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13

马华党争越争越乱?(现代春秋)



马华公会在505大选后呈现的纷争从内部的“和而不争”到“争而不和”的变化显示了在短短的5个月内马华的矛盾不但公开化,而且也发展成水火不容的局面。这不是始料未及的而是马华的领导层一直采取观望的态度和希望时间可以治疗马华的创伤。其结果是欲盖弥彰,马华公会不仅显尽其疲惫状态,而且也形成水火不容的局面。
这原本也是马华一贯的传统,即使经过大会选出新领导层,它依然存在派系的斗争或呈现分裂的结局。
举例来说,1959年马华党争爆发后,得势的陈修信在东姑的支持下崛起成为马华当权派;失势的林苍祐派在被排斥下脱离马华,包括林苍祐也不得不在1961年另起炉灶,成立民主联合党。因为他在马华已无立锥之地,这就是马华分裂的第一个例子。
1969年大选后,马华的陈修信突陷入困境,参选33个国席,只13人中选,结果马华中委决定“不入阁”。但因为突然爆发“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马华又回到内阁。当国会民主于1971年重开后,马华通过华人大团结运动重新凝聚力量。换句话说,陈修信用外来的力量打救“半生不死”的马华取得奏效。
然而因为已掌握实权的敦拉萨(1970年已出任首相)采取收编政策,将反对党纳入联合政府,导致陈修信颜面不再,乃在1974年宣布辞卸马华总会长让位于李三春。在另一方面,林苍祐又重新与敦拉萨结盟。
1979年,马华公会又面临大分裂。事缘曾永森(老二)决定向李三春(老大)叫阵,引发马华分成两大派。论声势和舆论力量,曾永森占上风;论党内代表实力,则是李三春占优势。在短兵相接下,李三春胜出,曾永森被边缘化。由于举棋不定,曾永森未敢组成新党,失去反扑时机。待到1981年才加入民政党,气势已大不如前。马华的分裂及马华与民政的结怨也因之加深,显示了华基政党在国阵内明争暗斗。
1985年马华又再陷党争。虽然陈群川派通过特大改选取得胜利,击败了梁维泮,但马华已元气大伤。1986年,陈群川出事辞职,开启了林良实时代,也给马华带来了长时期喘息的机会。
这个“平稳”的年限竟从1986年到2003年,前后达17年之久,也铸造了林良实成为马华在位最久的总会长。在他任期内,马华基本没有退党风潮,而党内的斗争也被巧妙地压下去。
最明显的例子是2003年林良实交棒时,却是在协商下退位的(其署理林亚礼也退下)。结果扶起了黄家定与陈广才的结盟时代。这两人分别是林良实及林亚礼的代理人,也就排出了一个妥协的马华阵容。
妥协的政治在太平盛世时是管用的,但不适用于“乱世”时代。因此人们不必惊讶在2004年大选后,马华竟出奇的空前大团结,因为马华在大选中取得辉煌的胜利,算是太平盛世。也因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胜利,马华公会忽视了它已经与华社越行越远的危机,以致人民的怨气不断升温。待到2008年大选后,马华突然发现原来它的政治筹码在一夜之间丢失了许多,仅剩下可怜的15个国席(参选40席)及31个州席(参选90席)。这是马华有史以来的大惨败。
在没有争议下,马华依然入阁,而黄家定的急流勇退显示他对败选的负责(可惜的是他在2010年卷土重来,却以失败收场,严重地打击和损伤了他的政治声誉)。
这段情节是这样演绎的:在2008年的308政治海啸后,黄家定退位,换上翁诗杰。他原本被寄以厚望改革和解救马华,讵料他与当选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不咬弦,并在2009年将蔡开除出党,从兹马华陷入多事之秋。
蔡细历的争议性角色与他卷入“性爱光碟”有直接的关系,但吊诡的是,他在2007年杪辞职后不再参加大选,竟能在2008年党选中中选老二。这个排阵也打乱了翁诗杰的布局,衍生了无法解决的党争。
尽管蔡细历被开除,但在同年的特大又再将他放回原位,基本上动摇了翁的地位。其结果是2010年的另一场特大结束了翁的领导,并否决了黄家定的卷土重来,反而是不受看好的蔡细历“独占鳌头”
正因为马华强化内斗而无法让华社对它耳目一新,在2013年的505大选,马华又再发生另一个政治地震,只剩下7个国席和11个州席。这惨败给马华带来难以估计的后遗症,除了不加入内阁来“教训”和“惩罚”华人不支持马华外,也对马华本身造成更大的伤害。
谁应负起最大的责任?没有人说得清楚,有人说是蔡细历,也有人说是马华整个中委,但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马华党人还要不要救马华?
在一片愁云惨雾的低迷中,我们先是看到廖中莱表明要救党,除了提出改革方案外,也借助华社的支持力量并进一步在9月要求召开特大。表面上是对郑修强(柔行政议员)的恢复党籍表不满,实则被认为是冲着蔡细历而来。因为技术和法律问题,廖的921日的特大终于“胎死腹中”(蔡细历不予支持)。
反过来,蔡派发动另一场针对廖的特大而获得蔡细历的支持,已订在本月20日召开。虽然撤销“不入阁”的议决“势必通过”,但更重要的是蔡派的反击,矛头对准廖中莱,其目的显然是挫折廖争当马华老大的士气。
如果说蔡决定不再蝉联,在廖被打压下,谁又能脱颖而出呢?举目一望,马华的国会议员所剩的人选也没几个,因此不排除有人在“乱世”强化本身出位,这到底会是谁呢?如果不是国会议员,又是哪位新人上位呢?放眼蔡派也是没几个人。
但不论马华内斗如何,马华已经输不起,手上也没有多大本钱,而且马华要的是人力(群众的力量)而不是财力(有经济地位),毕竟它是一个政党,不是一间公司。
马华党人不是党的股东,而是怎样代表民族使党活得有尊严,否则这个党存在的意义是值得质疑的。不知马华党人怎样挽救“病危”的马华呢?切忌越争越乱!

刊登于2013年10月7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