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13

行动党带头公布身家 (天下纵横)



槟州政府继2008年的308政治海啸后,也在2013年的505华人政治海啸后采取同样的步骤,那就是公布行政议员的财产。虽然没有包括配偶及子女亲属的财产曝光,但有此胆识也算是马来西亚第一,因为直到今天,国阵仍不主张公布财产,而民联的另两个成员也似乎不主张这样做。例如伊斯兰党并未在吉兰丹州公布其行政议员财产,而在上一届由伊党控制的吉打州也一样没有公布财产;至于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直到今天并未随槟州政府起舞。
那些不赞成或不支持公布财产的理由不外是担心“钱财外露”会引来“不安全”,因此主张私下向领袖“报告”财产。这看在斗升的小市民,自然是很有意见的:为什么财产不可以公布?难道还有不可告人之处?
虽然长久以来当官的都有自己隐私的一面,不习惯也不会向公众“暴露财产”,但如果不公布,在日后也会对他的财产指指点点。
就此而言,槟州政府在这方面的领先是值得肯定和激赏的;尤其难得的是,连州议员也公布财产了。虽然这些被公布的财产都没有让人瞠目结舌的价值,但至少说明了他们敢于向人民公布本身的资产。它的第一个好处是将来若某人的身家突然暴涨,那就是钱财来路不明,因为有了记录,在相互比较之下,也容易被人民查询和质问,对当官者也有个警惕作用。
我们希望起带头作用的民主行动党也能在以后的将来做到亲属的财产也曝光,这样就会大大地减少人民对议员身价的质疑。
它的第二个好处是为议员立下一个榜样。既然行动党也已敦促其雪州行政议员公布财产,我们也希望它能影响友党做出响应,只是在目前看来,彼此之间的政见还是不尽相同也无法达致共识。正如李光耀在其新著《李光耀看世界》中所说,民联三党面临结构和理念上的差异,即使成功步入布城也将因伊斯兰党无法塑造新的种族关系。
李光耀的观点不尽然放之四海皆准,但也有其道理,毕竟民联在一些重大课题上就无法达成共识,例如公布议员财产,为什么行动党办得到而其他友党做不到呢?还有行动党坚持推动地方议会和市议员的选举也没有得到友党的积极响应。
如果说这些都还是次要的,那么在回教理念及回教律法上,行动党及伊斯兰党就是各自表述,一如中台对“九二共识”,一个中国“有各自的想法和看法”,这就意味着民联的组合尚待加强与改善。既然308已经过了5年,不知道为何民联仍然无法用一个党徽参加大选,而且看来彼此都乐得各自使用本身的的旗帜参加竞选,若是各行其是的方法长此下去,彼此的合作也就有所局限,更无法突破了。
事实上,民联之所以成功组成和在5年前发生马来西亚政治版图的急切改变,主要是由于安华依布拉欣这个人。没有安华就不会有“烈火莫熄”,也不会有三党候选人单挑国阵;更不会在308后及快地结成民联。可惜的是,民联直到今天还是在原地踏步,这对政党政治的整合是无所裨益的,也是保守的象征。
另一方面,既然民主行动党能在槟州促请其州议员都坦荡荡地公布财产身家供大众参考,我们倒愿意建议行动党在大会上能一致通过所有各地的国州议员都得公布财产,以显示其大方公正,并藉此立下一个表率,也就自然刺激其他政党不得不仿效之。
如果行动党只限执政的州属和州议员,避开国会议员和其他州的州议员,也是有欠完整的,没有执政就不等于没必要公布财产。既然议员是为公众服务的,其收入与财产也应让人民知道。
如果行动党能在这方面起领导作用,肯定会影响公正党及伊斯兰党也来个回应,这也是人民所期待的。一旦民联形成共识,就会给国阵带来压力。可惜的是民联在今时今日总让我们觉得合作悉所尊便,时不时有不同的政见在唇枪舌剑。这虽然不是不可以,而是民联本身在制定共同政纲与理念上,没有迹象显示在505后又跨前一步?

刊登于2013年8月19日《号外周报》第646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