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5

评习近平的“四个全面” (跃马扬鞭)



政途平步青云的习近平于2012年出任中共总书记以来,他就绝不手软地向贪污全面宣战,因此在短短的两年内,普遍赢得好名声,有人更形容他是立国以来的“打虎英雄”,并寄以厚望他能拿出卓著的成绩一举克制贪腐份子,还共和国一片蔚蓝的天空。
从整局来看,习近平的施政确实让人一新耳目,振聋发聩,但是否能有效铲除贪污案件,倒是言之过早,因为一个朝代或一个国家总是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贪污,即使在毛泽东雷厉风行取缔贪污的年代,也还是发生过贪污大案。由此可见,不论是谁主政,贪污案件总是一直存在着,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
虽然许多人都密切注意习近平怎样将周永康及作奸犯科的帮派人马绳之以法,但也期望习近平有一套治国的理论成为新的指导方向,进而将习近平的“中国梦”用理论全面地演绎出来。
令人欣慰的是,习近平经过两年的磨练终于提早让其政治理论浮出台面。这个理论就是“四个全面”,试图将“中国梦”条理化和具体化。所谓的“四个全面”即指全面建立成一个小康社会,全面深入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及全面从严治党。
从字面上解读,习近平的“四个全面”的前两者是邓小平的愿景所达成的。结果邓小平不负众望,中国终于因为改革成功才使到小康社会在千禧年成为一个普遍的现象。但后两者的心愿则有待考验,因为周永康的案究竟有多大?又有多少人随之落马?还要看习近平如何依法治国及如何地从严治党?
换句话说,习近平倘若成功地在法律的基础上将周永康及一伙人以法治理,一如在2013年通过法院将薄熙来公开审理而定罪,那肯定会使他成为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政治伟人。
其实习近平今日所作所为也是与中国历届领导人的愿景是一脉相承的,只是达成的效果有待后人评说。
我们先说毛泽东主政的年代(1949-1976),虽然他在1959年卸下国家主席一职,交由刘少奇出任,但绝对的权力依然在毛泽东手里,因为他仍然是共产党的主席,魅力与权威大过天。这就是说,自从1945年的中共七大会上首次出现毛泽东思想(刘少奇在报告中提出)后,毛泽东所创造出来的理论已成为中共夺取政权的基石与思想指导。其思想主要反映在“联合抗日”、“阶级斗争”、“不断革命”和提防“和平演变”等。
正由于毛泽东权威是不可被挑战的,遂使到在建国后的数次运动都与毛泽东思想分不开,例如反右大斗争、大跃进、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等。在毛泽东之后出现的第二代领导人是邓小平,虽然他不担任国家主席或中共总书记,但他的权威可和毛泽东媲美。我们姑且以邓小平实际当政的年代来剖释(1978-1997年,前后19年)在他“呼风唤雨”的年代所释放出来的邓小平理论,基本上是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及追求在千禧年达成小康社会。
即使邓小平在世时,中共先后有四名领导人: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及江泽民,但他们的光芒始终被邓小平的影子所遮盖。例如江泽民(1989-2002)在后期出台的所谓三个代表(中共始终代表先进社会生产力、始终代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及始终代表最广大的人民基本利益),只被视为不讲阶级斗争的政治观。
来到胡锦涛时代(2002-2012),他也只能从实际需求提出科学发展观作为其指导思想而写入党章。事实上不论是江泽民或胡锦涛都只能游走于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之间,无法超越毛邓的无远弗届的影响力。因此在江湖退休后,也就鲜少提及他们的理论。如今习近平在反贪反腐的大道上似乎更需要一套理论指导作为政治取向,也就得赶紧推出“四个全面”作为毛泽东与邓小平之后一个必要的、特殊的政治方向。如果习近平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他将是共和国内能和毛泽东及邓小平并列的其中一位当代领导人。所有这一切也是海内外华人所期望的。

刊登于2015年3月9日《南洋商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