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09

峇东巴西补选:巫统战略生变? (现代春秋)

老实说,峇东巴西补选是没甚看头的,虽然表面上涉及巫统及回教党的斗争,但双方都知道这是一场只有浪花而没有火花的选举。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忽视这场补选所释放出来的讯息,不论对国阵或民联而言,都有其重要性。

首先我们先确定回教党将保有这个传统的堡垒区,也许国阵也不会否认,因为在过去三届的州选,俱是回教党胜出,而且我们也不要忘了这个地区是回教党在1951年起家的地方;同时在1982年之前,所谓的峇东埔选区是属于回教党所拥有的,只有在安华出现以后,回教党才黯然失色。这就是说,安华在80年代将峇东埔变成其大本营后,回教党已不得不靠边站。但在1998年安华出事后,回教党在1999年的大选终于又取得峇东巴西的立足点,那就是其候选人韩丹重新为回教党找回失落多年的“地标”。自此之后,回教党的韩丹不辱使命,一直守住到他逝世为止。因此这个席位对回教党是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也有其历史地位;反之对巫统并不是关键选区,也不需要在这个时候与回教党关系闹僵。巫统多此一席与少此一席无伤大雅。

由此来看这场补选,巫统是希望把回教党候选人沙力曼的多数票拉低。在2008年时,回教党的多数票是5433张。如果国阵能拉底多数票不超过4000张或甚至更低,巫统就可以大张旗鼓地说马来选民已回流了,以便给回教党一个压力。因为根据巫统的分析,回教党本身一向以来只能取得30%的马来选民的支持,而它能一连三届取胜,盖因安华的影响力所致。换句话说,巫统试图将回教党与公正党的支持力量(合起来超过50%乃至60%)叉开,使回教党了解到它的胜利是依赖公正党乃至行动党,否则本身不易成事。

如果巫统打出这样的心理牌来争取回教党倾向巫统而取得初步谅解的话,那意味着回青与巫青的对话有望开展。这也是前首相阿都拉直到今天为止仍然坚持的不变原则。他一直希望回巫对话,显然反映了某些巫统高层的心愿是朝着这一方向走。因此纳吉在这场补选中打友谊牌是预料中事,因为他的主要政敌不是回教党,而是人民公正党的安华依布拉欣。

无可否认的,我们看到的这场补选其实是巫统与安华的较量,幕尤丁甚至将安华标签为“马来人叛徒”这一严重的指控,自然受到安华的否认和强烈反击,也就极有可能透过这场补选来鉴定马来选民是倾向巫统或倒向民联,这将以多数票的加减来论支持程度,而不是以成败论英雄。

还有巫统也狠批聂阿兹的“天堂论”。它指责聂阿兹以超人的身份来“鉴定”谁可上天堂或下地狱是不可被接受的。虽然聂阿兹断然否认此说,只是强调身体与精神结合的重要性,但这种争议的最大目的是巫统希望在回教党内排除阻挠回巫对话的人,它之所以在补选中成为课题,不是巫统与回教党在相互打宗教牌,而是巫统要力争回教党倒向国阵前必须向聂阿兹开弓。

除此之外,巫统也不得不让其伙伴诸如民政和马华插上一脚,毕竟此区有5000名的华裔选民,可起决定性因素,但也许巫统心中明白,直到今天华人是否回流国阵也大有疑问。理由很简单:国阵改了没有?选民是否满意国阵的改革?马华和民政在国阵内已大有作为或无所作为?其实不是选民偏爱民联,而是国阵又爱选民多深呢?因此这场补选也成了许子根领军的一大考验,即华人票回流或仍在民联这一边?这对民政的未来,也有重要的影响。

当然这场补选对民联,尤其是安华也有特殊的重要意义,他既要用影响力保住回教党的优势,使它继续留在民联向巫统抗争,又要向马来社会打掉施加在他身上的负面影响,包括“出卖马来人利益”的严重指控。安华要证明的是他领导民联,也包括领导民主行动党,而不是反过来被行动党所领导,以便让回教党信服他的领导的正当性远比巫统领导人的承诺还要明确和具有公信力。

虽然回教党已是胜利在望,但巫统也已成功地转移其焦点,变成巫统与安华的直接斗争。讵料在此时此刻,巫统的候选人罗海扎竟被发现在处理法律事件上有瑕疵而被律师公会除名。这一下子是否打乱了巫统的整盘棋已变得十分吊诡,难怪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质问“巫统真的没有人才了吗?”
正因为候选人的除名争议(当然不影响作为一名候选人的资格),也使到这场补选可能坏了巫统的整个布局,反而变成民联的另一个政治筹码。若是这样,巫统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无论如何,本月25日晚上,我们就知道答案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