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12

汶莱印象记 (现代春秋)

汶莱是我们熟悉的国家,因为它是被砂拉越包围的一个小国,也与沙巴有密切的关系。换句话说,汶莱是地处马来西亚的一个富庶的回教国。另一方面,汶莱也是我们所不熟悉的国家,因为它的政治制度与我们有所不同,也正在推行与世无争的政策。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如果不稍加留意的话,我们可能会忽略它的存在。

我这次短暂地访问汶莱也十分强烈地感觉到汶莱像一个“世外桃源”的国家。它没有嚣喧的声音,公路上的车辆有秩序地走动,绝少有塞车,很难看到公众人士在街上行走。除了在城市中心的一些场所外,比如超市、车站、餐馆等。我几乎没有看到警察在公路出现。朋友说,汶莱的治安良好,不需要警察公开露面,公路上也无需劳动交警维持秩序。

在汶莱,白天的宁静予人一种祥和的感觉,晚上的宁静则告诉我们这里没有夜生活,只有餐馆及咖啡屋之类的营业,但人潮不多,游客更不多,来的人都是有业务在身。我就没有在酒店外看到大巴运载游客的繁忙。

因为它是回教国,所以不准公开卖酒,但没有阻止华人餐馆售卖猪肉,一切看来也没有什么大限制。但有一个明显的规定是在多年前(大概7、8年前)实行的,那就是招牌只出现阿拉伯文、马来文或英文,没有中文。在过去已存在的中文招牌仍旧保留。因此仍然可以在市面上看到少数的华文招牌。

不过,华文小学及华文独中是被允许存在的,而且也没有被禁止使用中文授课,只是得向马来西亚招募师资。

不但有华校,也有华人庙宇出现在市区内。它没有华文报出版,惟允许马新的华文报在汶莱公开发售。

整体来说,凡是汶莱公民都享有公平的地位,教育和医疗是免费的,个人不需要缴所得税;也时不时获得政府发给辅助金、援助金和奖励金等。正因为人民安居乐业,鲜有听闻盗窃事宜;而员工的短缺也苦了汶莱的老板需要向东马招聘工人。

虽然今日的汶莱不再是争议性的国家,但它在历史上确实有过轰轰烈烈的纪录。

14世纪,汶莱伊斯兰君主国摆脱了爪哇的控制后,在15世纪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一度还控制菲律宾南部及北婆罗州,包括沙巴及砂拉越在内。

但来到1888年,汶莱成为英国的殖民地。连同沙巴及砂拉越也是英国的殖民地。在1941年日本南侵后,汶莱像马新一样,与沙砂成为日本的殖民地。1945年日本投降后,汶莱又重回英国的统治。

1961年,马来亚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提出马来西亚计划时,除了纳入沙巴及砂拉越外,也把新加坡及汶莱也包括在内。一场政治斗争就此拉开序幕了。

首先这个计划被印尼总统苏卡诺所反对,他认为这是新殖民地主义的产物,因而鼓动东南亚其他国家反对马来西亚计划。这个时期,印尼的苏卡诺向左转,也取得了中国的支持。

因为苏卡诺将之化为国际政治斗争的重要棋子,马新及婆罗州的左翼势力开始团结和行动起来。于是一个所谓五邦社会主义的大会(1962年)也成功地在吉隆坡召开。这之中包括了新加坡的社阵、马来西亚的社阵、砂拉越的人民联合党及汶莱的人民党。这后者在60年代参加汶莱议会选举胜出而准备组成政府,但人民党的党魁阿查哈利担心英国变卦不让人民党起而执政乃在1962年先发制人地搞夺权政变,但不幸失败,反被英军借机铲平“骚乱”,更迫使阿查哈利流亡海外。至此人民党的左翼势力在汶莱被连根拔起。

与此同时,被认为与汶莱人民党有密切关系的马来西亚人民党党魁阿末布斯达曼也被逮捕,指他涉及汶莱人民党政变事宜。英国也有鉴于情势的复杂,宣布汶莱不再加入马来西亚,但没有阻止新加坡的加入。

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联邦成立,参加的有马来亚、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汶莱已置身度外,继续受到英国的保护(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

汶莱之所以未加入马来西亚据说是因为石油资源的分配与权力的安排不易协调。因为它的石油产量在东南亚仅次于印尼,被认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因此它的不加入自有其道理。

由于汶莱行使苏丹制由来已久,且当今的国王是世袭的29世(自14世纪以来,即为其家族所统治),因此它被视为是一个独特的国家。在1971年获得自治邦的地位,更在1984年1月1日获得独立。

虽然汶莱是小国寡民,但凭其天然丰富资源,它是不必担心经济问题的。就土地面积而言,它有8个新加坡之大,总土地5763平方公里,但人口远不及新加坡,只有区区40万人。因为对外来移民的严格控制,汶莱没这方面的苦恼。而华人人口约有5万名,占人口的15%,以金门人为绝大多数。

事实上,以今日的角度来审视汶莱,它是没有条件成为国际斗争的棋子,但历史却曾经这样吊诡地记述这一血泪组成的往事。

我问过汶莱的朋友,他们已不记得这段历史,也没有去关注。毕竟今日的汶莱采用议会委任制也没有多大的争议,又何必耿耿于怀历史的创伤呢?

刊登于2012年2月27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