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16

马英九访马的风波 (现代春秋)

应马来西亚南方大学学院及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的邀请,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于1115日莅临马来西亚进行四天的访问,并作了两场演讲。
由于他是刚卸任(今年5月)的总统尚不能自由出访。例如在今年6月香港亚洲出版业协会(SOPA)拟邀请马英九参加新闻奖颁奖礼并作演讲,须先请准新总统。但因太过匆促,且担心机密外泄,也就不予批准。
如今马英九除了获准来马演讲外,也获准访问美国,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马英九这边准备要离开台湾到马来西亚前却被台湾的报章追问马来西亚的媒体原本称他为台湾前总统,但后来又改为前台湾领导人的意见,马英九对此深表不满。
接着在南方演讲时又发生不愉快的场景。他的身份被称为“世界华人领袖前总统”,但又被盆栽遮挡“敏感”部分。南方校长祝家华承认一开始用“台湾前总统”来称呼马英九,但后来有接到大陆方面的意见。
再下来,在马六甲出席“世界华人经济峰会”时,他的身份又再被改变,本来先是称呼他为“台湾前总统”的,但演讲前把“前总统”拿掉改上“台湾领导人”称呼,后来又被认为不妥,也就再被删掉,只剩下“马英九先生”了。
本来已有防备的马英九看见情势有变后,马上拿起自制的“名片牌子”挂在胸前,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华民国前总统马英九”。他解释说:这是为了捍卫前总统及台湾的尊严,不容许他人随意践踏。
他因之认为这是中国驻马大使馆介入的(结果),才会出现风波不断。他说他搞不懂他们(指使馆)到底要发出什么讯号?
他更进一步说,在过去8年担任总统期间(2009-2016),他是最卖命维护两岸关系,却落得如此下场。还有他在台湾被骂亲中卖华(当然没这回事),但今次来到大马已非总统,却仍要面对羞辱。为此他说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过分行事”,毕竟他在1996年以法务部长身份及2001年以台北市长访问马来西亚时都没有受到诸多干扰,而今次却是面对意料之外的困扰。
其实马英九面对的政治“干预”也是有其由来,最主要的是民进党的蔡英文在今年520日就任台湾总统后,就采取一系列被大陆认为“不友善”对华政策,例如不承认“九二共识”,只承认有这么一回事,自然引发中国的不满。换句话说,马英九在此时此刻访问大马正是两岸关系陷入僵局时,就会对外访的“台湾官员”给予适时的控制,马英九也就因为在不恰当的时机不幸成为“被打压的目标”。
如果两岸关系仍处于友好阶段。例如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他派出副总统萧万长出席APEC会议,也受到中国的礼待。还有自从2005年连战(国民党荣誉主席)打通两岸关系后,中共就认定国民党是可以合作的对象,而不是民进党。
2014年国民党的主席朱立伦访问北京时,获得习近平的接见,而且在201511月习近平也破格地在新加坡与马英九举行“国共第三次合作”的会谈。
无可否认的,两岸领导人都知道这样的“刻意”安排对话是理不出什么头绪和结论的,只是当时的政治议程明显是中共想拉国民党一把,以便在总统选举中,国民党能扭转劣势。
结果是习马会也没有给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朱立伦带来奇迹,反而是输掉3百万张票。
民进党的消极对待大陆的政策也引起大陆的反击,第一波是大陆游客大大地减少访问台湾,造成台湾的旅游行业及酒店餐厅业生意大受影响;更有旅业者逾万人在台北举行示威抗议民进党“断了财路”。
很显然的,蔡英文的两岸关系“保持现状”是等于没有进展下的静态关系,这也使到台湾在世界事务上不能插上一脚。比如世界卫生机构的会议、世界警察会议等,中共已采取强硬态度拒绝台湾的参与。如今台湾用宋楚瑜赴APEC大会,能否顺利完成任务也很值得怀疑。
因为中共是看事而非针对个人,既然马英九已卸职,站在一个中国的立场,大陆是不会允许台湾重要的人物以一个独立实体立足在世人眼前。马英九的参加世界华人经济大会正好视为台湾方面有意“自我标榜”,就不会用国民党当政时的态度对台湾“网开一面”。因为马英九已不再是国民党的主席,中共也就用另一个态度处理台湾外事,从这角度来看不是中共要“为难”马英九,而是马英九此时的身份有些特殊。若用台湾前总统,就等于接受台湾是一个与大陆分开的独立体,这是中国万万不能接受的。
直到今天为止,中共对国民党的态度并未改变,习近平在上个月会见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也欢迎两岸论坛继续开展,就是在一中的概念下(可以一中各表),向国民党伸出橄榄枝。如果马英九仍是国民党主席,他这个身份就不会被认为敏感。反之,可以用这样的身份来促进两岸关系。
在另一方面,如果民进党也能改变两岸政策,以国民党的立场来缓和两岸的紧张,说不定会出现中共与民进党头头的对话。
虽然马英九说两岸统一尚未成熟(什么时候成熟没有人知道),中共也不在意何时统一,只要不搞台独,不搞对抗,两岸的关系就可向前发展。正如李金友在文告中所说,是以马来西亚只承认一个中国政策来办事,希望两岸人民能体恤大马华人的苦心。

刊登于2016年11月21日《光华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