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04

第卅六章:美国是最大的“黑手”

不论是哈马斯或真主党,它们都是扬起“圣战”的旗帜 冲着以色列。在沙龙于2001年当上以色列总理后,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拉法已是逐步靠边站。不但巴勒斯坦人 民逐渐对他感到失望,而且以色列也不认为阿拉法是可以“合作的伙伴”,沙龙甚至扬 言要把阿拉法赶出巴勒斯坦自治区,放逐到阿拉伯国家,但美国迟迟不点头,这里头纠 缠着整个中东如何维持平衡的局面,所谓“投鼠忌器”。
  
即使如此,美国依然无法打开僵局,这又是为什么 呢?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剖析中东的微妙局面。
  
表面上看来,在1993年以巴签署“奥斯陆协议”后, 巴勒斯坦人民已找到出路,得以在美国主导下重建家园,立国有望。而美国也确实促使以色列放弃西岸及加沙地带 的一些城镇和土地,让巴解机构主席阿拉法得以在1994年回返巴勒斯坦成立自治政府,并在1996年通过选举而合法 化其国际地位,但阿拉法所得到的土地是支离破碎的,除了加沙地带和西岸是两块被切断的土地外,以色列归还的 面积十分有限,怪不得自治政府一直不能形成气候。
  
说到底,阿拉法的“巴勒斯坦”不过是建立在以色列施 舍下的某些城镇,所有活动都在以色列监控下。即使阿拉法有自身的警察部队,但与以色列的强大国防力量相比, 简直相形见绌,小巫见大巫。
  
最明显的例子是转入公元2002年时,以色列以恐怖活 动为由,对阿拉法的政府总部进行封锁,更将坦克驶入巴人自治区,大举捉人和杀戳,引发政局动荡不安。
  
原本以色列在“奥斯陆精神”下,必须在1997年就全 部或绝大部分让出加沙地带和西岸区给巴勒斯坦人,俾自治 政府最终走向独立,可是直到今天为止,还是不能如愿以偿。
  
巴勒斯坦人仍然生活在以色列的军威下,一有风吹草 动,便首当其冲成为牺牲者。
  
不管是工党或利库党,以色列的一贯政策是只能少许 让步,不能让巴解强大,威胁以色列的生存。因此,以色列不断地在巴人的土地上建立犹太人定居点,将大量以色 列人,包括从外国归来的,安置在定居点,目的不外是把犹太人渗透入巴勒斯坦,即使将来巴勒斯坦有望立国,犹 太人还是占有相当的比数,进而削弱巴勒斯坦人在巴国的地位。
  
事实上,以色列仍然没有准备让巴人立国,除非它有 把握完全控制这个国家,将它操纵在以色列手中。例如执政的利库党在2002年5月13日通过反对巴勒斯坦立国是最 清楚不过反映了鹰派的立场;巴解阿拉法马上反应形容是对“奥斯陆协议”的破坏。
  
不错“奥斯陆精神”在今天看来已告变质,也许已“形 同虚设”。为什么以色列胆敢明目张胆否定“奥斯陆精神”?主要是美国在背后的支撑。
  
美国托莱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ledo)的Noam Chomsky于2001年3月4日主持第一届Maryse Mikhail常年课开幕时,以“中东和平的展望”为题,作出了全面分析 和提出具有启发性的见解。他的结论是中东的战乱和以巴冲突不断,完全是美国一手造成的。
  
没有了美国的支持,以色列绝不能有所作为。要正本 清源解决以巴问题,唯有美国改变其政策,否则和平是夜长梦多,遥遥无期!他怀疑“奥斯陆协议”的可行性,也断 然指出联合国无所作为,它不能违背美国的立场行事。因此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美国必须在根本上改絃易辙。[1]
  
我同意这个观点。因为自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1945 年)后,美国已崛起成为超级大国,取代了英国和法国在中东的角色,也成为以色列的后台老板。其目的是要以色 列充当美国在中东的重要棋子,打乱阿拉伯国家的步伐,先是消除埃及的纳塞主义(偏向苏联的社会主义思想),继 之分化阿拉伯国家,进而达到驱逐苏联势力出中东。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被无情和无限期的牺牲。
  
以色列有了美国的经援和军援,不断地穷兵黩武,在 五次的中东战争中都有斩获,而最大的赢家则是美国,既控制以色列,也收服大多数阿位伯国家。因此每当以色列 表现出好战和凶狠的一面时,美国则以老大身分居中调停,要以色列稍为收歛,待到情势有变时,又暗中怂恿以 色列大开拳脚乃至大开杀戒,而在另一方面则威迫利诱,安抚阿拉伯国家归到美国的路线。美国的最大目的是想把 整个中东化成美国的“天下”,由它一手遥控。
  
正由于这样,美国在2001年4月接纳以美国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乔治米歇尔(George J. Mitchell)为首的委员会(由5人组成,包括前土耳其总统,挪威外长及欧盟外交委会政 策委员会为成员)提出一份称之为“Sharm El-Sheikh?在埃及的地方)真相调查委员会报告书(提呈给美国总统),以找 出方桉来解决以巴冲突,报告书建议以巴双方必须马上克制,停止争端,通过谈判来寻求和解。这份报告称之为 “米歇尔报告书”。[2]
  
继之,在公元2001年6月13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 乔治邓纳(George Tenet)提出了一分称之为邓纳计划的报告:“以巴停火与安全计划”,要求双方承诺于公元2000 年10月在埃及Sharm El-Sheikh达成的安全协议的基础上进行谈商(内容参阅2001年4月乔治米歇尔报告书)。
  
邓纳促以方不对巴自治政府进行攻击,而巴方也必须压制恐怖活动。
  
他认为可以通过安全会议的商讨来恢复和平,消除冲 突。
  
然而一切都是橱窗之举,未见有效实施;尤其是2001 年911事件后,美国已“冷落”这两份报告书的建议,以色 列和巴勒斯坦的激进组织又再发生流血冲突。

注:
[1] See 《Prospect for Peace in the Middle East》, by Noam Chomsky. Presented at the First Annual Maryse Mikhail lecture “No peace without justice; no justice without truth”. The University of Toledo, March 4, 2001.
[2] See 《Sharm El-sheikh Fact Finding Committee Final Report》 by Chairman George J Mitchell to President of U.S.A. on April 30, 2001.
[3] See 《The Tenet Plan : Israel-Palestine cease fire & security plan,》 Proposed by CIA Director George Tenet; June 12, 200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