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13

行动党被谕令改选 (天下纵横)



民主行动党因去年12月的党选出了问题被社团注册局加以追究的结果在今年5月大选前引爆一场激烈的争执。因为担心行动党的候选人用本身的火箭党徽被阻止,在提名日前夕,行动党做了一个大胆与冒险的决定:决定使用伊斯兰党的月亮标志,而在东马则采用蓝眼的标志。
这种激将法的目的是为了展示行动党经过这么多年的苦难磨炼后已是“具有最高的免疫功能”,因此用哪个党的标志来竞选在此时此刻对行动党来说已没有杀伤力。所幸在最后一刻钟,行动党赢得了斗争,得以保住用火箭来竞选,且在505的狂风猛吹城市下,行动党又来了一个丰收,夺得了38个国席和95个州议席,令人刮目相看。它不但保住了槟城州政权,也在雪兰莪州与另两个友党分享政权。
不过,势力进一步扩张的行动党也不是高枕无忧的,就在它在大选后忙于如何给中央政府施加压力时,它本身却接获社团注册局的来函,指示它进行重选,但没有明示何时完成重选。
由于行动党担心在重选后还有后续行动,因此它在紧急会议后的第一个决定是要与注册局进行斗争。这种斗争也可能向法院挑战注册局的决定。
在林冠英看来,注册局持双重标准,选委会的墨水有问题,却不被宣布大选重选;而行动党已纠正其算票技术错误,但得到的答案是重选。因此该党对注册官的指令有意见。
其实行动党并非第一次面对尴尬的局面。当1965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时,它原先的活动因人民行动党突然变成“外国政党”而不能再继续操作。
在当时,行动党唯一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是蒂凡那,他是在孟沙区中选国会议员。因为人民行动党有变化,被李光耀带回新加坡,蒂凡那及其党员在一夜之间变成“没有家”的人。
虽然不是注册被吊销,但蒂凡那等人也得尽快“再成家”,否则不能开展政治活动。结果几经折腾,蒂凡那终于在1966年取得注册证,易名为民主行动党。这个政党虽是继承人民行动党留下的政治资产,但一切得重新开始,而在1969年的大选脱颖而出,共赢得13个国席,马华公会则只剩下区区的13个国席。
不过在1969年大选后冒出头来的民主行动党也不得不战战兢兢谋生存。因为它的4个国会议员倒戈相向,转向支持执政党了。另一方面,在“513”事件(1969年)后,民主行动党又成了反对党的表率,因为与行动党一起成长和冒出头来的反对党,即回教党、民政党和人民进步党已投向执政党的怀抱。而远在东马砂拉越的人联党则更早向执政党示好。因此整个政坛剩下的反对党寥寥可数。一枝独秀的行动党也已经取得了填补劳工党的政治真空,另一个是砂州的国民党。
在早期的时候,忝为反对党的行动党行差踏错的机会不多,因为党员不多,党选一向以来也不激烈,当然少出差错。但没想到身为一个老牌政党会在去年杪竟第一次犯上算错成绩的错误。
当然犯上这样的错误若被吊销注册是太激烈的“惩罚”。但现在被促重选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而是行动党可能担心在重选后被“秋后算账”,否定它在今年正月以后的决策和行为的正当性。
在这方面,行动党可直接与社团注册局进行交涉和了解,是否重选后就算抵消错误了?
对行动党而言,我们相信行动党即使接受重选,所产生的中委也将与原本的中委不相上下,因为它被逼不得不团结起来应对局面。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巫统曾在1989年因陷入官司而被法官吊销注册,身为主席的马哈迪及快地用新巫统来取代旧巫统,结果化险为夷。
由于巫统从一开始就是强大的执政党,所以它拥有优势使到巫统再次站立起来。
行动党没有这样的优势,也就得步步为营;尤其是在未来的两年内,摆在行动党面前的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因此不论行动党喜欢与否,它得在为错误付出代价后,未来的路更要谨慎,因为有万千只眼睛正在盯着你在什么时候又犯错误?

刊登于2013年8月12日《号外周报》弟645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