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4

越南制造难民潮

(82)越南制造难民潮
当前东南亚一项爆炸性的危机是“难民”问题。这些所谓“难民”来自印度支那的越南,柬埔寨及老挝。

如果说,1975年政权易手前后,有大批人从印支逃难,那是不足为奇的事,但可怕的是,在政权易手后的三四年间,仍然有成千上万的印支“难民”陆续涌向东南亚其他国家,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

为甚麽会有无止境的“难民”?为甚麽越南会有这麽多人离乡背井,没有目的地的在海洋中漂流?为甚麽印支仍然动盪不安?为甚麽有上演不完的悲剧?

1978年5月24日,中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针对越南华侨被驱逐事件发表谈话说:“早在1977年初,越南方面就为了所谓“淨化边境地区”,开始有计划地驱赶很早以前从中国迁居越南边境地区的边民,随后,逐步发展到大批驱赶旅居越南各地的华侨。

到了1978年7月底,根据统计,就有16万名越南华侨被赶回中国,当然不包括逃往其他国家的难民。

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一年有25万个难民,平均每月是2万人,长此下去,东南亚邻近国家又如何吃得消?

越南政府非但没有设法阻止人民离开,其代表武洪尚且在5月16日在雅加达举行的24国商印支难民会议上说:“从下个月开始,每个月将把约1万名越南难民直接送往收容国。”

因此,他信口雌黄地说:“在这个计划下,非法离开越南难民问题将不存在。”

他也说:共有2万越南人已正式登记要离开这个国家。

根据美国负责难民事务协调官克拉克,于今年5月21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特别国际会议上披露:“自1975年以来,离开家园的印支难民多达90万名。目前居住在临时难民营的难民约有25万人,他们正在等候安排在永久居留地定居。”

他并说:“毫无疑问的,难民营的人数将在1年内增加至50万人。”

事实驳斥了虚言
然而事实却驳斥这荒谬的信口开河。从5月到现在,越南难民只有更多涌入东合国家和其他地方,这又是甚麽原因呢?难道这些“难民”不包括在越南的估算在内?难道他们都是有国家要收容的难民?何止区区的2万名,简直是超过好几倍呢?

最近陞任总理署的外交事务部长阮基石更是大言不惭地说:大部份难民都是南方的人,特别是住在胡志明市(前西贡)的人。1975年,我们阻止他们离国,被西方抨击。我们考虑过后,决定让他们离开。现在西方反过来说我们输出难民。

事实上,越南是不是在输出难民呢?有证据证明越南是在“贩卖人口”,而且是不择手段。

合众社在去年11月14日,发佈了一篇特稿,揭露了越南当局在从事牟利与毫无理性的勾当。其情形如下:
(1)越南当局直接进行输出难民的买卖,每位难民平均付出值3000美元的黄金,作为“出口人头税”。

(2)越南官员和兵士协助把难民送上船,而且亲属可以参加送行。

(3)难民中绝大多数为华人。

甚至连阮墓石也不敢一口否认没有这一回事,他们这样避重就轻地说:“向难民鸠收钱不是我们的政策。或者在下级的官员中有这样做,但这与政策不能相提并论。”

(83)输出人口牟巨利
马来西亚副首相拿督斯里马哈迪医生今年1月24日在沙巴揭露:一个自称为“世界视野集团”(THE WORLD VlSlON)正在协助越南海上移民前来大马。这个集团在南中国海会晤难民,并提供地图,指南针及其他航海仪器,协助及指出他们的航向大马海岸。

一位由越南逃回马来西亚的人宋华辉(译音)说:“越南也有一集团从事安排非法移民出境,每人需缴值2000美元的黄金(通常是十两黄金)才准出境。”

由于这一连串的揭发,我国内政部长丹斯里雅沙里质问越南所扮演的角色。“我们知道在越南国内由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都需要领取文件,因此为甚麽这些人可以随便出国?”

在去年11月发生的“海皇号”事件,是我国政府拒绝2500名难民登陆而引致国际发出呼吁,但就我国的立场来说,这一大批人数是难于容纳的,当时已有4万 5000船民在我国暂时居留;再说,大马政府也担心开创一个先例,今后若有数以千计的船民一窝蜂的抵达,将无法拒绝。同时政府认为这是经过事先安排的,不是真正的难民。

果然一切被证实越南船民的出口都是河内的“杰作”。虽然海皇号的船民后来被美国、加拿大、法国和西德吸纳才解决,但越南船民不因此止步,相反的,小规模的离开却有增无减,使到东南亚国家百上加斤。

毫无目的的漂流
根据美国估算,流落在东南亚的难民数目与沉溺在海洋的数目相差无几,换句话说,越南难民出口是没有任何保障的。他们只被安排上船,在海上漂泊,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其结果是有人经过惊涛骇浪,侥倖生存。有人因覆舟,惨遭没顶。

为甚麽越南在没有目的地之前,就放“难民”离开?为甚麽连这一点最基本的人类恻隐之心都没有?这不是“残酷无情野蛮”(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形容越南所为是残酷无情野蛮的政冶讹诈),又是甚麽?

更甚者,有人揭露难民船上被置放计时炸弹,在海上引爆人船齐毁。毁尸灭迹,确是骇人听闻而齿冷。

船民的逃难生涯是悲惨和痛苦的,在茫茫的人海上,不知何处是儿家。往往是一船人“逃亡”,结果是死的死,病的病,甚至没有粮食,吃起人肉来。

美联社驻菲律宾记者在今年5月的时候,报导了以下一则感人的“怒海馀生记”:“50个难民乘船离开越南,6天后,船在靠菲律宾东南部某个地方触礁。结果有49人先后死去,剩下一个女童陈惠花。当渔民发现她时,表示了极大的惊讶,爆出这幕人间悲剧。”

许许多多越南人冒着生命的危险“逃”向不明所在,是为甚麽呢?这又是与越南的暴虐分不开的。78年3月开始,越南政府全面取缔私营企业,强迫城市人民迁往所经济区──实际上是丛林荒野。

不是巧合是预谋
在越南,华人不过是少数民族,约有150万之众,佔总人口的5%。但越南宁可赶尽驱绝,也不设法安置他们。尤其是在中越关係交恶后,河内更是咄咄逼人,拿华侨来出气,不信是报复,也可说是一项安排好的阴谋。

“远东经济评论”的K达斯的报导这样说:越南在1978年3月开始,取缔了长堤和胡志明市的3万名私人商业。6月的时候,越南加入苏联控制的“东欧经互会”。7月的时候,最大数目的难民涌向马来西亚:平均每月达三四千人。11月,苏越签署了“友好合作条约后”,难民跃至2万名,其中70% 是华裔。

在苏越签署有军事味道的友好合作条约之前1个月,即去年10月,越南总理范文同访问东合时,口头保证关注难民事,结果是河内不断地“提炼”它的“人口输出”生产。

因此,连斯说:“越南正在有意无意地造成东南亚动盪不安,如果说它可能并没有精心策划,以给邻国带来庞大的军事,经济和社会问题,但事实它却是这样做了。已经有好多人在谈论说,大批主要是华裔的难民被迫从越南涌出是一项较庞大的计划的一部份,目的在于建立河内在这个地区的霸权。当然,这种霸权是在超级大国苏联的倡议下建立起来的。”

这种说法不无道理。而且可以从近日苏联官员的谈话中得到佐证。

出席维也纳美苏高峰会议的一名苏联高级官员占雅丁,针对难民这样说:“越南难民的问题,有长远的历史背景,但逃出的那是华人,我不认为他们是难民。”

这一句话等于否定“难民的存在”,而且认定是华人就不是难民;这无异是鼓动越南继续排华,也赞成越南的贩卖人口。苏越间在难民问题上的串通,以为两国的扩张政治服务,不是极为明显的吗!

(84)各国船民在增加
河内的大举排华和迫使南方的越南人出口,已经不是甚麽秘密。这种贩卖人口的“单程贸易”不仅是对国际公法的蹂躝,也是对人权的残踏。

根据统计,在东南亚一带暂时获得庇护的难民已超逾30万人,包括最近由柬埔寨涌入泰国的柬难民。

在马来西亚,据我国内政部长丹斯里雅沙里指出:“从1975年以来,来马的越南非法移民共有11万7770人,移居到第3国者有4万2248人。”

“单在今年上半年,来马的非法移民共4万8094人,移居第3国者2万2057人。”

“到今天为止,在我国的非法移民有7万5530人,而在今年上半年,被拖回公海的船隻共有267艘,涉及的船民有4万459人。”

如果我国允许这4万馀人入境,则今日仍留在我国的难民数字将是十一二万名,不能不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在泰国,自从1975年以来,进入泰国的难民有24万名,其中有8万名迁往第3国居住。

不但如此,最近由柬埔寨逃入泰国的难民也有数以万计。据一些外国难民事务官员估计柬难民有9万左右。

如果不加制止的话,泰国最高指挥部参谋长赛育将军预测,将有百万的新印支难民涌入泰国。

这种说法当有事实根据,但因在柬境内,严重的飢荒和战争的持续,肯定会导致更多人逃亡。

新加坡的难民数目有限,目前唯一的难民营只有500馀越南人,而新政府的政策是:只接受那些在3个月内离境的人入口。

在印尼,难民的数目达到2万2000名,它已计划闢一个岛屿作为临时难民中心──位于新加坡南面48公里,是廖内一系列群岛之一,叫做佳浪岛。

显然,印尼认为它的数目已是相当高,不能再接受了。

在菲律宾,3900名难民散落各地,由于它与越南相隔较远,也就不成为严重的威胁。

除了东合国家外,香港是难民的另一个“避难所”,尤其是在上个月,平均每天有1000人进入。现在已是达到4万2000名,官员们估计,如果再这样下去.到了年底,可能增至10万名。

在台湾,也有1万多名越南难民。

至于收容难民的西方国家,计有美国也将近万名,法国、澳洲、西德、日本、英国、比利时、丹麦、荷尔、挪威,纽西兰及瑞士等,或多或少地接受难民移居。但此举并没有解决近年来大量激增的船民问题。因为西方国家对难民的收容是有选择性,而且有固打限制。

如果西方能够採取拖延和选择政策,东南亚国家就没有这样幸运了。甚至他们还被西方国家指出必须收容这些难民而不能拒于千里之外,可是他们本身对于收纳流落在东南亚的难民半推半就呢!

遂越南政治目的
平心而言,不论是西方国家或东南亚国家,对难民的“爱莫能助”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无休止地来者不拒。如果要怪的话,那应把罪过指向“製造难民”的国家──越南。

越南“贩卖人口”,“製造难民”,完全是为了本身的政治目的,也与下列的政策息息相关:
(1)推行反华排华政策,准备把华裔赶出国外。
(2)推行扩张政策,侵佔柬埔寨,使人民纷纷逃亡。
(3)给东南亚带来不安定,俾有机可乘,达到称霸的野心。

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对“难民”採取新强硬政策,乃是迫不得已的,因为越是收容,越南就更加放肆。不过,我国首相拿督胡先翁也已作出澄清,不似外电所传要将原有船民驱出公海,和对入我国领海的船民进行射击。

在致给联合国秘书长华德轩的覆信中,首相表明绝不会对船民开鎗,而原有船民也将准暂居留等待遣送往第3国,但不能再接受新的船民入境。

首相也希望联合国协助解决船民的严重问题。

各国愤慨起声讨
解决之道在于越南本身,越南是“难民”问题的罪魁。世界舆论和国家首长的评语可谓一针见血。

美国卡特总统说:我们必须同情数以万计的难民,他们被赶出他们的祖国和国家。在30年代,世界麻木到不理会欧洲的难民,这种事不能在70年代的亚洲重演。”

英国的“星期日快报”在社论中说:越南是“纳粹德国的真正继承人”。(希特勒在30年代大举杀害和迫害犹太人,以致他们在欧洲落难)。

“纽约时报”形容越南“走近了种族绝灭的道路。”

伦敦“星期日电讯报”形容是“另一种形式的战争”。

新加坡李光耀总理进一步说:“这是一种政治武器,用来恐吓世界”。

加拿大移民部长阿特基说:“这是一个对华族,以及在某种程度上对越南的企业家阶级的‘种族绝灭’的事件”。

澳洲移民部发言人指出:“越南显然正准备在今年作最后一次的驱逐华侨。”

中国“人民日报”说:“此种通过残酷勒索和不人道地迫使这些人民在公海飘浮,使他们面临很大的危险。而製造难民的行径,只能引起具有正义感的人的极大愤慨。

“强迫难民外流不仅给东南亚各国造成很大的困难与溷乱,而且是一种颠覆别国的手段。”

“此种野蛮的种族绝灭行径,是现代文明人类所不能容忍的。”

在一片的声讨与谴责声中,越南的通讯就发佈一条新闻说它已採取行动制止难民出口。但是否有效或有诚意这样做,倒是不能不怀疑的。

事实上,一项国际会议来商讨和制止难民情势恶化是完全必要和迫切的。世界再不容许越南干下滔天罪行,东南亚国家也已经面临一个新危机。

唯有动用世界的力量,包括如加拿大暂停考虑给越南任何援助的行动,以对付“贩卖人口”的国家,不然,越南是会越走越远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