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12

308四周年的联想 (现代春秋)

日子过得很快,今年的308又静悄悄地过去了。回想4年前的这一天,实在是血脉喷张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政治波浪带来的冲击和变数,竟然在一夜之间改变了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态,不仅是国人感到震惊,而且连外国舆论也几乎不可置信。

这也真的不可置信的,因为立国以来(1957年),马来亚乃至马来西亚从来没有发生过几乎半壁江山易手。一方面连失四州州政权。如果连同吉兰丹,那就是五州落入反对党手里。这在历史上是第一遭。另一方面,执政党在国会的议席也受到严重的打击,从2004年的占有90%的国席到2008年只剩下不到70%,不再享有三分之二席的优势。

虽然这种结果没有改变中央政府,但却改变了执政党在国会的绝对优势;更甚的是失去了槟州、吉打、雪兰莪和吡叻的州政权,终于使到执政党人痛彻心肺,无法接受这样残酷和痛苦的成绩。

我记得在4年前,也即是2008年的3月8日晚上,我人在吉隆坡的电视台,准备参加大选成绩的现场评述,但在差不多晚上7时左右,竟接到北马来的消息说,槟城已告变天,而且是狂胜。

这样的消息在当时相信的人不多,我们也在电视台内得到另外的消息说,在其他州,国阵也一样面对严峻挑战。
当然没有人在谈论中央政府会不会易手,因为这不在人民的思维中,反而许多人睁大眼睛注视电视台内的成绩报告。大家都在观察是不是巨变已来到门口?

当我们在电视台内面向观众评述时,我们也感到政治气候不断在转变,传来的消息有不少是意外的,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评述,只能够用“大跌眼镜”来形容。

果然较先让人民知道的是槟州的战绩,除了巫统雄风依旧外,民政和马华几乎失掉所有阵地。在官方消息出炉前,我们已被告知,民政和马华输个清光。这是令人窒息和不能消化的结果。后来事实证明此说无误。而一炮而红的行动党又卷土重来,而且比1990年时的旋风来得更猛。1990年在林吉祥带队下,行动党在槟州赢得14个州议席,只差3席即可执政(州议席共33席);但2008年,行动党一举夺下19个席位,成为最大的赢家,连同公正党的9席和回教党的1席,总共29席对国阵(巫统)的11席,成为新一代的造王者。就这样,槟州变天了。

其实槟州变天也有先例,那就是在1969年时,新崛起的民政党在林苍祐带领下,以16席对巫统4席起而执政。另有行动党3席和人社党1席。

在当时也没有所谓两线制,而是槟城人民思变的结果,于是出现一个新的政党领导槟州政府。这一年也是马华全军覆没的首次。在1990年时,马华又再一次尝到零席的失败。民政虽只得7席,但它与巫统的12席结合后,也就以19席的强势继续执政(行动党14席)。

没想到选举过后的第四天,不幸地发生“513”种族冲突事件,导致马来西亚民主被冻结,也因为政局的改变(联盟首次在国会失掉三分之二优势),东姑下台(1970年)改由敦拉萨上台,终于掀开马来西亚政治新一页。这新的一页不是两线制,而是反对党被收编。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及砂人联党和回教党被纳入联合执政的大家庭,大家摇身一变成了国阵的人(1974年大选前正式成立)。

这国阵精神意味着巫统不再抱残守缺,而是敢敢地作出改变,把反对党收为己有。这样一来,马来西亚仅剩下行动党和砂拉越的国民党是反对党,在国会的声音不大,更甭说给国阵巨大的威胁。

无可否认的,自1974年到2004年的整整30年内,国家政治是国阵的天下。行动党未能从中壮大,回教党也不成大气候,眼巴巴地看着国阵在强势领导下形成一党独大的局面。

这一党独大也给国阵带来难以弥补的痛苦,最终在2008年的大选中爆发开来。

马华痛失25个国席,只剩15席,州席也从90席跌剩31席,又再一次在槟城成为零席政党。这已经是马华第三次又从零开始。民政跌得更惨,不仅在槟州一无所有,而且也在其他州表现差劲,只剩2国4州席(后来又加入3席)。国大党也同样面对失败的教训。

因此这308的政治海啸,也让我们看到真正的输家是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后来又加入砂人联党(它在2011年的大选被行动党冲得溃不成军,只剩6个州议席,输掉12个州议席)。

从这样来看,4年前的308,真的是历史性的政治大地震,一些政党被震得也不知怎样适应失败与挫折的未来。

我依然记得,在4年前的308的夜晚,在电视台内令人难忘的夜晚,当我们离开电视台时,已是近凌晨2时,也就是已过了308,转入309了。

我们走在宁静的公路上,只有一家餐馆开业,有不少人观赏足球比赛,一切是那么平和,一切都依然故我。然而不同的是,当大家明日醒来,我们的政治又变了样。在平和中改变,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想来想去,民主真是个好东西,就这么手中一票,整个政治就不一样。

如今又到选举季节,市面已慢慢地升温,它又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震撼?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刊登于2012年3月12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