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15

美国不容后院有“红旗”?(现代春秋)



表面上看来,这是一则并不显眼但重要的新闻,它足以影响中美的未来走向和世界的格局,并突显了“社会主义”的国家正面临严峻的考验。
我所说的是南美洲的委内瑞拉突然变了半边天,下来可能会全面变天了。
这还得从历史说起。位于北美洲的美国是世界超大强国,自从立国(1776年)之后,它就不允许在它周边的国家与它唱反调;更不会容忍敌人在其脚下“耀武扬威”。
先说第一件发生在1959年的事,卡斯特罗领导一支游击队击垮了腐朽与独裁的政权,在南美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正因古巴(在加勒比海内)接近美国的领土,自然使美国吃不消。在当时有一位年青的医生切·格瓦拉与他一齐进行残酷的斗争。在胜利后,卡斯特罗自任总统,委切格瓦拉为银行行长,稍后又委为工业部长。
1970年,智利举行总统选举,左翼的萨尔瓦多·阿连德(人民团结)胜出,候选人也通过他们的党(民主党和人民联盟)一致支持阿连德出任总统。
由于阿连德的社会主义思想和政策的取向不容于美国,也引发美国通过中央情报局介入智利的政治。
不幸的,1973年发生政变时,阿连德被枪杀,而皮诺切特将军上位,实行独裁统治直到1990年下台。
剪除了智利向左转后,美国也不停地监督南美洲的活动,不允许另一个古巴在其门口让红旗飘扬。
在千防万防还是防不胜防下,1999年左翼的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Hugo Rafael Chavez Frias)在总统选举中胜出,而把委内瑞拉拉上社会主义的大道,这对美国来说是很刺眼的。虽然古巴对美国的敌视态度已有所缓和,但美国仍不解开对古巴的经济制裁(直到2014年,美国才和古巴恢复邦交,双方断交逾50年)。
到底谁是查韦斯(1954-2013)?他是一个神奇的人物。早年毕业于委内瑞拉军事学院,加入军中服役。
1992年,查维斯在军中结合一些力量(但仅占全部军事力量的10%),准备推翻佩雷斯总统的执政,因为他把委国的经济弄得一团糟。
可惜秘密外泄,加上有背叛者,查韦斯的政变失败了,他只得自首。在电视上呼吁叛乱军停火。意料之外的是查韦斯成了人民心中的英雄,敢于向独裁者斗争,最后还是被投入监狱。
在服刑期间,有一位工运领袖把查韦斯视为政治偶像,他就是现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虽然只有中学程度,但他早年加入查韦斯的秘密组织时,也展现了他的谈判才华。抑有进者,马杜罗后来娶了律师西利亚·弗洛雷斯为妻,也为查韦斯打官司,终于成功地在1994年获释。对此查韦斯对马杜罗是感恩戴德的。
1999年查韦斯把他的政党改组成“第五共和运动”后,马杜罗已是他的心腹。
虽然在1999年当选总统,查韦斯却在2000年得重选,因国家陷入经济危机和推行新宪法。在重选后,这个国家开始向左转,走社会主义路线。而他信奉“玻璃瓦尔主义”就是介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混合体。
未想深得民心的查韦斯于2002年遭遇军人政变,一度将他罢黜,但很快他又夺回政权。他指责美国参与策划政变,后来也调查不出结果。
2007年,查韦斯将他的第五共和运动党正名为社会主义统一党,更明显地摆明要朝公有制迈进。这一年,他又再当选总统(因宪法已废除总统任期的限制)。
201335日查韦斯因癌症恶化逝世(他在古巴医院治疗,而不是美国,足见他与美国关系欠佳)。就这样,他择定的接班人马杜罗上任代总统。依宪法规定得举行总选举,于是在同年414日的投票中,马杜罗取得50.6%的选票,反对党的卡普里莱斯则获得49.08%选票,双方相差仅1.5%之间。
在总统选举失利后,反对党也就借今年12月的国会大选给马杜罗一个马威。这一回反对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在167国席中,已胜了99席,执政党44席。
虽然实行总统制的委内瑞拉不受国会约束,可以自行组成内阁,而且总统任期要到了2019年才届满。反对党一时之间是无法夺权和变天的,但它们可以通过国会进行全民投票来罢免总统,而且也可阻挠政府的法案顺利通过,即使最终总统有最后的决策权。
因此可以想象,反对党中的正义第一党、一个新时代党、民主行动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基督教社会党及委内瑞拉计划党将在未来对马杜罗的政权构成极大的影响。
如果这次大选影响委国与中国的关系,对委国就大为不妙了。中国虽然在1974年与委国建交,但却是在查韦斯1999年上台后才与中国发展密切的关系。其中查韦斯就访问中国五次,而习近平主席也在2014年回访。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先后贷款510亿美元予委内瑞拉,用以预付购买石油款项。根据统计,目前委内瑞拉日供30万桶石油给中国。经折扣后,委国尚有210亿美元未偿还或尚未供完已付款的石油量。
因为国际油价下降,委内瑞拉又从日产350万桶减少至250万桶,大大影响收入,加上通膨高涨,国内缺乏供应必需用品和失业率可能飘升至18%,在在都是致命的。
在整局的战略斗争中,美国又“打胜”一场小战,中国会被迫与委国疏远吗?中国会否失去在南美的立足点?这都是值得关注的。

刊登于2015年12月14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