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虽然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败给奥巴马,但选后仍被重用当国务卿,主要是凭其个人才智与条件走上政治高层,与妇女组织拉不上直接关系。

这就是说,西方和一些国家不兴政党妇女组这玩意儿,妇女组也无法生产与男人平起平坐巾帼英雄。但马来西亚自战后(1945年)以来,就有女性在政治上扮演不让男性专美的角色,前有马共奇女子李明,后有林苍祐急进党的爱将叶真宝(银行业巨子叶祖意的孙女)当选第一位女(市)议员。

在这之后,不再是个人独领风骚的年代,而是走集体路线展示政治力量。比如50年代形成组织且在60年代成长的巫统妇女组就是其中一个,但它一向来被认为在力量与影响力上是有限的。

由于这样,作为巫统政治伙伴的马华公会在初期并不重视妇女的组织,反而让路于60年代崛起的劳工党,其妇女组的力量确实深入穷乡僻壤,形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为社阵(包括劳工党)站台和拉票,女性的威力在此时表露无遗。可见,左翼统战善于调动妇女开展运动。

可惜好景不常,进入70年代劳工党已因面对不间断的逮捕和党分支部的被查禁,也退出了政治舞台,规模强大而完整的妇女组因而走进历史。它在旺盛时期,妇女组不但是文娱表演高手,更是识字班及各类技能学习的推动者。

吊诡的是,当劳工党妇女组解体后,代之而起的不是马华公会,而是民主行动党。这个政党在1972年推动成立妇女组,可是它直到今天不鼓吹壮大妇女组,我曾为此议题与章瑛和张念群“交锋”,她们的答案是行动党提倡两性平等,争取妇女参政权30%,不会满足于成立妇女组(因为影响力有限,也不刻意在党内使妇女组成为社青团之外的另一个臂膀)。正因为这样,行动党的妇女组是各政党中最不起眼的,我们只知道有章瑛当主席,其他位置就似乎不重要了。她们还说,最终目标是取消妇女组。

反观在1975年急起直追的马华妇女组,其声势就十分浩大了。但从周宝琼当主席到今天的尤绰韬主席,妇女组又长进了多少?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虽然黄燕燕曾担任妇女组主席,但她的出任部长系因她是票选副总会长,不是以妇女组主席当上副总会长的。

自周美芬在去年潇洒走后,接位的尤大小姐就显得不自在,没有机会当副部长,反而是由当署理的王赛芝捷足先登当副部长。这难免使到妇女组有被边缘化的感觉。

当然马华声称有44万名女党员在任何时候都足以在人数上压倒行动党,可是又为什么女将(议员)没有行动党多?这主要是马华派出的女候选人不多,而妇女组与青年团又不可能凌驾母体而成为主流的,只能依附母体而生存。

由于妇女组扮演的角色有限,即使在1992年有成立所谓女青年团局(如同巫统的女青年团),也是聊备一格的,不能与拥有女副部长的巫统女青团相提并论。

如果说马华妇女组人多势不大,则在1978年成立的人联党妇女组及1982年成立的民政妇女组,不论在人气与组织上,也都难望马华妇女组的项背,更遑论表现要比马华妇女组出色了。

如今连巫统妇女组的领导也存有争议性(纪委会主任东姑阿末李道胡丁就有此观点),则马华公会妇女组此时有此“解散”想法也是不足为奇的。说实在的,若妇女要顶半边天的话,跳出妇女组的框架,与男人一起争党中央职权,也许是新的和较为实际的尝试。但看来也不易成事,就看尤绰韬的了。

刊登于2011年12月5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