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2

评倪可敏的“916新论” (现代春秋)

我注意到行动党吡州的倪可敏针对“916变天论”的解读是牵强和不合推理的。他在《光华日报》的访谈中这样说:“3年前安华高喊916变天另有内幕,其实是一个政治策略,避免大量投机心态的议员跳槽,帮助稳定民联执政州属。”

“因为避免州政权再易手,安华不计个人信誉及被人讥笑,提出这个(变天)口号,使到蠢蠢欲动的议员不敢轻举妄动,展缓危机,在6个月的缓冲期内协助州政权步入轨道。”在这方面,倪可敏说,很多人说安华讲大话,其实不然,是安华为顾全大局才提出这个口号,这是一项高明的政治策略。

读完从报章引述的一大段话后(如果报章引述是错误的话,请倪可敏在第一时间内寻求补正或澄清),我们对倪可敏的讲话得到下列的印象:①安华在2008年政治海啸后提出的“916变天论”是为了稳定民联的州政权,主要不是为了在中央变天。②安华是要防止投机议员变成青蛙,才出此高明手段。③安华不计个人政治信誉被破坏(指他讲大话),目的是为民联争取6个月的缓冲期,以便民联州政权步入轨道。

倪可敏这种说法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也是对916的最新解读。事实是否如此呢?且让我们从一个客观与真实的角度切入。

首先我们必须接受308政治海啸是令人震撼和震惊的。5个州政权在一夜之间落入民联之手,是没有人会料到的。安华作为民联的共主和308的最大赢家,自是信心满满的期待另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天及快到来。

当他在2008年5月份东渡东马的时候,他在与一些议员接触下,发现有机会扭转时局,接着再加上西马其党同志的努力,也确实有些议员表态会支持民联。这在前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申阿里的新著中也有所透露。根据我手上所得到的资料是西马的一些议员确有被接触,东马也有议员暗中表态支持,但他们都不愿意跨出第一步,倒是要看安华如何先扭转乾坤。于是也就有了安华这边要求召开国会及安华与阿都拉间接街头的传闻。换句话说,安华在那一年5月之后就不断地打出变天牌。虽然他明知阻力重重,但他更加知道权力是政治的生命,有了权力就是拥有和改变一切,没有权力在握,一切都是空话。因此安华希望能劝服国阵的议员倒戈相向,其目的就是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更大的变天。

但是他失算的是人性的弱点,当他本身无法事先做出改变时,那些要变的人就会按兵不动,甚至安华周围的人跑到台湾去“劝服”国阵议员反戈一击(这一批议员为避开安华派系的追踪,乃以考察之名在台湾避嫌),这就是说,安华这边确是有动作,也在努力争取议员支持,只是因为顾忌太多,条件不成熟,安华的努力也功亏一篑,后来变成被嘲笑的空雷不雨的“独角戏”。他被国阵穷追猛打也是预料中事。但不论安华的“916变天”成功与否,都与倪可敏的解读有相当的出入。安华是希望中央也变天,这是他的“916”的焦点,倪可敏则将之称为“捍卫和巩固民联州政权”,就不知为何作这样子的新解,真是够巧妙地模糊和转移了焦点。

如果只是单单为了巩固州政权,安华是无需大阵仗弄得“满城风雨”的,反正政权已在民联手上,何必拉拢国会议员加入民联?

我们姑且举倪可敏的吡州政权变天再变天作为例子来印证倪可敏的解读是有问题的。首先308的吡州变天是无可否认的大转折,民联政府也就组成了。在2008年5月之后到同一年的 916整整的5个月内,即使916变天论响彻云霄时,吡州政权仍然由民联执政,没有卷入安华变天论的风波中。但转入2009年,情势就起了十分微妙的变化,有两名公正党的州行政议员因被控上法庭而转向,再加上行动党一名议员扮演“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把吡州政权弄垮了,又回到国阵的手中。

如果安华的916是为了防范州政权易手,那么吡州就不会又变天了。如果安华已洞悉在前,必会敦促吡州采取一切防变手段,可惜民联却不知道“平地一声雷”,把政权也震掉了。这也与安华无关,不能转过头来说安华守护不力。持平而言,安华也没有想到吡州会生变,而他的916变天论也不是为保护吡叻而发的;更没有所谓不计个人信誉来一个缓冲期解除危机的说法。就拿槟城来说,它又何曾要求安华搞916来保护岛主之位呢?

至于916与政治青蛙有关,也许是有其考量,但不是为变色龙而喊出变天口号。既然我们都知道人性善变,也有人经不起利诱而变节,那么安华的“916变天论”可以说是具有先发制人和先声夺人的造势。他也是希望籍此来召唤对方的阵营转向民联,以便一口气又换了中央政权,不必再等到另一个5年。反过来,在308之后,国阵也是浑身解数要争取民联的阵营转向国阵,比如鼓吹回巫对话组成团结政府;又比如让一些议员转向亲国阵(如吡叻州),也是政治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是说,安华用916加强民联地位和国阵也用916讽刺安华及壮大国阵的力量也是在预料中事。当双方斗争变成激烈与对峙时,各种手段和策略都会被应用,所谓“兵不厌诈”,唯胜者为王也。

不过,倪可敏的916说是为了防止青蛙不会乱来也没说准,结果是民联真有政治青蛙在添乱和使到民联处于尴尬的地位,这是从政者的本质问题,也不是安华可控制得来的。因此安华的“916变天论”并不是一个高明的策略,恰恰相反,它是安华政治生涯中一大败笔,他必须吸取教训和经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倪可敏的解读916新论也有问题。

刊登于2012年1月9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