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12

曾荫权晚节不保?(天下纵横)

香港特首(特别行政长官,最高领导人)曾荫权面对的指控是很让人玩味的。因为从报章所列举的“罪状”却不是令人震怒的。大抵可以被视为不按常规的“过失”。

例如在今年2月,报章指曾氏夫妇乘豪华游艇到澳门。而这艘游艇主人是星岛新闻集团主席何柱国的。曾氏有说乘游艇是有支付船费的。此话一出引来反效果,被传媒挖揭“黑材料”,闹得满城风雨,也引发人们遐想其中奥妙。

于是又爆出曾荫权较早说在退休后将定居深圳的福田区东海花园租住顶楼。被查出该单位远眺落马洲并配有豪华设备,而业主是香港数码广播有限公司的股东黄楚标。他已表明“退租”。

接着传媒又不放过,抖出他曾乘搭私人飞机前往泰国普吉岛和日本。对此,曾荫权表示有缴付一般航空公司的商务舱费。

还有他被指在1998年收受新鸿基集团郭氏家族的一部二手跑步健身机,存放在官邸多年。曾荫权的解释只是借用。

比较严重的指控是在2003年时,原本被旅游局邀请前往美国东岸纽约主持SARS(非典型肺炎带来的冲击)振兴旅游宣传活动,但曾为了要探访在美国三藩市的儿子,乃着令旅游局扩大活动在三藩市搞节目。因为这样,港府增加开销600万港元。这样一来,曾荫权探子,变成纳税人埋单。对此,曾荫权极力否认,指是全无根据的破坏。时任旅游局主席的刘淑仪也加以否认。

针对相关的指责,曾荫权于3月1日在香港立法会参加特别答问大会上即席向公众道歉,因为报道的指责公开后,令他的诚信受到质疑。他说主要的目的是挽回公众对政府的信心,而不是为了挽回自己的声誉。

因为曾荫权的致歉被认为诚意不足,又不认错,市民对他的表现“拒绝收货”,即不原谅他,也就极可能引发民众的示威游行。

与此同时,港廉署也已介入调查,但曾荫权拒绝辞职让廉署调查,他表示愿与反贪官员合作,没有必要回避什么。

事情演变至此,它引发了律法大问题,那就是特首的这些是“
大罪过”吗?如果在马来西亚,那也没有什么轰动性,反而会被认为小儿科,牛事即为一例。但香港人的要求特别高,容不得特首有任何的“行差踏错”。在他们看来,经中国同意而由精英分子选出的特首是完美的,一点瑕疵也不应有。

不仅于此,若是不能与港民共同呼吸,也是会被逼下台的。例如在2005年,首任特首董建华因处理第23条国安法失当而成了箭靶,最终黯然下台,于2005年由曾荫权补上。到了2007年,曾荫权又再度当选,也将在今年年中卸职。未想到这一位一向以来被认为“公正清廉”的特首竟因这些“丑闻”晚节不保,成为舆论抨击的对象。

对于从一开始就跻身公务员(1967年加入港府工作)的曾荫权来说,他是在公务制度体系长大的人,不会有什么宏大的理想,但被视为称职的公务员也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董建华政府的不够敏感,才有了曾荫权年代的到来。他显然是典型的中规中矩的公务员,并无彰显的政绩。未想在卸职前几个月发生一连串的被视为违规章行为,也使到曾荫权百口莫辩,而且也越讲越不清。

在这方面,我们也不以为曾荫权的“罪状”需要动用弹劾来罢黜,反正他也在位不久了。

正因为曾荫权的事件,近日也发生候选特首的唐英年及梁振英被爆出所谓丑闻,例如唐英年的婚外情、住宅地下室及女友夜宴的照片;梁振英的10年前漏报税的事件等等,也多少影响港人对特首的印象,还有一位准候选人是何俊仁。

当然特首是人不是神,他们也会有过去的或现在的过失或犯错的历史,但只要不涉及公众利益和不道德行为,不造成舆论哗然,也就没什么大事。

不论港民认不认同,看来他们得在两个有缺陷的人中选出一个人来当他们的领袖。至于选后的发展如何,那也不是市民所能知道的。

总之,香港特首这个权威形象,已被曾荫权抹上阴影。这对他个人是声望的下跌是难免的事,但对香港来说,则是特首选举制度的不完美的后遗症?

刊登于2012年3月12日《号外周报》第572期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