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9

赞比里,请不要再为她说情 (天下纵横)

国阵吡叻州务大臣赞比里不知是否“心存感激”或是要为小女人“求情”,最近接受“马来西亚局内人”专访时竟要吡叻州人民再给九洞州议员许月凤为民服务的机会。他所持的理由是:①她还想继续为人民服务;②以前也有过先例,跳槽的人民代议士还是能获得选民的支持;③在给她一个机会,如果表现不好,再来批判她。

虽然过去有这样的例子,但不是好例子,也树立了坏榜样。再说过去的例子也完全不适用在许月凤的身上。

为什么吡叻州的人民会对许月凤的举止“咬牙切齿”,更有集会声讨,也有签名运动要她“下堂离去”,主要是因为她被认为弄垮了一个新生的州政权。如果不是她的喜怒无常,自以为是,也许不会有今天的结局。

正因为这样,人民不会原谅她的所作所为。不止民联不能接受她带来的伤害,即使转而支持国阵,也不会得到国阵友党的欢迎,因为她已成为一个负担和包袱,对它们来说,根本没有增值可言,反而会连累有关政党被拖下水。这也是为什么直到今天,国阵友党都不敢开大门,让她加进来。如果巫统有附属党员的话,我们估计赞比里也没有勇气成为介绍人。毕竟赞比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许月风只“造就”他一夜成名,却“得罪”了吡叻州人民。像这样的政客,你说马华或民阵会要她参加吗?幸好阿都拉建议的国阵直属党员尚未落实,不然她可“名正言顺”申请加入,而国阵要拒绝她也就不容易了,因为她是临门一脚的“大功臣”。

对国阵来说也许她是“大功臣”,但也是烫手山芋,谁接过手也会被烫伤的,这也是为什么赞比里也未敢开口要马华或民政收容这个可怜的小女人。

事实上,当她在2月4日出卖了“养她扶持她长大”的行动党后,她的政治生命已告结束了,也没有了政治归宿。不是如赞比里所说的“她的政治生涯还没有结束”。不然,让许月凤在下回的大选再披甲上阵,就知道答案了。

她之所以能三届成为九洞州议员,全是因为行动党给她机会,不是她有什么过人之处。现在连九洞的选民也“开罪”了,你说她还有什么政治前途?当九洞的选民已不需要她服务的时候,她到哪里去服务呢?连赞比里都不敢委她出任州行政议员,可见对她的争议性的身份还是有顾虑的。一方面欢迎许月凤支持国阵,另一方面又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这就是赞比里左右为难之处。

我们理解赞比里的“良苦用心”,也不怪他为何不给许月凤一个机会,但他反过来要求人民再给她服务的机会,似乎是于理不合,不知是哪门子的逻辑?因为要不要给她官位是赞比里的权力。

许月凤也应心知肚明,原本民联的州行政结构内有一个马来州务大臣,3名马来行政议员,1名印裔行政议员及6名华裔行政议员。基本也反映出多元种族的比例;尤其是回教党的尼查大臣的公平施政也得到各族人民的佳评。为什么她那么憎恨这个新生的政权,非置它于“死地”不可呢?难怪诸多的罪名接踵而来的加在她的头上。她最大的错误是扳倒一个正在表现的州政权,更引发了一场宪政危机。固然公正党的两名变节议员也难逃其咎,但许月凤将永运背负着千古骂名的十字架。她如何还能坦荡荡地面对人民?在这种情形下,赞比里还要为她说情?实在是强民所难。

因此一般的看法是吡叻州的人民已不需要她的服务;尤其是华裔社会肯定一万个说不。在他们看来,她已经不配为民请命。对不起,赞比里请不要再浪费唇舌了,还是集中精神应对眼前的乱局。

其实一个人的人生最重要的是一张脸,若自己已撕破脸皮,又如何有脸见江东父老?没有为自己正脸的人,又如何面对选民而要求为他们服务呢?

既然她来自九洞,请她选其中一个洞长期隐居好了。一个许月凤已掀起政海波涛,我们不要再有第二个许月凤再添乱了。

刊于2009年3月9日《号外周报》第418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