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12

郭庭源现象评述 (现代春秋)

308之后,火箭的州议员当中,最被人指指点点的其中一人就是郭庭源,而且负面的消息也比较多。比如指他资格不足,表现欠佳,没有尽其本份。因此很可能在下届大选被除名。换句话说,郭庭源已成为在党内“不得志”的议员。事实是否如此,我们也还没有找到答案。

其实,郭庭源算是至为幸运的州议员,他所出征的双溪槟榔州议席从来就没有被行动党赢过,卡巴星曾角逐其中,也败给民政党;而郭庭源能在308为行动党拿下这一席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因为他是第一人攻下国阵(民政)的堡垒区。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在1969年之后,民政就把这个选区列为安全区,也就造成党内许多人觊觎双溪槟榔州席。

正因为这样,郭庭源在2008年时得以顺利地在双溪槟榔提名,党内也没有人与他争,皆视此为反对党的“黑区”。岂知一场政治海啸却改变了郭庭源的命运。

当然不是说郭庭源有什么本领,而是大风吹起了反风,把民政和马华打得落花流水,才有了行动党100%的胜利,派出的19名候选人全都成了YB了。在时势造英雄下,郭庭源自然要珍惜这“天赐良缘”的福气。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和考察郭庭源有没有做好本份的工作。首先在州议会内,他提的问题好像被人指说“抄”了前朝议员,弄得尴尬一番后道歉了事。因此郭庭源的长处就是在错误中学习,懂得自我反省。自此之后,就没有人说他是不做功课的议员了。

在服务方面,郭庭源的奔来跑去也是出了名的,谁如果指责他不做工,服务不好,那是对他不公平的。但他的服务是否大致上令人满意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他说,他给自己打60分,刚好及格。这种自我评价,也算是中肯的。

可是郭庭源一直面对的“失宠”及“下车”的传闻的症结出在哪里?这也不难明白,就正如他自承认的“少了一张大学文凭,常让他在党内被视为没有“大作为”的议员。如果是这样,对他也是不公平的。

是的,郭庭源绝对有资格当议员,不然人民怎么选他进入州议会呢?但议员归议员,除了提供服务外,也还要用脑来思考,用智慧来处事,这就涉及政治水平这码事了。

所谓的“政治水平”不是指大学生才够格的,即使不是大学生,也可靠自修和勤学来提升自己,并要有政治视野观察世界和国家,不单单是民生问题。在这方面,郭庭源还是需要努力的。如果他能在充实学问上下苦功,他肯定会堵住“政敌”或“小人”的嘴巴。

我对郭庭源的认识不深,也不大知其生平,但这些都不重要,毕竟“英雄是不问出身的”。

他给我留下的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是在308大选前的一个月,他陪同其党秘书长林冠英来到韩江学院参加政治论坛。当晚的题目是“行动党与民主政治”,由我发问而林冠英来回答。其他在场的行动党要还有曹观友及黄伟益等人。在论坛过后,我邀请林冠英在韩院附近的新来来咖啡店宵夜。由于其他人有事先走了,就剩下郭庭源陪林冠英和我在一起。我当时在想这位仁兄应该是林冠英的“新马”吧!也看出他对林冠英的执著和对行动党的忠诚。

果然不久之后,他以“黑马”的姿态成为行动党的州候选人,而且一举成名。对郭庭源来说,这位秘书长也算是仁尽义至,给他提供了亮相的机会。

今天不知怎么地,倒变成郭庭源公开发出“求救声”,要求党领袖帮他“消毒”。这样的要求不可说不合理,但又反映出郭庭源对自己没有信心。如果他自认服务好,十分亲民,那就不必担心党会撤换人,因为放弃一位亲民的议员不用而让给另外一个人,到头来是党的损失。

因此郭庭源首先要对自己的“贡献”有信心,若有必要的话,可让选民来评分(可请一个中立单位搞个千人民调,看看选区内的选民对他有什么看法和要求),就可以拿这样的成绩单向党呈报。

反之,如果一阅报听闻被撤换,就表示会哭,那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堂堂男子汉是“流血不流泪”的。如今又因一些流言困扰,进一步要党领袖表态,那更是没完没了的。当最后的甄选名单尚未出炉,他又怎么知道自己无望了?因此在这个时候请林冠英和曹观友表态,也真的是“问得不是时候”。

我不知道郭庭源被流言击中而病倒几次;但我在猜想他的党内的势力还是不稳固的,才这么着急地找人来解惑。

如果可以解释的话,我把它形容为郭庭源现象,这在政坛是罕有的花边新闻。

其实,我倒认为他的当务之急不是“求救”和“生病”,而是勇于面对选民。既然他形容自己已把双溪槟榔变成敌对党无法打进的钢墙铁壁选区,那就是他的囊中物了,还怕党撤换不成?

对此,我们也愿意客观地提醒郭庭源,不论行动党会不会换人,这个选区仍是具有挑战性的。

就选民组织成份来看,在2万余的选民中,华裔占57%,马来人占27%及印度人占14%,是个有得打的混合选区,郭庭源也不能掉以轻心。因此,他现在要做的是回到选区看看是不是还那么牢不可破或是已有了变化?

刊登于2012年3月19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