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12

蔡细历步许子根后尘?(现代春秋)

随着民政党主席许子根于去年11月宣布来届大选不会上阵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在今年正月18日比较明确表态无意参加来届大选。虽然没有像许子根的口气那样直接表达,但懂得政治术语的人都知道蔡细历其实也已经作了表白。换句话说,许子根与蔡细历将是国阵成员党中不参选的两位主要领袖,这对国阵来说,虽然不是新鲜事,但确是大件事。

为什么这样子说呢?因为按照国阵(昔日称联盟)的传统,其成员党的头子都是上阵参选的。如独立前后的东姑(巫统)、陈修信(代表马华总会长陈祯禄)及善班丹(国大党主席),他们都参选接受考验。不过在1959年大选时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马华总会长林苍祐不是候选人,他被东姑排斥在候选人名单外,反而认可陈修信推荐的名单。这一方面说明操控的权力在东姑手里,只要马华内部有内应(如陈修信的支持),东姑是可以不必理会堂堂总会长的。因此不能算林苍祐不上阵已有先例,他是被排斥与打压的,不是他自我同意不参选的。

或者有人会拿陈祯禄(1949-1958)做例子,指他担任总会长时也没有参选,但那是因为他年事已高(当马华总会长时已是66岁),不适当做候选人,反正他已派出其儿子陈修信“代父出征”。

当来到陈修信担任总会长时(1962-1974),他是马华的当然候选人,而且也蝉联国会议员并出任部长,直到1974年引退,从此离开政坛。

陈修信之后的李三春(1974-1983)是最为潇洒的总会长,他在位时是当仁不让的候选人,在屡战屡胜下,他也担任部长,直到1983年突然辞卸马华总会长,也辞掉国会议员,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且一鼓作气地干脆宣布退出政坛,从此不再涉及政治。他算是第一个敢做敢为,敢于承担的马华总会长。只到目前为止,尚无人出其右。

下来的陈群川(1985-1986)、林良实(1986-2003)也都毫无例外地担任候选人。前者是因为本身的上市公司新泛电触犯法令而被判坐牢,也因之被逼辞总会长和国会议员;后者则在接班后,参加历届的大选,没有发生过总会长不上阵的不协调的局面。

由于已经形成传统和习惯,当黄家定在2003年后成为总会长时,他更是一马当先领军参加大选。可惜在2008年的一场政治海啸,也改变了马华总会长的命运。

先是黄家定在2008年10月卸下总会长职,让位于翁诗杰,但他并没有像李三春那样也辞掉国会议员,而且随着马华内斗升级(翁诗杰与蔡细历),导致重选发生时,他又破例吃回头草,与翁诗杰及蔡细历争夺总会长职。虽然黄家定有其个人较强的理由和为了“不让马华公会关门大吉”参选,但退了位的总会长又再趟这政治浑水倒是马华党中的第一人,受到不少非议;尤其是在败选后,对黄家定几乎是再一次的打击,比308政治海啸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因为黄家定破传统不成,结果本身也破了功,如果他能坚守退休的原则,他就不会在党改选后被人指指点点,这也许是黄家定始料未及的。

至于上位的蔡细历更是有个人的难言之隐,他在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应对手的挑战,也唯有表明不会参选来避过政敌的“穷追猛打”。对此行动党的丘光耀说他在哪里提名,他就插上一脚;林冠英更是挑战蔡细历先公布他要出征的选区,行动党必然奉陪到底。这显示了蔡细历上不上阵已成为一个热门课题。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形式下,蔡细历提早宣布无意竞选是为了避免成为被攻击的焦点,但即使他不参选,也一样会被对手“围着来打”,只因为他是马华的头头。

因此,只要蔡细历在马华党内的一天,他肯定会成为敌对党的箭靶,除非他像李三春那样的“急流勇退”,而不是“退一半,留一半”,否则他很难“耳根清静”。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民政党身上。当许子根发表“退一半(不当候选人),留一半(继当党主席)的“宣言”时,他是民政党内第二位不参选的党主席。第一位是创党主席赛胡申阿拉达斯,他当时仍在新加坡大学任教,有特殊原因。当民政党在1969年上台执政后,槟州立法议会就通过委任他担任上议员。下来的党主席林苍祐(1971-1980)及林敬益(1980-2007)都是永不厌倦的政坛元老。前者吸取马华的教训后,他就义无反顾地参加每一届大选,直到1990年被林吉祥打败,才不得不退隐政坛。

后者林敬益在1980年接棒后,他先是以党主席的身份参加州选(胜出担任州行政议员),直到1986年参加木歪国会胜利后,才取代梁棋祥成为部长。

由此来看,林敬益与林苍祐一样,要做在位与实权的领袖,就必须坚持参加大选。他们两人的领导作风也在308前给许子根留下很好的示范,但许子根在308政治海啸后,他的命运也跟着起伏不定,先是在党内被阿都拉“投闲置散”(不委为官位),后因纳吉上台政运才有所转变。

但能够改变许子根命运的是,他在来届大选继续上阵而又胜出,以成为东山再起的一方领袖。如今他自行宣布不参选,也等于“自断后路”,他可能会在大选后提早交棒。

如果蔡细历与许子根一样,他们在继续当领导下,又不准备出任候选人,那么可以预见他们的“政治前程”已是近黄昏了。至于国阵两个成员党的党魁同时不是候选人,倒是与传统不符。至于是好是坏,那只有让选举成绩来说话了。

刊登于2012年1月2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