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1

回首卡巴与拉马来时路 (现代春秋)

民主行动党两“巨头”骂战升级,使到槟州代表大会蒙上阴影。吊诡的是,党中央或党领袖并未能马上形成一种“压力”来缓和对峙的局面,也因为看来是个棘手的问题,党的干部也不便多言。这又是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两人不是泛泛之辈,站在任何一边都会“开罪”另一边,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在党员的“沉默”底下,却是让课题延烧,一边是党主席卡巴星吃不消槟州署理主席,也是副首席部长的拉马沙美在印文报上发表谈话说会有三名女性印裔候选人将在大选派上用场,而他本身也将捍卫现有的国州议席。

卡巴星认为拉马三美越过了头,他不具权威发表这样“透露消息”的肯定话语,因为中央也未形成一种议决。因此卡巴星说党内不允许“军阀”的存在,此意味着拉马三美不能代表党说话。
另一方面,拉马三美也不甘示弱,既不允许“军阀”存在,当然也不允许“教父”的存在,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被认为是针对卡巴星做出反击。

这一下子两人借着党代表大会来一场“精彩绝伦”的舌战,卡巴星要拉马公开道歉和收回“教父”字眼,不然将提交党纪律委员会处理,这显然是向拉马下“哀的美敦书”。

讵料拉马以牙还牙,他说他不是针对某个人,因此他不明白道歉的意思。他甚至扬言不恋栈官位,如果因此他要退党的话,他也会坦然接受。

虽然在大会上拉马有意与卡巴星握手,但在争端未解决下,后者也就拒绝了。这留下一个谜团,行动党或说林冠英要怎样解决这敏感又微妙的争议呢?即使要求低调处理,彼此不要再“唇枪舌剑”,但不意味着心病已解除。

不论行动党采取什么方式缓和争议,但肯定的是伤害已经造成,不会是没有冲击和负面影响的。或深或浅胥视党如何把伤害降到最低。

在这方面,行动党已委任三人小组处理“危机”,他们是林冠英、林吉祥和曾敏兴。现经淡米尔报澄清与更正拉马三美的言论后,三人小组说此风波已落幕,也让行动党松一口气,真是快刀斩乱麻。

其实,行动党内争与内讧在过去较为常见,近年已大为减少。今天的“内斗”不过是一个插曲,比起过去的内讧,只能算是“小儿科”。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卡巴星就是1978年槟州行动党大分裂的导火线之一。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1978年初,党中央在林吉祥主导下,决定派卡巴星移师槟城(他在1974年在亚罗士打当选州议员)。这和时任行动党槟州主席的叶锦源起冲突,后者坚决反对卡巴星“入主槟城”。因为叶锦源在1974年领导行动党参加大选无功而返成为他的弱点,也就在和林吉祥较量上屈居下风。

当时的林吉祥声望如日中天,他不理会叶锦源的反对,也借时机另组成新班底(彼德达逊和陈毓书的配合),并采取严厉的纪律行动对付叶锦源派系的挑战。在不敌林吉祥下,叶锦源只好退出行动党,另起炉灶成立社会主义民主党,简称“社民党”,在1978年的大选和行动党争长短。可惜叶锦源斗不过林吉祥的名气,就这样卡巴星在日落洞区胜出成为国会议员。换句话说,卡巴星之所以顺利进驻槟城,完全是林吉祥用个人信誉与不惜面对党分裂下,保住了卡巴星。因此说卡巴星欠下林吉祥一个大恩情,实不为过。如果没有林吉祥就不会有今天的卡巴星。

卡巴星在时来运转下,从1978年当选日落洞国会议员直到1999年被民政党的李家全击败(正因为这样,他与后来加入槟州政府的李家全有解不开的心结),一共担任21年,因而赢得了“日落洞之虎”的美誉。当然令他咽不下一口起的就是1999年的“虎落平阳”,一直到2004年的大选,卡巴星才又再探出头来,不过他已移师武吉牛汝莪,不再是日落洞之虎了。

虽然卡巴星很怀念也很享受日落洞给他带来的荣誉,但也对他本身的跌马耿耿于怀,这一年(1999年)与他一同失手的还有林吉祥(他从丹绒移师升旗山,不幸以百余票败给民政的谢宽泰)。探究其因是行动党第一次与回教党直接合作,而被对手摸黑为向“回教国”靠拢,致使华人选民转向投执政党。卡巴星与林吉祥这一对难兄难弟饱尝了失去国会议员之苦(1999-2004),林吉祥也是在2004年东山再起,但他已移师怡保,不再眷恋槟城。

卡巴星在法律界的地位成了他的强有力的政治筹码,因此当林吉祥在2004年卸下党主席重职时,卡巴星接了上去,以保持党的多元性。

至于拉马三美他与卡巴星不是同一类型的人,他原本是在学术界发展,是大学的副教授,因拥有“妒世愤俗”的思想,在后期加入了民主行动党。他受到党的重视,因为他是印裔社会的著名学者。

2008年是拉马三美时来运转的一年。他本来只被党分派攻打国席,那就是峇都加湾,但行动党怎样算也算不到许子根最后会挑选峇都加湾国席。这一下子,行动党又紧张起来,担心拉马不是许子根的对手,很可能败下阵来。在苦思底下,党在关键时刻要求章瑛退出北赖州议席提名(据知她的竞选海报已印就),让位于拉马三美,以便拉马若输掉国席也有很大的机会赢得州议席。
然而任谁都没有想到拉马竟然会连中两元;更没有想到反对党可以翻盘,上台执政。

就在308开票的当晚,有消息传说,新政府将取消副首席部长之职,后来行动党的林冠英即刻否认了,这就意味着至少有一名马来议员会出任副首席部长(如果我们翻阅旧报纸,卡巴星在1990年当许子根委任巫统的依布拉欣沙亚为副首长时,他是大力反对的,理由是槟州宪法没有副首长之设,但这等抗议不成立,因为联邦宪法也没有副首相之设,却没有人挑战首相不可以委任副首相)。

在当时,没有人不会想到会有一名印裔议员被委为第二副首席部长,因为按传统从来没有这个职位之设。虽然不论第一副首长或第二副首长的真正职务是行政议员,但不阻止首席部长作名衔上的调整和安排。果然意料之外,拉马三美当了开创历史的“副首席部长II”。有消息说是卡巴星的“穿针引线”,不知是否真有此事,还需要林冠英出来表态。

既然拉马三美是政治幸运儿,首次参选即登“龙门”,那他应该好好珍惜得来不易的官衔,不要情绪波动而意气用事于一时。

当然拉马有权利自我走人,党也有权力换人,但在此时此地,在大敌当前下,拉马与卡巴星冰释前嫌,看来对行动党也是当务之急。如果他们还在持续冷战,也只好祈求上天保佑行动党全胜,这就是今日行动党的写照。

刊登于2011年12月19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