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04

第卅五章:真主党是另个剋星

除了哈马斯外,尚有另外一个武装组织是让以色列提 心吊胆的,这就是基地设在黎巴嫩的真主党(Hizballah);再有是较小组织的武装单位。
  
我们先说好勇斗狠的小组织。其一是哈马斯派系之一 的“阿卡桑旅”。它在今年3月在内坦亚发动自杀式突袭, 造成22人死亡,叫以色列人瞠目结舌。
  
其二是由阿拉法的巴解分裂出来的“阿克萨烈士旅” (Al-Aosa Martyrs Brigades)。它是在2000年9月以色列的沙龙访问耶路撒冷的圣殿山,爆发巴人第二次起义后 的产物(圣殿山是阿克萨清真寺所在地,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时,以色列从约旦手中夺得东耶路撒冷后,焚烧及 破坏阿克萨清真寺,激怒了伊斯兰世界和巴勒斯坦人)。这个组织的领袖是马万巴高迪(Marwan Barghouti),拥有1千名战士,近年来共制造十多起自杀式爆炸事件(约占 爆炸事件的70%),甚至首次出现女性自杀式的“人肉炸弹”。它毫不讳 言要迫使以色列作出重大的让步来取得和平,否则决不干休。以色列和美国马上圈定为第二十九个 “恐怖组织”,以色列总理沙龙进一步指责阿拉法与此组织有连系。[1]
  
基于这个理由,美国和以色列共同指责阿拉法反恐不 力,甚至连本身也涉及此类活动,以色列乘机开军进入巴人管理的城市,把巴自治区弄得乱七八糟。
  
其三是基地设在叙利亚大马土革的“伊斯兰圣战” (Islamic Jihad),与哈马斯有深切的渊源,目前的领导人是拉马丹沙拉(Ramadan Shallah),曾是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教授。
  
虽然成员不足100人,但主张全面消灭以色列,建立巴 勒斯坦伊斯兰教国,给以色列的威胁越来越大;同样也危及阿拉法在巴勒斯坦的领导地位。它不惜代价进行自杀式 爆炸活动。
  
此外,能够与哈马斯平起平坐的真主党在近年的恐怖 活动也告频仍。由于背后有强大的支持势力,以色列拿它没有办法。
  
真主党成立于1982年以色列展开第五次中东战争的年 代。当时以色列的对象是摧毁总部设在黎巴嫩南部的巴解机构。在得逞后,巴解被迫将总部移向突尼斯,但播下黎 巴嫩人民和阿拉伯人民仇恨以色列的种子,很快就形成一股风暴。
  
其实黎巴嫩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原是法国的殖民地。1941年取得名义上的独立,迨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 一年,英法军才从黎撒走。这个小国(人口三百多万)多数 是阿拉伯人组成,然宗教上伊斯兰教与天主教势力不相伯仲,以致国家规定总统由天主教人担任,总理由伊斯兰教 逊尼派人出任,议长一职归伊斯兰教什叶派人。这种三分“天下”的局面,国力被弱化,而成为叙利亚的保护国。由于伊斯兰教的势力较大,巴解机构曾经在黎巴嫩南部的 土地建立“国中之国”(由埃及促成),对以色列不啻是心 腹大患,结果爆发第五次中东战争。
  
战事过后,在伊朗的扶持和策动下,伊斯兰教什叶派 组成了真主党。这是伊朗对“革命输出”的一个实例,对真 主党拥有操控权。到了1984年,真主党已吸纳了二十多个组织加入其中。1985年,真主党公开活动,与伊朗关系十 分密切(伊朗在1982年派出1000名战士协助什叶派教徒加入对抗以色列),不但提供军训,还供给大量经济援助, 一年拨款6000万美元。
  
黎巴嫩真主党精神领袖胡申法德拉拉在1985年公开宣 称伊朗的柯梅尼长老是它的最高领袖,也服从柯梅尼的命令。它的首先目标是在黎巴嫩消灭殖民主义,赶走以色列 (以色列在1982年驱走巴解机构后,驻军黎南部),建立伊 斯兰共和国。最终的目标是要在整个中东建立一个伊斯兰统领的国家,让伊斯兰教风行世界。[2]
  
原本伊朗在初期直接控制了真主党,但后来真主党有 了自己的想法,同时它也需要伊拉克的支持,更想在黎巴嫩取得政治地位,不得不暂时与世俗主义的黎巴嫩政府合 作。
  
1989年,什叶派内的真主党与逊尼派的阿迈勒武装力 量在火拼后停火,同意枪口对外打击以色列,结束内部斗争。一年后又再爆发内战,死伤无数。伊朗支持的真主党 及得到叙利亚支持的阿迈勒武装组织又再次和解,无形中真主党有了喘气和发展的机会。果然真主党一方面融入黎 巴嫩政治主流内,参加议会选举,另一方面又扩大其武装力量到4000名左右,对以色列展开突袭行动。
  
1996年,以色列发动攻势企图摧毁真主党,可是无法 得逞,反而造成平民伤亡惨重。眼见无法在黎拔除真主党的力量,以色列只好收兵。此举反而助长真主党在黎巴嫩 的政治影响力,守在黎南阻止以色列进攻黎巴嫩。
  
真主党不灭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黎巴嫩人民的支持 是一个重大因素外,伊朗、伊拉克及阿拉伯国家的不同程度的支持和认同,也给了真主党生存的空间。黎巴嫩政府 认为,如果阻止真主党对以色列突袭,人民将会视政府是“卖国贼”。[3]
  
这样一来,真主党已在现代伊斯兰主义运动中,在原 教旨主义的推波助澜下,已在黎巴嫩形成虽不拥有政权,但合法拥有武装的军备组织。它的目标是以色列,不是黎 巴嫩政府,基本上它不是反黎巴嫩政府的军事组织。在黎巴嫩,真主党也不尽然全是拿起枪杆或炸弹的一群, 它也通过社群活动从事社会福利,教育慈善工作,渐渐深入民间,即使在近年来也 参加爆炸和恐怖行动,也不引起黎巴嫩人的反感。
  
以色列一直希望黎巴嫩政府能解除真主党的武力威 胁。不过,只要巴勒斯坦问题未能解决,只要黎巴嫩的安全不获保障,以色列又如何期望中东国家与它和平相处?
  
从哈马斯到真主党,都一概被列入“恐怖组织”的名单 中,是以色列非打掉不可的“计时炸弹”。可是这个组织又 牵动阿拉伯国家的神经系统,而且到目前为止,不论是哈马斯或真主党,尚未把威胁施在美国头上,不像奥沙马宾 拉登的基地组织炸掉美国纽约世贸大厦。它仍然一直把矛头对准以色列。美国当然不会一下子动手把这些“恐怖组 织”干掉。它还要顾及阿拉伯国家的感受。与其将阿拉法推向死角,走回极端路线,美国不如迫使以色列认真和严 肃地看待巴勒斯坦问题。
  
“恐怖组织”之所以有生存的条件,在很大程度上,是 以色列迫出来的。

注:
[1] See 《Time.com - The Four Arms of Mititancy》 2002。
[2] 参阅《现代伊斯兰主义》,第490页至492页。
[3] 参阅注[2],第501页至505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