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12

薄熙来现象消失?(直挂云帆)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突然被免职,引发了很多的遐想与猜测,因为直到今天为止,只是非官方的消息发布许多对他不利的言论,而官方只是说他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及委员职务,由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兼任重庆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这是3月15日“两会”(人大和政协及大会)结束后的新闻简报。

与此同时,曾是薄熙来左右手的王立军也在同一天被免去重庆副市长职,改由青海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何挺调任。这就是说,这两个人的事件是连串在一起,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外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多的说辞是王立军的事件爆出了薄熙来的问题,终于双双落马。

整个事件得由薄熙来的政治历程说起。他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第二儿子。

薄一波1925年加入中共,先后参加抗日与国共内战。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成立后,出任财政部长及国务院副总理。1966年文革爆发后被打倒,而薄熙来则是文革时期的闯将,属于红卫兵之一员(近日报纸大做文章指他在文革时也批斗自己的老子,更指他老子赞他有出息)。

1976年“文革”(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薄一波在1978年平反复出,再次出任副总理。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薄一波支持邓小平对天安门示威运动采取强硬行动,他成为支持对付六四运动的元老之一(他在2007年逝世)。在他重返政坛期间,他也支持其儿子薄熙来积极从政。这位与共和国同龄的红二代也在其父亲被平反后,于1978年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后考取社科院的硕士。他在1980年加入中共,仕途不断地变动和提升;尤其是在90年代后逐渐成为政坛宠儿。先是1993年任大连市长;1999年出任大连市委书记;2001年任辽宁省省长;2004年晋升中央,出任商务部部长。由于政务彰显,他在2007年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进入了中央核心,并在同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

从变动看来,薄熙来说不上升官而是调职,但重庆属于直辖区,又是国民党时代的陪都,其地位显得十分重要和不寻常了。

这个时候的薄熙来不再像过去那样的保持适度的活动,而是高调问政。其中最出名和被人津津乐道的是薄熙来以重庆一把手的权力,在这个被“黑势力”包围的雾都杀开一条血路。

首先是绝不手软地向黑社会开刀,不论对方身份和地位,凡卷入黑势力的不法活动,一概严加打击,大大小小的案件加起来竟有3千余人涉案,其中原重庆公安局长文强被判死刑成为重庆改革下的“经典之作”。

伴随着打黑,薄熙来也独树一帜地在中国大陆掀起“红色风暴”。这“唱红打黑”也有一个新口号:“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成了一时的运动。除了指定27首革命歌曲必唱之外,也发布了《毛泽东语录》,以让毛泽东思想在重庆回归。表面上看来唱红与打黑是两码事,前者是鼓吹文革风潮;后者是取缔罪犯与贪腐,但如果深一层分析,两者之间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因为在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他是不允许贪污和腐败的,更不会让黑社会在新中国兴风作浪。虽然他在执政后了几次运动不甚得人心,例如1957年的反右斗争;1958年的“大跃进”和1966年的“文革大革命”,导致国家以政治挂帅而牺牲了经济发展,严重地影响了人民的生活。但在政治层次上,毛泽东致力在思想上改造人的灵魂和树立大公无私的精神,也使到许许多多的人不敢中饱私囊和过于造次。曾经在文革时期给一些外国游客留下的评语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民风十分纯朴与善良”。

无可否认的,在毛泽东的年代,中国人已被灌输成“个人是渺小的,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虽然不能说所有人已不再有私心,但基本上也已被压抑或被教育得不贪婪、不徇私,具有一种“天下为公”的精神。

不过自从1978年中国采取改革开放后,许多问题也因经济利益衍生出来;尤其是在“让一部份人富起来”的政策下,有大大小小的官员看准了这一隙缝而自肥起来;更因为鼓励经商,下海成为时尚,也在一个特定的开放年代变得官商不分,甚至不少是官官相护的混淆不清的黑箱作业。

当这种利用职权谋私的行为层出不穷后,也使到中国政府加大力度打击贪污和惩治罪犯。尽管严刑重典,依然无法拯救沉沦的人性。这也许是改革开放后始料未及的严重后果。

在这种情形下,薄熙来抓住了要害而准备在重庆一试,结果给他试出一个重庆模式来。

在2009年的时候,报刊已开始注意到薄熙来要在重庆塑造一个“红色GDP”(国内生产总值)。一方面由于一部份人富起来后造成基尼系数(贫富差距的程度),从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2006年的0.496。到了2009年,报告更显示出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已处在历史最高水平,达到23倍。

因此薄熙来在“唱红打黑”的同时,也不忘引进外资。2008年达到27亿美元;2009年约增至40亿美元;更使到重庆的经济成长率高达14.3%,以改善人民的生活。

除此之外,他也倾全力的抑制房价,让老百姓买得起平价屋。还有他的“重庆医改”的出炉,让无数的妇孺、老人和农民都得到医疗照顾而发出赞美声。

很显然的,薄熙来的大手笔和大动作也需要得力助手。其中一位就是在2008年被调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这位在1959年出生,立下汗马功劳的警界特出人物在重庆市协助薄熙来将黑社会组织瓦解。2011年王立军成为重庆的大功臣之一,被任命为重庆副市长。

然而被卸下公安局长职的王立军与薄熙来的关系却逐渐起了微妙的变化。在不为外界知悉下,王立军竟于2月6日至7日逗留在成都的美国领事馆一天,似乎想申请政治庇护不果。后来他自己走出领事馆而被国安部人员带走。这一轰动性的大新闻抖出的消息是指说他与薄熙来反目成仇,且爆出对薄熙来不利的消息。最为严重的是指薄的生活奢侈不检点。果然不久之后,薄熙来成了政治的失宠人物,要再上一层楼,已是不大可能了。

现在留下的一个悬念是被鼓吹和赞赏的“唱红打黑”现象还会不会继续下去,它会成为其他省市的榜样吗?若不会,则中国的未来将以什么样的政治取向来向贪污和贫穷宣战?

换句话说,薄熙来在短短三年内塑造的薄熙来现象是昙花一现或会继续发酵?也考验中共中央对重庆模式的评估。我们正等着中国官方针对薄熙来的事件做出详尽的解释与说明,是认可或不认可?

刊登于2012年3月22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