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3

下车议员有什么苦? (直挂云帆)



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的一席话是令人深思和深省的,他说,下车的议员如何安排他们一份工作是必须根据情况与能力作出的,不过槟州民联政府的职位不多。
他意义深长的说:“从政治者必须明白政治职位并非永恒事业,它是属于自愿性质,因此存在不稳定的状况。”
这一席话也道出了从政的风险,任何人都随时会踩到香蕉皮而跌了一跤,有人跌后不气馁,再接再厉,东山再起;有人跌后阿芝阿佐,心生不满又怪这怪那,好像党让他“失业”了。
究竟政治是怎么一回事?这是必须要详加说明的。首先我们要庆幸马来西亚基本上是个民主的国家,容许任何人组织政党参加选举而出任国会议员或州议员;甚至可以组织政府反客为主。
由于这样,自独立以来就有不少人通过选举而成为议员的。他们可以是贵族或资本家或知识分子,也可以是平民百姓或贩夫走卒,这是有事实根据的。
我姑且举两个例子,在1961年的乔治市市议员选举中,社阵派出派报员骆万兴在港仔墘区拿下联盟的候选人郑再传,对骆万兴来说是意想不到的喜讯和人生的转捩点。虽然他的语文不灵光,但在社阵控制的市议会,可用四种语言发言,也就勉强过关。两年后他靠良好服务又再当选市议员。这就是说,学识虽然重要,但选民认识党标志更重要。
另一个例子是行动党在1974年派出一名店员(卖布的)林日新对垒人民进步党党魁SP辛尼华沙甘。这是范俊登(时任行动党副秘书长)的战略,目的在于教训进步党“背弃反对党阵线”加入国阵而成为吡叻联合州政府,SP也因之出任吡州行政议员(原本怡保市议会在进步党控制下他是市长)。
为了证明巨人是可以被打倒的,范俊登除了本身在国会(金宝)面对SP外,也派名不见经传的林日新上阵州议席,结果他们两人把SP打得人仰马翻。在郁郁不乐下,SP1975年逝世。
这两个事例告诉我们成为议员是不问学历也不问出身,只要是公民就可提名参选,一旦中选就是身份不同的议员了。由于这个缘故,马来西亚政坛先后孕育了许多草根议员。
其实参加政治是个人的意愿,有人为理想参加政治斗争。例如早期的社阵(劳工党和人民党组成)就有许多青年前仆后继地投入政海,即使被抓坐牢也在所不惜,当然更不会惋惜或感叹没有议员做了。例如1968年劳工党号召各级议员辞职以抗议马来西亚不民主。这种对议员身份不迷恋的作风,在今天已经是很少见了。
拿个简单的例子来说,跳党的议员一旦被挑战辞职再选,除了一两个人(如新山国会议员沙里尔及沙巴的拜林)外,绝大多数人都会珍惜议员身份和收入,自然不会自动辞职。但对付“背叛”议员的要算行动党的林吉祥最出名了。他在1978年收拾胡更生及1982年收拾陈德泉后才在1986年移师槟城开展丹绒一役。
由此来看,跳党有时候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当然也有例外,如何文翰一跳到马华后竟出任部长,更一度中选马华署理总会长。还有叶炳汉跳党后也曾中选回国会议员。
议员的身份不但好用,有时也是有价值的。比如李三春时代(1974-1983),他就专门向行动党议员挖墙脚。根据所知,被挖角的人有胡德安及黄瑞钦(均为槟州议员)、萧汉钦(国州议员)、陈毓书(州议员)及陈德泉(国会议员)。因为李三春的挖角成功,使到马华在槟州立法议会的议员增加,也就在1982年大选时争取到与民政党平分秋色,各获分配8席参加州选。这就显示议员身份的重要性。当然也有一种现象是失意的议员。比如行动党内就有4人被割爱而产生一连串的“不平则鸣”的声音。
有人说他们做得好好为什么要换人呢?害得他们“失业”,似乎有点“残忍”;但又有人说,党认为他们是时候下车,换上新人也是正常的新陈代谢,又有何不可呢?毕竟当议员是为民服务的,不是拿官位来炫耀的。
我不置评他们被撤换是不是应该的,但我认为一个人参加政治就要预算风波和翻车,不能老是搭顺风车,除非他们是党的重要党员或党的骨干,参与当权派的阵营,不然被党更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
我姑且举一个例子说明一个人在议员身份上的出色表现不等于他是“永远”的议员,当民政的许岳金(州行政议员,曾任代首长)于1984年竞争民政槟州主席失败后,他就不再是党内的当权派,而是由陈锦华主导候选人的推荐。1986年的大选,许岳金被调打升旗山国会,等于是让他去反对党强区当炮灰,他在无党职下,只得逆来顺受放弃丹绒武雅州议席而在升旗山意料之中的吃败仗。因为被排斥导致许岳金过档马华,又不幸在1990年参加国会大选失败,在得不到林良实支持下,也就难东山再起。
因此行动党内的四条大汉在面对本届大选的挫折也是可以理解的。换句话说,如果在党内没有地位,他的议员地位不会是铁板一块的,总得听命于党的决定。幸与不幸就看个人的造化了,不要怨天尤人,只能怪自己没在党内建构足够的势力。
但即使从议员位上退下来不当议员也没有什么痛苦;尤其是在今时今日,据知州议员月入6000元以上,退休也有一半收入(3000元),一直领到逝世。国会议员月入过万,退休至少也有5000元左右,如果曾是双料议员收入就更可观。
若是担任过行政议员或部长级的就有更多的退休金了。试想想,假如一个人身兼数职,州议员、国会议员、上议员乃至部长职,其收入是不菲的。曹观友说得好,“即使只当议员一届,也有恩俸金。50岁后还有退休金,至少比别人幸福。”
何止别人,简直是在许许多多人之上,如果已有这么好的收入再做其他工作或生意那是快乐而自在的。
因此若有下车议员在发牢骚或钱不够用的话,就请他们想想退休后没有收入的人的生活吧!
当政治无情的时候,政府已从其他方面给予补偿,难道有人还想做一辈子的议员?

刊登于2013年9月5日《东方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