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

中国的第一夫人 (直挂云帆)



不兴第一夫人(First Lady)号称的中国,因为习近平的上位而让外国舆论形容“首位”第一夫人已经出现。
《华尔街日报》在1112日的新闻报导中这样说:“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似乎可能成为接近美国第一夫人的领导人的配偶。”
现年49岁的彭丽媛是中国著名的声乐歌唱家,目前担任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少将军衔。她在1986年经人介绍与时任厦门副市长的习近平相识并于次年结婚。两人育有一女,名习明泽。有报导说,她在哈佛念书。
2011年时,她担任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结核病和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而在今年5月,她在北京与比尔盖茨一同亮相,宣传禁烟活动。如今习近平正式在中共十八大上被选为党总书记和军委会主席,不久之后,他将出任国家主席。这意味着,习近平已接过胡锦涛的棒子,成为第五代的党军政的最高领导人。因而他的貌美歌甜的夫人彭丽媛也即刻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无可否认的,中共选了习近平接班也就意味着彭丽媛将转换另一个角色出现在国际政治舞台,但她会像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妻子米歇尔周旋于国际社会,还是像过去的数位中国领导人的夫人保持低调的社交?
就彭丽媛的条件来说,她可能会改变中国第一夫人的形象,但她能否像西方国家的第一夫人那样,扮演一个全新的角色尚未得而知,也言之过早。不过可以肯定她将会比较高调的参与国际事务,但绝不可能像美国总统夫人那样,可以直接走进其丈夫的政治生活中。正如她自己说的,回到家中,她只是我的丈夫,而我只是他的妻子。
当然除了丈夫和妻子的关系外,他们俩人还是外人眼中的“最高领导人”和“第一夫人”,这就是他们正在扮演的角色。在这方面,我们不妨回顾共和国“第一夫人”走过的历程也就可以知道究竟“第一夫人”有什么角色可以扮演?
当孙中山在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推翻封建王朝后,她不是以开国总统的身份迎娶宋庆龄,而是在1915年讨伐窃夺革命成果的袁世凯时在日本与大美人宋庆龄结婚的。
正由于孙中山的威望无人可以比拟,宋庆龄也就成了非正式的“第一夫人”。即使孙中山在1925年逝世后,宋庆龄也成了不具名份的“国母”。无论如何,当孙中山在世时,她的“第一夫人”的地位是“无名有实”的。
第二位接替第一夫人身份的是宋庆龄的妹妹宋美龄。这位攻于心计的东方美人在1927年下嫁蒋介石后,就成为不折不扣的第一夫人,风头之健在近代以来,尚无人出其右;尤其是在1943年在美国参众两院发表演讲,为蒋介石请命经援而赢得了掌声。第一夫人果然名不虚传,直到蒋介石退守台湾后,宋美龄也仍然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影响蒋的施政,直到1975年蒋介石逝世为止。
第三位“第一夫人”是电影明星出生的大美人江青。她在1937年投奔延安,而在1938年与毛泽东结婚。那时中共仍在延安扎根和发展,一直到1949年毛泽东解放全中国建立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后,江青并没有享有“第一夫人”的身份,她也不准干政。当时担任国家主席的毛泽东和总理的周恩来都没有将夫人带在身边出国访问或接待贵宾的习惯。因此江青也好或邓颖超(周恩来夫人)也好,都没有扮演第一夫人或第二夫人的角色。
江青在后来之所以能翻云覆雨,权力大过“第一夫人”是因为毛泽东在1966年发动文化大革命之后,任命江青为掌控实权的“文革小组”副组长。在那个狂热的年代,江青已因毛泽东夫人的身份成为文革运动中的“女皇”,权倾一时。
然而当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江青及其集团(俗称四人帮)被一网成擒,不但结束了其政治生涯,也结束了十年浩劫的文革。“红都女皇”之梦破碎了。
第四位成为第一夫人的也是才智兼备的美女王光美。她在1948年与刘少奇结婚后,就过着忙碌的政治生活;特别是在1949年建国后,刘少奇也以国家副主席的身份成为国家重要的领导人。身为刘少奇夫人的王光美也就有机会随刘少奇访问苏联。
1959年,毛泽东卸下共和国主席,只保留党主席,刘少奇则升任国家主席。这样一来,王光美就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更频密地在国内外访问和考察。
由于“第一夫人”表现得体,并在1963年陪同刘少奇成功访问印尼、缅甸、柬埔寨和越南后,人人都看到王光美的清新形象。但在江青看来很不是味道,论地位她是毛泽东夫人;论资历,她在延安时代就参加革命,比起王光美更早接受革命的洗礼。
后来终于因文化大革命的到来注定刘少奇及王光美成为悲剧人物。毛泽东的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判定了刘少奇的厄运。1969年被折磨致死时,竟被称为“失业”人士,堂堂国家主席沦落至此,突显了政治的残酷与无情。
同样的王光美也受到了批斗和羞辱;尤其是他出国访问的情景也被丑化地穿上旗袍当众奚落。如此地折磨又投入监狱,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对人性的沧桑。
当文革结束后(1976年)王光美经历磨难已不堪回首前尘,虽然较后获得平反,但共和国再也不流行第一夫人在外崭露头角,例如1978年复出的邓小平,至多是携带夫人卓琳对外访问时,保持低调,不以第一夫人自居。下来担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杨尚昆乃至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跃邦、赵紫阳都没有让夫人曝光,反倒是“六四”(1989年)之后的领导人,从江泽民开始,才有限度地让夫人王治平随同出国访问,但也不高调。反倒是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夫人朱琳有较多的机会参与盛会。
来到锦涛的年代,其夫人刘永青少有出现公共场合;温家宝的夫人也不与丈夫同时出现。这似乎是保持中共的一贯传统,不张扬第一夫人;也吸取过去王光美的教训,避免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但今天看来,形势似乎对彭丽媛有利,她不但是国际舆论的焦点,也是世界希望中国领导人更接近西方的习俗与传统,让第一夫人与国家领导人一起登上政治舞台。
如果说美国过去的贾桂琳(肯尼迪总统夫人)及希拉里(克林顿总统夫人)给人留下才智双全的印象,那么人们期待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的夫人也能展露一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既然彭丽媛已担任两个“大使”的公职或角色,那么接着下来她也许会有节制地增加国际的活动。如果她因之让她的歌声和美貌慑住世人的心,对中国的崛起或者能产生亲善的软实力而不是所谓西方渲染的军事新威胁,那将是一个新的突破。
刊登于2012年11月22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