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7

(廿) 1976年──敦胡先翁(Tun Hussein Oon)(1922-1990)

1976年是胡先翁登峰造极的一年。他继承敦拉萨逝世遗下的空缺,成为国家第三任首相,他之所以成为位高权重的人物,也是与他是拿督翁的长子分不开的。

他在1922年出生于柔佛新山。早年在新加坡受教育,曾任县长。1946年其父拿督翁成立巫统后,他加入其斗争行列,被委为柔佛州议员,开始其政治之旅。1950年他出任巫青团团长,也受委巫统总秘书。与担任巫统主席的拿督翁,组成“父子兵”。

1951年他追随其父离开巫统,另创马来独立党。1952年独立党参加吉隆坡市议会竞选失利。他远赴英国攻读法律。1958年回国当律师,但未回到巫统,也未积极活跃于其父领导的国家党(独立党在1953年改名)。

1968年,他受到其同门襟兄弟敦拉萨的邀请重投巫统怀抱(其时,其父的国家党已解数,其父在1962年逝世),在1969年参加国会选举胜出,成为敦拉萨的左右手。1970年国会民主重开,他被敦拉萨委任为教育部长。在1972年复于巫统党选中胜出副主席。1973年伊斯迈病逝,他被敦拉萨挑为副首相,也顺势出任巫统署理主席。1974年大选后,他转任财政部长兼副首相。

1976年敦拉萨病逝,他接任首相职,启开了胡先翁时代。胡先翁的处世方法与敦拉萨不同,他对哈仑是毫不容情的。他的严谨性格使他敢于做人不敢做的事。例如他在1977年对于回教党内的纷争和给巫统造成的压力感到不满,乃通过国阵开除回教党,使它再转回反对党的地位。此事起因于吉兰丹州土地承租转让风波,也是回教党内的权益斗争,却引发回教党的20名州议员对也是回教党的州务大臣纳西投不信任票,后者起而反击,酿成骚乱事件(按在1969年大选后,回教党仍执政丹州。在1972年应敦拉萨之邀,回教党参与组联合政府,其党主席阿斯里也被委为联邦土地发展部长。1974年回教党在国阵旗帜下参加大选,继续保持其势力地盘,而变化已在回教党内发生,最明显的是回教党人不同意纳西出任州务大臣,敦拉萨则坚持由他组内阁,也埋下阿斯里与纳西冲突的计时炸弹)。在事态恶化下,胡先翁援引权力通过最高元首在丹州颁布紧急法令,冻结州议会,将吉兰月暂时置于中央政府管辖。

为了一举剪除回教党给国阵带来的威胁,胡先翁在1978年3月在吉兰丹举行闪电大选。他拉拢纳西组成的回教阵线(Berjasa)与巫统取得默契,和回教党决一高下,结果国阵赢得23席,纳西的回阵赢得11席,回教党仅剩可怜的两席,政权旁落,掀开了国阵首次在吉兰丹执政的新页。

有了这一良好政绩,胡先翁乘胜追击,在同年7月8日举行全国大选,又再次证明他的判断对他是有利的。回教党的国会议席只剩5个(原本13席),气势大不如前,而国阵胜了131席(总数154席),超过2/3;抑有进者,回教党主席阿斯里移师吉打也被扳倒。

除了杀下回教党的威风外,胡先翁第二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是在1976年选副揆时,竟未接纳敦拉萨的意愿,舍东姑拉沙里而选了马哈迪。令人咤异的是,胡先翁说他是在一夜之间敲定的。他的“中途换马”对后来的政局有很大的影响。

再一件事是胡先翁在1976年先后逮捕了敦拉萨身边的红人,即阿都拉阿末副部长(原敦拉萨政治秘书)和阿都拉马日副部长(原敦拉萨新闻秘书)和沙末伊斯迈(名报人)等,他们被指涉及亲共活动(亲苏联)。逮捕他们的人是内政部长加沙里。巫统也因此陷入了红色恐怖,也掀起了反共浪潮,似乎有意冲着马哈迪而来。马哈迪即刻反击,胡先翁见好就收,不再让内长把事件扩大。这之中的风波也反映出巫统党内的派系斗争由暗转明,但这不是胡先翁的目的,他旨在证明他是独立行事,不是敦拉萨的替身。

因为党内有派系之争,胡先翁在1978年党选时,首次出现党主席面临不同等级对手的挑战,他就是苏莱曼巴勒斯丁(原槟州立法议会议长),也是哈仑派出来的挑战者,自然无功而返。

胡先翁的成功在于他的行事果断,不拖泥带水,想做就做,做了就不后悔。他成了令人敬畏的领袖。1981年他宣布退休,才有了马迪的漫长治国的年代。

但不知是“传统”或是另有想法,胡先翁在1987年巫统党选后并不认同马哈迪的处事手段,转而与东姑站在一起,力挺东姑拉沙里。这种前任者对继任者的批呯,东姑是第一人,胡先翁则是第二人。
胡先翁终于完成其父亲拿督翁不能完成的梦想,他代其父成了国家首相。1990他不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人生划上了句号。

1 条评论:

  1. 真遗憾他离开了人世。。。。。。。。。。。。。。。。。。。。。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