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12

哈迪阿旺要任首相? (天下纵横)



伊斯兰党长老会推荐党主席哈迪阿旺出任首相,如果民联在行将到来的大选胜出的话。虽然不是伊斯兰党大会的议决案,但也掀起热议,因为直到今天为止,华裔社会似乎尚未把首相人选订在伊斯兰党的身上,而是认为安华是理所当然的领袖,如今伊斯兰党算是比较“正式”的提出这一要求或愿望,显示这个党内有人认为应让伊斯兰党领袖出人头地。
虽然直到今天为止这仍是伊斯兰党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我们不妨从历史来探讨这一课。
无可否认的,伊斯兰党是民联三党中最老牌的政党,它成立于1951年,是巫统分裂出来的政党。经过60年的考验,这个党才不断地壮大而成为举足轻重的政党。
不过,从一开始,伊斯兰党从未正面标榜它有朝一日能取代巫统的地位,而成为执政党;反而是由1951年退出巫统另起炉灶的马来亚独立党有此强烈的愿望,因为其领导人就是1946年创办巫统的领袖拿督翁。
为了取代巫统,拿督翁又于1954年将独立党改成国家党,并亲自率大军参加1955年独立前的普选,结果一败涂地,功败垂成,;反而是回教党探出头来,赢了一个席位,而联盟(巫统、马华及国大党)赢得51席。
自此之后,伊斯兰党力争上游,并在1956年邀得左翼领袖巴哈鲁丁出任主席而在1959年的大选攻下吉兰丹和登嘉楼州政权,也在国会跃居成为最大的反对党。
虽然巴哈鲁丁有此资格和形象可以被献议出任首相,但在当时的条件下,除了拿督翁有资格与东姑阿都拉曼争相位外,巴哈鲁丁是靠边站的。
1962年拿督翁逝世,其国家党消亡后,伊斯兰党也不敢扬言要取代巫统成为执政党。因为有自知肚明,伊斯兰党从未发“首相梦”。及至1989年东姑拉沙里离开巫统创设46精神党后,伊斯兰党就踏着拉沙里的顺风车在90年大选夺回吉兰丹州政权。在这方面,它的领导人是礼让东姑拉沙里的。无奈时运不济,反对党当年夺权失败,拉沙里也就与首相失之交臂了。
直到1998年安华被马哈迪革除后,他又以同样的战略成立公正党,并与伊党和行动党合作。当时打出的旗号是安华是首相的不二人选。可惜1999年的大选只造就了伊斯兰党的重新崛起的神话(拿下丹登两州的执政权),无法使公正党壮大,而身陷囹圄的安华也就无法圆首相梦了。
又经过9年的考验,除了安华一人外,并没有其他党领袖如此充满信心与魅力,认为2008年的大选反对党肯定有所作为,他甚至提出执政5个州的愿景。
结果安华的“神机妙算”也真的让反对党拿下5个州的执政权,虽然吡叻州政权在2009年又再变天回到国阵(巫统怀抱),但民联的州务大臣尼查(伊斯兰党人)的一年执政表现却赢得了民心;尤其是华社对他另眼相看。
另一方面,对此有先见之明的哈迪阿旺说,他谢谢党元老的抬举,但不想当首相。言下之意是留给安华的。因为从1998年起,三党已有协议(不论是文字或口头上的)都不曾改变对安华的支持。
换句话说,如果民联能入主布城,安华将是未来首相,这种想法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只有巫统的领袖是国家的领袖,而其他党只能担任辅助性角色。如今竟有人提出反对党也能反客为主,而不是认为政治是一成不变的。这也表明了马来西亚的民主已是大跨一步,值得国人庆幸。
其实不论大马的未来政治如何演变,可以告慰的是,就连首相纳吉也服膺民主地认为如果反对党有本事起而执政,那就要以民为本,不能牺牲人民的利益。
既然巫统领袖也有此言,我们也就不必惊讶为何伊斯兰党人会有此高见要坐第一把交椅,当然它还得实事求是面对现实,正如伊党丹州行政议员莫哈末阿玛说:赢了大选才论首相人选。总得来说,另一方面现在所谈的都是一种推测和主观的想法,倒也无需耿耿于怀,毕竟理想与现实有一段距离。
刊登于2012年12月3日《号外周报》第610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