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06

王裕好死后也有争议

最近已经过世了28年的王裕好又再成为热门的话题,原来是有人不知怎么搞的,竟把王裕好路改了名字,一时议论纷纷。后来查知是发展商摆了个乌龙,又将名字置回。于是争议告一段落。

不论这事是有意或无意,是有心或无心,我们怎么也想不透路道“改名”会这么马虎和承包商竟也能置错名。如果不是居民揭露,会不会不了了之,我们无从知道。但当地居民肯定会很快知道,因为那是必经之路。我们先假设如果居民没有察觉,而邮差送信找不到路又该怎么办?无论怎样解释,这样的错误真不应该发生。

谈起王裕好,他确曾使政坛热闹一阵子,他虽然没有成大业,但却留下一生的争议。他的争议有下列几点:一生参加过三个政党,其一是民政党(1969年当选州议员),其二是社会正义党(1974年当选州议员),其三是马华公会。他在1976年过后参加马华公会。‚他从政的一生不长,但却在1971年成为风头人物和举棋不定的牺牲者,以致他的“政变”计划功败垂成。他不是幕后的主持人,但却是第一个“发难者”,目的就是要倒林苍佑医生。ƒ在倒林的过程中,他先是林苍佑的“敌人”,后又是林苍佑的“朋友”,再后又另起炉灶与林苍佑打对台。转来转去,把自己给转得晕头转向。

整个过程是十分戏剧性的,我曾在本刊中写过王裕好的政治故事,现在将它分析,也可以成为当今从政者的一个警戒。

本来在1969年林苍佑带队执政槟州后,王裕好因是新人没有机会成为行政议员,也就是当一名后座议员。这位富家出身的公子自然心有想法。果然1971年在他看来是“时来运转”时,接受党内赛胡申阿拉达(主席)及陈志勤(秘书长)的倒林大计,成为第一位急先锋。竟在其家中秘密召开州议员(一些)会议,告知一场风暴即将降临,那就是两位党魁准备罢免林苍佑的首席部长。而准备起用陈扑根(1959年在社阵旗帜下当选国会议员。1964年在丹绒国会选举中,败给林苍佑。1969年在民政旗帜下当选州议员)成为首席部长。当时王裕好算来算去有8名民政州议员会“起义”,且有信心会再拉拢另一位州议员哈仑(议长)加盟,凑成9名(民政党原本16席执政槟州,当时州议会共有24席)。换句话说,王裕好“胸有成竹”使到林苍佑只剩下7席。而如果他们再得到四位反对党州议员(行动3席,人民党1席)的支持,就有13席可在州议会内对林苍佑投下不信任票。

结果王裕好的如意算盘全落空,林苍佑的人马很快先发制人。在得知王裕好的“秘密阴谋”后,马上将参加会议的一些州议员拉回来训戒一番,使王裕好顿处劣势。而且是最先收到开除党籍的通知书。这是一个下马威。可怜的王裕好不是“将领”,充其量不过是赛胡申和陈志勤的一颗棋子,却不明不白的先被“惩罚示众”。

当林苍佑在另一边厢夺得党中央的领导权后,又转过头来将王裕好收编回去,让他吃回头草。却腰斩了陈扑根、慕斯打化、乌乌伊拉邦等人的后路,使他们不能再发挥作用。

王裕好这一出一回也使到他成为两边不是人的“枉做小人”。他那里是林苍佑的对手。只要老佛爷一翻手,就把他掌控于股掌中。这就是说,“宫庭政变”在瞬息间被林苍佑粉碎,王裕好却成为民政党内的“孤家寡人”。

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下,王裕好只好加入陈志勤另组成的“社会正义党”。虽然他在民政党内扮演极不光彩的角色,但在1974年的大选中,他却成功地在社正党的旗帜下保住其州议席。只可惜,社正党除了他之外,另外一人当选国会议员的就是陈志勤。两个人力撑社正党,正说明这个党的气数已尽,再也没有热和光了。

据知王裕好在1974年的大选中,倾其全部精力和财力,希望社正党有一个好成绩。岂知事与愿违。王裕好也感到力心交瘁,再也难于支撑下去,1976年他应李三春号召,参加了马华公会,社正党也只剩下陈志勤一人苦撑门面(他也在1978年大选前也宣布退休)。王裕好过檔马华并没有使他快乐起来,反而是生意的烦恼和压力使他透不过气来。

1978年大选前,王裕好在家中饮弹自尽,结束了他的争议的一生。

在他死后,林苍佑也挂念他后来软化的态度,因此将北海的一条街道名命为王裕好路,算是给他立下一个“牌名”。

这个路名看来并不重要,在多年以后人们都知道有一条“王裕好路”,但不知道王裕好的“从政历程”,也对他的政运知之不详。

我们只能说,王裕好是个政治悲剧人物。他的不幸下场也正好告诫从政者不能三心两意,而招惹烦恼。要么勇往直前,要么急流勇退,而不能成为马前卒或优柔寡断,模棱两可的从政者,到头来是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政治本身就是这么残酷与无情。参政就是要和残酷及无情打交道。为民服务是你的本份,被党排挤是你的造化,不能怨天尤人。

1 条评论:

  1. chau kang wei5/11/11 02:02

    good to know the inside story! thanks!!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