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12

从达因的评论说起 (现代春秋)

虽然前财长达因不是万事通,但他最近十分高调接受媒体的访问显然想重蹈2008年大选前的“准确”预言。

在2008年时,他有预言国阵在槟城、雪兰莪及吉打有难。结果这三州的政权落入反对党手中。与此同时,失去的吡叻州政权虽在2009年因发生反对党议员背叛事件导致政权再回到国阵手中,但仍未被达因视为安全州。

就达因的分析,他认为国阵可以在柔佛、马六甲及彭亨过关。至于要保住登嘉楼及沙巴的州政权,非要一个团结的巫统不可。不过,达因认为今日国阵单靠有魅力的领袖是不够的,首相纳吉需要一个团队,不然会被人视为“无兵司令”。

纳吉显然会否认他是“无兵司令”或处于挨打的地位,因为与前任者阿都拉比较下,他是更会营造政治气氛,而且让政治千变万化,一下子在西马如同“天马行空”,一下子又到东马宣扬一大统思想,几乎每天都有大新闻见报,更有不少是未曾有过的大动作。比如与妇孺打成一片,走进平民家庭“聊天和喝茶”;大手笔的宣布拨款,让华社及华校享有不同程度的利益;更大的杰作是让收入3千元以下的家庭领取5百元的援助金;还有公务员的加薪和调薪等,没有一样不是与纳吉有关。换句话说,纳吉在走向社群方面确实比其他领袖更加勤于走动和深入民间。但这样的亲民作风会否让国阵扳回城市选举的劣势而重新取得政权?这是见仁见智的说法,没有一个标准。

在这方面,纳吉确实已塑造其个人形象,而且他的东奔西跑也让人有些眼花缭乱。姑不论他是否已取得“民心”,至少他所到之处也鼓起一阵热潮,有人也许会质疑,因为是首相,召集人潮自然不成问题。话虽是这么说,但如果缺乏公众的热诚,再怎样地用巴士把大批大批的人载来应景,也是没甚意义的。与此同时,为了达成心愿,纳吉正准备以新姿态展开猛烈的攻势,其中喊得最大声的是要夺回雪兰莪州政权。

无可否认的,雪兰莪地处国家的中心地带,而吉隆坡也在其中,正所谓“天子卧榻之处,岂容他人打鼾”?这就是为什么纳吉不惜功本要向民联宣战。

不过,直到今天为止,只有砂拉越的首席部长泰益玛目对国阵的执政深具信心,而且打保票国阵会拥有2/3的多数席。忝为土著保守党主席的他,不仅牢控这个党,而且这个党在选举中取得100%的胜利,也就促成他有说话的本钱。毕竟在砂拉越31个国会议席中,目前行动党只占两席。未来的大选除了人联党相对吃力外,其他友党的势力似乎维持不变,加上另一个成员党人民党内争也有迹象显示正在和解中。因此反对党被认为有机会的国席约有六七个,不大可能过半。

而沙巴的25席,也同样会是国阵的天下。目前行动党拥有1席,余为国阵议员。在拜林牢控卡达山族底下,沙巴的政局改变的机会也不大。换句话说,还是国阵稳操胜券。

就这两个大州的情况来分析,除行动党比较有所作为外,公正党好像还没有找到突破口,它是比较被动的。

至于西马的地区国会议席能否有变化也取决于城市或半城乡地带的30个混合国会议席会否被国阵取回?如果国阵拿不回失去的阵地,但保有308的数目,它就有足够的议席组成中央政府。在308时,反对党在西马占有80席,而国阵有86席,因此只要谁占有东马的控制权,中央政权就归谁。这也是为什么安华在308后鼓吹916变天论,因为他知道除非东马吹起反风,不然变天是不大可能的。

由于安华的失败,也无法在2011年的砂州大选中扭转局面(只有行动党创丰收),就不能预测民联会在东马有大收获。于是又需要回到西马探军情。如果国阵在西马有较好的表现,它就可能会拥有2/3多数席;反之如果民联有更好的表现,还要观看东马的政治走向。

今天来说,政治斗争的焦点会放在雪兰莪和吡叻,前者是由民联控制,州务大臣卡立也高调地表示会重新赢得州政权;后者则重由国阵控制,由于吡叻州还算是个乡村议席多过城市的州,因此民联要取回政权得付出双倍的努力,看样子也有其高难度。

比较有利民联的州算是槟城和吉兰丹,吉打州反而具有挑战性,这就要看民联如何协调和布阵,回教党本身也要排出一个新阵容来应付新形势,不能视吉打州是民联理所当然的囊中物。

下来的森美兰能否变天也取决于民联有没有一位突出的领袖和其阵容的排阵。而柔佛州一向以来是国阵的钢墙铁壁区,若有所失,也会在城市的选区失手。但不论怎么失,在26个国席下,具有挑战性的选区也大概5、6席左右,倘若马华的一些选区不幸被攻下的话,这对马华的未来是敲了第二次的大警钟。这就是为什么马华一席也不能失的大道理。

总而言之,由于今日的政治局势已有所改变,也不能再以308的眼光来审视政治走向,引发了纳吉要高调问政。比起蔡细历何止强10倍,简直是铺天盖地的在各个地方卷起政治浪花。

可惜的是,国阵内有人的步伐跟不上纳吉,也就使到纳吉不得不在政治海浪中制造高潮。因为跟得上的人不多,自然形成“无兵司令”的感觉。因此如果纳吉要改变这一印象,不但巫统本身要大规模地响应纳吉的号召,而且各个友党也要拿出成绩单,不要消极以待的等纳吉来改革或“打救”。每一个成员党都有其独立的自尊和政治地盘,它们不能事事依赖纳吉来做出改变,而是其本身也要迎头赶上,敢敢变,敢敢撞,这样或者会闯出些名堂来,否则在依然故我下,党的未来就会亮起红灯来。

刊登于2012年3月26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